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流血之夜

章节目录 第五十四章:流血之夜

 热门推荐:
    就在王诚和朱元良觉得胜局已定,可以降落高度收割剩下的黑蛮人性命之时,意外却发生了。

    嘎~嘎!

    只听得一阵难听刺耳的怪叫声,忽然从黑蛮人所栖息崖洞上方的山崖上面响起,然后两只黑色鹫鸟就载着一位黑蛮人术士升空向着王诚二人飞扑了过来。

    黑夜里,双双加持了“天眼术”的王诚二人清楚看见,那位骑乘在黑色鹫鸟背上的黑蛮人术士,双腿已经齐膝截断,整个人完全是跪坐在黑色鹫鸟背上。

    这一幕顿时让二人意识到,这个黑蛮人术士,应该就是当日被王诚击落后,侥幸生还下来的一个黑蛮人术士。

    黑夜原本不适合鹫鸟这种禽类妖兽出动,王诚二人选择连夜动手,也是因为知道这种黑色鹫鸟晚上肯定会休息睡觉,包括黑蛮人驯养的其它侦察猛禽,也同样如此。

    但此时在黑蛮人术士的催促下,黑色鹫鸟还是被迫升空了,并且直奔王诚二人冲来,俨然要与二人在空中展开肉搏的样子。

    这出人意料的一幕,的确是给二人带去了不小压力。

    由于黑色鹫鸟飞行速度极快,等到他们发现这一幕之时,双方已经相距不足三十丈了。

    如此近的距离下,王诚和朱元良无论后退还是闪避都是不可取之事。

    一旦他们真那样做了,黑色鹫鸟会用自己灵活的动作将他们二人全都拍落飞行法器。

    王诚当即一咬牙,直接祭出【赤炎剑】对着扑向自己的黑色鹫鸟穿刺而去,然后飞快掐诀施展起了自己专门学习的一阶中品法术【落云术】。

    赤色剑光一闪即逝,直接将扑向王诚的那只黑色鹫鸟捅了个对穿。

    但黑色鹫鸟仍旧借助惯性冲锋的力量撞击在了他身外一层青色光罩上面,鸟喙一啄便将青色光罩啄穿,迫使王诚主动跳下了飞剑,避开那只鸟喙的攻击。

    好在这时候【落云术】已经被他施加在了自己身上,他身体顿时轻如无物的似柳絮一样在空中缓慢飘落,看起来并无多少狼狈之色。

    而黑色鹫鸟刚才那一击也差不多用尽了力气,根本无力再对他进行追击。

    另一边,朱元良眼见着残疾的黑蛮人术士骑乘黑色鹫鸟扑向自己,当即一声怒喝祭出一柄燃烧着烈焰的长刀劈了过去。

    但是黑色鹫鸟背上的黑蛮人术士却似乎早有准备,也是怒吼一声施法凝聚出一道黑色光柱打在了烈焰长刀上面,将长刀方向一下打偏了数尺。

    他坐下的黑色鹫鸟见此,顿时张口一声怪啼,一下便扑到了朱元良身前。

    可就在这时,朱元良忽然面带冷笑的把手一挥,手中一张灵符燃烧成火焰,化作一条长达半丈的火蛇扑在了黑色鹫鸟身上。

    而他本人却是主动跳下法器,直接向着地面飞坠而下。

    半空中,黑蛮人术士和坐下黑色鹫鸟被火蛇扑中后发出的惨叫声还在夜空中回荡。

    坠落向地面的朱元良,却是背后忽然浮现出一对青色灵光羽翼,载着他自由飞翔于半空,顺带着将还未曾落地的王诚一把拽起,带着两人一同落到了先前黑色鹫鸟冲出去的山崖上。

    “一阶上品珍稀灵符【飞行符】,朱长老还真是舍得啊!”

    山崖上,王诚双脚落地后解除【落云术】状态,眼中满是惊讶之色的看着朱元良发出了感叹。

    虽然只是一阶上品灵符,可是因为能够让修士短暂获得自由飞行的能力,【飞行符】的价格几乎是一阶灵符之中最贵存在,一张便价值百下品灵石,而且一般商铺还难以买到。

    “不舍得又能如何?先前那种情况,朱某要是不舍得这些浮财,掌门现在就要给老夫收尸了!”

    朱元良脸皮微微一抽,语气很是沉闷。

    王诚见此,当即果断转移话题道:“刚才那个黑蛮人术士,应该是这个黑蛮人部落当中最后一个术士了,现在其他黑蛮人都已经跑散,我们下去清理掉那些躲进崖洞内的黑蛮人,就能打扫战场了。”

    说到此处,他轻轻说道:“黑蛮人术士也是懂得鉴别和收藏灵物的,运气好的话,这次收获的战利品,应该能够弥补朱长老的损失!”

    朱元良一听他这话,脸色果然好看了一些,马上就应声道:“那还等什么?咱们这就下去。”

    就如王诚所言,当最后一个黑蛮人和两只黑色鹫鸟都死掉后,黑蛮人抵抗的勇气便彻底消散殆尽,全都在拼命逃离这处死亡漩涡。

    王诚和朱元良从山崖上下去,捡回自己的飞行法器,然后一个一个崖洞的寻找试探下去,很快就将一些躲在崖洞内的黑蛮人也尽数杀死。

    如此忙活了大半夜后,这处黑蛮人聚居地,便再无一个活着的黑蛮人存在,只有满地散发着腥臭味的尸体残骸。

    说来也怪,王诚在杀戮这些黑蛮人的时候,除了对一些血腥场景略有不适外,心中竟然一点抗拒之意都没有。

    他事后剖析此事发现,自己之所以能够这样无动于衷,是因为自己心里当时根本就没有将这些黑蛮人当做“人”这种生物来看待。

    的确,虽然黑蛮人看起来是人形,可除了这点之外,他们和人类就完全没有什么共同点了。

    从身高、肤色、毛发、语言、衣物等等方面来看,黑蛮人都不符合王诚心中的“人类”二字含义。

    就算是他前世在影视图像当中看到过的原始部落野人,看起来都比这些黑蛮人要“文明”许多。

    朱元良就更不用提了,修真界对于“三蛮”的官方宣传就是人族之敌,任何杀戮蛮人的行为,都不会受到追究。

    即便是讲究仁义道德的儒门修士,或者口诵慈悲为怀的佛门修士,都不会因为任何杀戮蛮人行为而追究当事人责任。

    这时候二人杀光剩余的蛮人之后,便重新回到了山崖上面打坐恢复法力,准备等天明之后再搜刮战场寻找战利品。

    而在他们打坐恢复法力的时间里,许多食肉野兽和妖兽都被这边冲天的血腥味吸引了过来啃食尸体。

    等到次日天明之时,地上的黑蛮人尸体已经被啃光了大半,只有一些站着血丝的骨头,以及地上被血染红的土地,无声向人述说着昨夜这里发生的惨剧。

    王诚见到这一幕,面色微微动了动,忽然看向朱元良问道:“朱长老,你说如果蛮人愿意主动臣服归顺为奴的话,修真界各大势力会同意吗?”

    “掌门可是看到这种情况不忍心?”

    朱元良双眼一眯,淡淡反问了一句。

    王诚不由皱了皱眉,然后微微点头道:“心中的确是有些不忍。”

    朱元良顿时面色一肃,肃然看着他说道:“那朱某劝掌门最好尽快改正心态,收起这种没有必要的良善之心!”

    说到此处,朱元良不由稍稍提高了语气,继续说道:“掌门以为这修真界就真没有人同情过蛮人吗?”

    “不论是儒门那些大德君子,或者是佛门那些慈悲高僧,他们当中都曾经有人同情过蛮人,并给予过一些蛮人庇护!”

    “但后来一次次血淋淋的教训告诉我们这些人族后辈,哪怕给予蛮人与我人族普通凡人同等的地位,他们依旧不会就此满足,依旧会妄想恢复祖先荣光,将我等人族杀尽和赶出元龙星!”

    “双方的仇恨,早在我们修真者替代蛮人成为元龙星主宰的时候,就已经无法化解了,而双方完全不同的外貌和修行方式,也注定双方无法和平共处!”

    朱元良说完这番话,便不去看王诚如何理解自己这番话,直接转身去寻找黑蛮人术士收藏的灵物了。

    该说的话他已经说了,王诚如果还是不能理解他这番话的话,那他只能早点跑路了,以免被王诚和青云门给带入万劫不复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