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逃过一劫【求追读】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逃过一劫【求追读】

 热门推荐:
    徐金凤是内鬼?

    这是王诚看到山谷内这种情况后,心中第一时间产生的反应。

    但是这个想法刚升起,就被他给掐灭了。

    原因很简单,时间、地点都对不上。

    徐金凤和他相识,是在白象山,而现在这里却是离白象山足有几万里。

    除非她徐金凤能掐会算,提前算好了会在这里遇上那个青衣红脸道人,不然这“内鬼”之说就无从谈起。

    而如果徐金凤和那个青衣红脸道人此前并无交情,那她现在却在山洞外面给对方护法,原因就不难猜测了。

    “徐长老你……”

    王诚还在想着徐金凤和青衣红脸道人的关系之时,朱元良却是已经面色大变的指着徐金凤,张口喝问了起来。

    只是他话语刚说到一半,一股庞大的神识威压便落到了他们二人身上,将他口中剩下的话语给逼了回去。

    筑基期修真者神识外放,便可以产生种种妙用,神识威压就是其中妙用之一。

    这种神识威压落到练气期修真者身上,就算不能让练气期修真者丧失抵抗力,也会令其心神难宁,无法在斗法之中发挥十成战力。

    “你们两个小辈老实一些为老夫护法,待老夫伤势恢复后,自然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要是敢打什么歪主意,当心老夫的飞剑不长眼睛!”

    红脸道人低沉沙哑的声音,直接在王诚二人脑海中响起,却是以“神识传音”之法,直接对二人进行了警告。

    而这份警告最有力的保证,就是随着红脸道人声音落下后,他身后一柄自动出鞘悬于半空,散发着耀耀火光的火红色飞剑。

    那柄火红色飞剑好似有着自我意识一样,出鞘之后便剑尖直指洞外的王诚二人,剑刃上面剑芒吞吐,散发的气势比王诚手中那柄【青云剑】都强了不止一倍。

    【青云剑】已经是一阶极品法器了,这柄火红色飞剑却比它还强,显然便是一件珍贵无比的二阶灵器!

    灵器有灵,很多灵性强大的灵器,纵然没有主人御使,也能自动护主,或者是顺着主人心意自动杀敌。

    王诚更是怀疑这柄火红色飞剑,便是红脸道人的本命灵器,否则一件二阶灵器能有如此强大灵性,实在是说不过去。

    此时有着这柄悬在头顶的利剑威胁,王诚和朱元良哪敢怀疑红脸道人的话语。

    二人对视一眼后,顿时一起向着红脸道人拱手应道:“是,晚辈谨遵前辈吩咐。”

    然后便一起走到山洞外面给红脸道人护法了起来。

    这般过去两三个时辰后,待到天色入夜之时,红脸道人才收功起身,走出了山洞。

    他出了山洞,目光在王诚和朱元良身上一扫,眼眉微微一挑,语气淡然说道:“听这位徐道友所言,你们二人是去火猿岭坊市为那小姑娘购买疗伤灵丹了,那应该是知道赤霞宗在通缉老夫的事情了吧!”

    听到这话,王诚和朱元良心中顿时一跳。

    然后朱元良便抢先一步恭声应道:“前辈明鉴,晚辈二人的确是在来时路上被赤霞宗之人拦住盘问了关于前辈之事,只是我等此前并未见过前辈真颜,是以都未承认见过前辈之事。”

    “那你们现在见到了,可有出卖老夫去向赤霞宗领赏的想法?”

    红脸道人似笑非笑的看着朱元良问道。

    朱元良闻言,额头上顿时就冒出了一滴滴豆大的汗水。

    只见他满头大汗的对着红脸道人拱手一礼,面色发苦的涩声达道:“前辈说笑了,晚辈等人哪有这个胆子,敢掺和到前辈和赤霞宗的恩怨之中去,那不是自寻死路么?”

    红脸道人却是呵呵冷笑道:“呵呵呵,这可说不定,利益熏人眼,财帛动人心,老夫也是散修,可是太明白散修为了利益能够做出什么事情了!”

    “前辈这可误会了,我等可不是什么散修,而是有家有业的门派修士,赤霞宗就算开出再大的悬赏,我等也不可能冒着满门被灭的风险,出卖前辈行踪去换取那一丁点利益!”

    王诚忽然朗声出言接过了话头,语气坚定的表明了态度。

    红脸道人听到他这话,不由眼中异色一闪,目光顿时就落到了他身上。

    只见他语气淡然的说道:“你这小辈年纪轻轻,便已经有这等修为在身了,看起来的确不像是散修。”

    说完他面色忽然一冷,冷冷看着王诚说道:“只是你既然说自己出身门派,又如何证明呢?老夫如何知道你不是在骗老夫?”

    他冰冷的目光逼视下,王诚顿时只觉得心中一寒,好似被利刃悬颈一样浑身发毛。

    “前辈明鉴,此物应该能够证明晚辈所言为真了!”

    王诚咬了咬牙,抬手一挥,将【开宗令】唤了出来。

    他手执着银色令牌对红脸道人晃了晃,语气略带一丝自嘲意味的说道:“像晚辈这样修为低下的一派掌门,应该是前辈第一次见到吧!”

    这时候亮出【开宗令】,除了是迫于无奈向红脸道人证明自己身份外,王诚也是想借此暗示红脸道人,如果敢杀了自己的话,那得罪的就不止是一个赤霞宗,而是更为强大十倍、数十倍的龙山书院了!

    红脸道人显然明白他的意思,在看见他手中的【开宗令】后,面色顿时就变得有些难看了。

    王诚见此,不由朝其拱了拱手道:“前辈您看,晚辈这种修为低下的人都能做一派掌门,可见本门实力如何了,以前辈连赤霞宗都无法奈何的修为实力,晚辈怎么敢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冒险揭发前辈行踪!”

    红脸道人闻言,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显然是认可了他的这番话。

    但是就在王诚以为能够就此逃过一劫之时,却见红脸道人又看着他说道:“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可是要想老夫相信你的话,却还缺少一点东西来证明你的诚意!”

    说完其便把手一伸,对着王诚招了招手道:“将你们青云门的山门所在处地图,给老夫一份,这样老夫就不怕你们出卖老夫之后,找不到地方惩治你们了!”

    这下王诚脸色真的变了。

    青云门的山门所在处地图,现在除了龙山书院和【云龙商会】两大势力外,就连朱元良和徐金凤这两位新入门的长老都没有。

    王诚又怎么敢将之轻易交给一位来历不明,而且还被赤霞宗追杀的筑基修士。

    “怎么?不愿意吗?那看来你先前所言之语,都是在诓骗老夫了!”

    红脸道人也是脸色说变就变,顿时间脸上布满杀气的看着王诚,语气变得森寒无比。

    他身上的杀气,可是比林远山还要强出许多。

    王诚被他的神识威压和冰冷杀意一起冲击,顿时间就好似浑身剥光了被仍在雪地里,被无数引弓待发的利箭瞄准一样,全身上下都是汗毛倒竖。

    他浑身一哆嗦,连忙大叫道:“不,前辈息怒,晚辈绝无任何欺瞒前辈的意思,晚辈这就将地图给前辈一观!”

    说完便把手伸向腰间储物袋,从里面取出了那张从龙山书院得来的简易地图。

    这张地图上面已经被他标注了不少地方,都是他和青云门修士走过之处,其中自然包括青云峰所在位置。

    “此地图晚辈身上也只有一份,而且是龙山书院给予的信物,前辈复制完后,还请将原图还给晚辈!”

    王诚恋恋不舍的将地图递向红脸道人,语气近乎哀求的说出了自身请求。

    红脸道人却是冷冷瞥了他一眼道:“你不用拿龙山书院来压老夫,区区一张地图而已,老夫还不至于贪墨了你的!”

    然后便自行取出一张兽皮纸,将王诚那张简易地图临摹了一份,再将原图扔回给了王诚。

    做完这一切后,他目光冰冷的在王诚几人身上一一扫过,语气森寒的警告道:“你们记住自己先前说的话,否则一旦让老夫知道你们出卖了老夫行踪,老夫一定会让你们后悔活在这世上!”

    话语落下,他便张口一吐,吐出了一件晶莹如玉的青色葫芦法器,将之变大到了可容一人坐下的地步,然后就坐上葫芦,很快便化作一道青光消失在了王诚等人视线之中。

    而山谷中的王诚几人抬头望着青光离去方向,直到确定红脸道人真的离开后,方才彼此对视一眼,全都露出了劫后余生的庆幸之色,长松了一口气。

    然后王诚不知想到了什么一样,面色当即便是一沉,马上出声说道:“走,什么都别说了,我们也马上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