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掌门回来了【求追读】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六章:掌门回来了【求追读】

 热门推荐:
    青云峰。

    随着王诚和余诗音离去半年也不见回来,青云峰上的几位青云门徒,心情是一日差过一日。

    现在每日众人除了打坐修行之外,就是齐聚在青云峰上等候。

    这日,林远山打坐完后,正要去灵田中帮助四师弟陆峰一起除虫,半路上便被三师弟李子涛拦了下来。

    “大师兄,掌门师弟和小师妹离开已经五个月又二十三日了,咱们难道一直就在这里干等下去吗?”

    李子涛脸上满是担忧之色,话语也充满了忧愁之意。

    林远山听到他的话后,也是脸色一沉,不禁看着他沉声反问道:“不然我们还能做什么?离开山门去找他们吗?你知道他们在哪里吗?”

    “可是……”

    李子涛嘴巴动了动,欲言又止。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如果我现在是筑基修士,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马上前往白象山打听掌门师弟情况!”

    林远山挥手打断了李子涛未尽之语,语气沉重的说道:“但是我们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什么都不做的在此等候!”

    说到此处,他不由深深看着李子涛说道:“三师弟你记住了,哪怕掌门师弟他们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们也要好好守着青云门活下去,不然如何对得起师尊的教导,如何完成师尊的遗愿!”

    李子涛顿时无言以对。

    其实道理他们都知道,但是除了林远山还能镇定外,现在郭云凤、李子涛、陆峰三人都是有些六神无主,每日只要一闲下来,便忍不住去想这件事。

    李子涛也不是第一个找林远山问该怎么办的人,郭云凤早就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问他这件事该怎么办了。

    但林远山的回答都是一样,无能为力。

    他也确实是无能为力。

    前次冲击筑基期,他不但没能成功筑基,甚至因为冲击失败,为了避免经脉受损,不得不主动散去一部分修为法力,使得修为倒退一层,变成了练气八层修为。

    这种情况下,他能怎么办?

    而看着林远山渐行渐远的身影,李子涛最终也只能一声长叹,愁容满面的跟着一起去做工了。

    少了王诚和余诗音二人,凭他们现在剩下的九个修真者,想要照顾好山上的灵田和药田,真的是不能有多少偷懒,否则一年的苦功都可能因为一时偷懒而白白浪费掉。

    如此又过去半日后,林远山和李子涛将灵田内生出的害虫除尽,正要各自回去打坐修行,忽然就听到高亢的鹰啸声从天空中一声接着一声响起。

    怎么回事?

    青云峰上的修士被这高亢鹰啸声一吵闹,连忙抬头望向天空。

    然后便见到经常在山门上空飞行的两只【巽风雕】,此时正兴奋无比的拍打着翅膀冲击护山大阵,即使被大阵力量一次次弹回来也毫不在意。

    “这难道是……”

    林远山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连忙御使自己那件圆盘飞行法器飞上天空,顺着两只【巽风雕】扑击的方向望去。

    然后便一眼看见了那正朝着青云峰方向飞来的熟悉身影。

    而在外面,王诚看着越来越近的青云峰,看着两只被林远山操控阵法放出来迎接自己的【巽风雕】,心情也是激动无比。

    尽管离开只是半年时间,可他心中却像是离开了几年一样,无时不刻都在想念着这里的山水,这里的人和物。

    “这里,这里,小青、小云快来这里!”

    王诚身后,腿伤已经痊愈的余诗音,也是兴奋激动的连连对着两只【巽风雕】招手。

    半年不见,两只【巽风雕】的个头又长了不少,如今翼展已经达到了一丈多。

    这体型虽然还是无法供成年人骑乘,但是负载一个七八岁的小孩飞行却是不成半点问题。

    “小师妹你可悠着点,这两个家伙要是撞上来,咱们都要被摔得头破血流不可!”

    王诚一边笑着打趣这位小师妹,一边却是主动伸出手臂,让扑来的【巽风雕】落在自己手肘上面。

    好沉!

    王诚还是低估了两只【巽风雕】现在的体重,差点被压得掉下飞剑。

    而他身后有样学样的余诗音,更是直接“啊”的被带着掉下了飞剑!

    “小师妹!”

    王诚脸色狂变的一声惊呼,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那发现自己闯祸了的【巽风雕】,忽然一声厉啸张开双翅,紧紧抓住了余诗音的肩膀,竟然带着余诗音缓缓飞了起来。

    不过它一只雕力量还是不够,只能延缓余诗音的下坠速度。

    但好在这时候,王诚手肘上面的【巽风雕】也跟着扑腾飞出,主动落到了余诗音脚下以背部托住她,带着她缓缓落向地面,合两雕之力,总算是挽救了一场“空难”。

    “呼,小师妹你刚才真的是吓死我了,以后不准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否则我……”

    地面上,王诚看着脸色惨白无有血色的余诗音,想要教训几句,看她这可怜样又不忍说太重的话,最终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取出止血伤药帮她处理肩膀上被【巽风雕】抓出的伤口。

    刚才为了救人,余诗音那只【巽风雕】也顾不得会伤害到主人了,直接以双爪用力抓住了她两边肩胛骨,别说是外面皮肉,就连骨头都给抓伤了。

    好在这种程度的伤势,倒是无需什么珍贵灵丹帮助恢复,只要涂上一些止血药膏,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好了。

    经历了这一场乌龙事件后,王诚回到山门的激动情绪也一下退散了下去。

    他对着旁边两只因为闯了大祸而耸拉着脑袋的【巽风雕】一通数落,教训两鸟往后不得再落到人身上,然后背起受伤的余诗音,带着落下来的朱元良和徐金凤一道步行走向了青云峰。

    数个时辰后,一场准备有些匆忙的欢迎晚宴在青云峰上掌门大殿内召开了。

    只见大殿内,洗漱完毕换上一身青色长袍的王诚端坐于上首玉塌上,左边是朱元良、徐金凤两位青云门长老,以及何大虎一家三口,右边是林远山和一众青云门徒。

    众人身前案桌上都摆着酒水和饭菜,酒是以【玉牙米】发酵酿造而成的普通灵酒,饭是香喷喷的【玉牙米】饭,菜是以冰库储存的妖兽肉,搭配一些人参、黄精、天麻之类药材所制成的灵膳。

    这样的酒菜,和坊市内酒楼之中那些专业灵厨所做灵膳自然无法相比,但却是青云门目前条件下,所能备下的最好伙食了。

    此刻,王诚待酒菜上齐,众人纷纷落座后,便先行举杯对着左边的两位青云门长老朗声说道:“来,今日是两位长老初入山门,这第一杯酒先敬两位长老,感谢两位长老对于本门的信任和支持!”

    他话音刚落,林远山便跟着双手端起酒杯对两位长老遥敬道:“青云门林远山敬朱长老,敬徐长老。”

    “青云门郭云凤敬朱长老,敬徐长老。”

    “青云门李子涛敬朱长老,敬徐长老。”

    郭云凤、李子涛、陆峰、余诗音,都是紧随其后跟着向两位新入门长老敬酒。

    等到他们这些本门弟子都敬酒完毕后,何大虎才带着老婆儿子一块起身,跟着向两位青云门新入门长老敬酒了一番。

    众人敬酒完毕后,王诚便当众宣布道:“朱长老和徐长老,都是有大才的人,以后朱长老便主管本门炼器事务,为本门首席炼器师,徐长老则主管本门新弟子招收事务,专门为适龄凡人测试修真资质!”

    “朱某谢掌门厚爱,定倾尽所能做好本职事务,不负掌门厚望!”

    “承蒙掌门信任,老身定竭尽所能办好分内之事,不负掌门所托!”

    朱元良、徐金凤一道起身向着王诚拱手一礼,郑重出声应下了差事。

    青云门虽小,可毕竟也是一个正式门派,该有的规矩还是得有。

    他们两位长老的职务任命,尽管早就确定好了,可是不走这道程序的话,就显得不够正式,没有公信力。

    “另外,林远山为人刚正不阿,有勇有谋,今提升其为本门长老,主管本门的门规法纪监察事务,凡有发现违反门规者,长老以下可自行按规矩惩处,长老以上者报由掌门和众位长老共议处置!”

    王诚目光扫向大师兄林远山,忽然说出了一项新的长老任命。

    此事他还未曾与林远山通过气,因此听到他这话后,林远山也是愣住了。

    这般愣了好一会儿后,他才起身对着王诚拱手一礼道:“谢掌门厚爱,林某往后必定秉公执法,不负掌门信任!”

    王诚见此,不由对其微微一笑,然后挥了挥手道:“好了,正事已经说完了,诸位一起用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