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祸事上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五章:祸事上门

 热门推荐:
    赤霞宗的筑基修为为何会出现在青云门附近?

    王诚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脑海中瞬间闪过了那个青衣红脸道人的身影。

    这是他能够想到的唯一原因。

    毕竟当初为了保命,他可是将手中的地图给那红脸道人临摹了一份。

    难道是红脸道人被抓住,供出了当初的事情?

    王诚心中刚升起这个念头,马上又自己否定了。

    就算是红脸道人被抓住,招供出了他们来,赤霞宗肯定也没那个闲工夫专程派人过来找青云门麻烦,顶多就是对门人弟子下达暗令,将青云门视为敌人。

    而就在王诚心中念头转动之际,飞向他的那道剑光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上空,最终悬停在了他前方十几丈半空中。

    “晚辈青云门王诚,见过赤霞宗的前辈,不知前辈法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前辈海涵!”

    王诚双手一拱,抢在飞剑上面的修士开口之前,先向其行礼问好了。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飞剑上原本来得有些气势汹汹的红衣中年人,这时候见到王诚这样识趣,脸色也一下好看了不少。

    “原来是青云门的王道友,高某这厢有礼了。”

    他对着王诚颔首回了一礼,然后沉声问道:“王道友最近一直在此吗?”

    “是的,晚辈和诸位同门最近两月一直都在这些桑林之中镇守,保护本门和【云龙商会】合作开发的这些桑林。”王诚点了点头,实话实说道。

    高姓修士见此,不由继续问道:“那你们最近可曾看见有一个红脸道人出现在附近?或者看见过天上有什么遁光飞过没有?”

    王诚这回却是摇了摇头:“这倒是不曾见到过。”

    高姓修士闻言,却是面色陡然一沉,眼神微冷的看着他,语气阴冷说道:“真的没有见过吗?王道友可千万不要试图欺骗高某,你可能不知道此人和本门的仇怨有多大,如果道友和贵门知情不报,有意为其遮掩的话,那就是与本门为敌!”

    话语未落,一股神识威压便落到了王诚身上,令得他心神一沉,如负重担。

    这种一言不合便以势压人的做法,似乎是高境界修士对于低境界修士的一种潜规则。

    王诚虽然对此很是反感,但又无可奈何。

    当下也只能愈发恭敬的回道:“前辈明鉴,晚辈真没有见过前辈所说的人,若是见过此人的话,晚辈早就前往火猿岭向赤霞宗禀告领赏了,怎么可能包庇此人呢!”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你是知道本门在通缉那萧建文?”

    高姓修士眉头一挑,看向王诚的目光也带上了一丝惊讶神色。

    他显然也知道青云门距离赤霞宗所在的火猿岭有多远,因此才会惊讶于王诚竟然知道这件事。

    王诚则是恭敬之色不减的回道:“不敢欺瞒前辈,晚辈半年前才从火猿岭出发赶回本门,当时正好遇到过几次贵门修士在搜查缉拿那个红脸道人。”

    “是吗?那你说说看,当时你遇到过的本门修士,都是姓甚名谁?长得什么样?”

    高姓修士眼中精光闪动,目光紧紧看着王诚问道。

    王诚闻言,顿时满脸为难的答道:“前辈这就为难晚辈了,晚辈当时接受盘问的时候,贵门那些前辈和同道,可是不曾透露过什么名字!”

    说完似乎怕高姓修士不满意这个回答,又连忙补充说道:“不过晚辈正好记忆不错,也粗通画技,倒是可以为前辈描画其中几人的画像,供前辈辨认!”

    “既然如此,你这便画吧。”

    高姓修士挥了挥手,语气不容置喙的下达了命令。

    “晚辈遵命。”

    王诚应了一声,当即便取出纸笔就在地上铺开画了起来。

    他是制符师,绘画不说精通,起码画个大致的人物像还是没有问题,很快就将自己当初在火猿岭坊市看到的红衣青年,以及后来遇到过的另一位赤霞宗筑基修士面相画了出来。

    “前辈请看,晚辈画好了。”

    王诚画完画像,收起画笔,便手捧着两张白纸递向了高姓修士。

    “不用看了,高某姑且相信你先前的话语。”

    高姓修士挥了挥手,却是没有去接画纸,而是伸手一摸储物袋,取出一个黑色小瓷瓶扔给了王诚:“这只【同心虫】交给你,若是发现那萧建文的话,可以马上捏死此虫向本门报信,本门届时抓住此人后,定然重重有赏!”

    “是,晚辈一定谨记前辈的吩咐。”

    王诚看了看手中的黑色小瓷瓶,便将之收进了储物袋,然后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此,高某先告辞了。”

    高姓修士说着,脚下飞剑一转向,很快向着周围其它灵峰飞了过去。

    王诚见此,当即招了招手,把看见刚才这一幕,却又不敢上前过来打扰的吕秀莲喊到了近前,沉声吩咐道:“吕师侄你先在这山上看着桑林,如果有人再来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好,我要先回青云峰一趟。”

    “是,弟子谨遵掌门喻令。”

    吕秀莲恭敬点头应了一声,便目送着王诚御剑飞离开了。

    王诚这个做法无疑极为正确,因为等他赶到青云峰的时候,两个赤霞宗筑基修士正与山门内主持护山大阵的陆峰、余诗音对峙着,欲要登山搜查。

    青云峰乃是青云门的山门所在,是青云门的脸面。

    没有王诚这个掌门在场,陆峰和余诗音哪敢让筑基期修士轻易进入山门,更不用说敞开山门被人搜山了。

    只是赤霞宗的筑基修士显然霸道惯了,青云门这样的小门派根本不放在他们眼中,王诚到来之时,二人被陆峰几次拒绝后,已经是准备出手攻击护山大阵了。

    等到王诚归来后,二人也是直接将他拦了下来,欲要拿他胁迫山门内的陆峰和余诗音打开护山大阵。

    “两位赤霞宗的前辈何必如此咄咄逼人,本门虽然小,但也是龙山书院承认的门派,有着【开宗令】在此,两位前辈若是强行攻打本门的山门,那只能逼迫我等以死相拒了!届时两位前辈便是能够杀光本门所有修士,恐怕两位前辈也逃不掉龙山书院的清算!”

    王诚脸色难看的望着眼前两个赤霞宗筑基修士,手中银光一闪,便唤出了青云门那块【开宗令】。

    “原来阁下就是青云门的掌门。”

    两个赤霞宗筑基修士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之色,不由彼此互望一眼,然后由其中一个看起来修为更高的修士出声说道:“阁下误会了,我等和青云门无冤无仇,又怎会随意动手攻打贵门?只是那萧建文乃本门死敌,最近其逃窜至贵门这一带,我们也是奉本门金丹师叔的命令行事,要搜查附近区域所有地带,还请阁下能够行个方便。”

    “两位前辈急于搜查要犯的心情,王某能够理解,可是山门重地,岂能因为两位前辈一句话便随意让人进入搜查?”

    王诚说到此处,不由面色激动的大声说道:“此事若是传将出去,我青云门岂不是要沦为修真界的笑柄?日后还有何脸面在这里立足下去!”

    他这幅誓死捍卫青云门尊严的姿态,看得两个赤霞宗筑基修士不由眉头大皱,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他们只是行事霸道,又不是没有智商,当然清楚自己二人要做的事情,其实就是在脱青云门的衣服,是一种赤果果的羞辱之举。

    原本青云门如果被他们吓住了,打开山门被他们搜查,自然是最好不过。

    现在遇到王诚这样的“硬茬”,而且还摆明车马的亮出了【开宗令】,说出了誓与山门共存亡的话语,他们便不能不谨慎行事了。

    毕竟赤霞宗虽然势力远超青云门,可是也没有强到敢于无视龙山书院禁令的地步,也不可能为了他们两个筑基修士,而去对抗龙山书院。

    这样犹豫迟疑了一会儿后,那先前出声的赤霞宗筑基修士才对着王诚微微一拱手道:“王掌门先息怒,总之贵门的山门,我等是一定要进去一趟的,否则若是因此出了岔子,不但我们吃罪不起,对于贵门而言,也绝非好事!”

    说完他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对着王诚勉强一笑道:“不过我们不是搜查贵门,而是代表赤霞宗登门拜访贵门的山门,商议联合缉拿恶徒萧建文的事情,王掌门以为如何?”

    不是上门搜查,而是上门拜访。

    这说法一换,王诚脸色也一下好看了许多。

    他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中【开宗令】,然后轻轻一笑道:“两位前辈登门拜访,这是青云门的荣幸,自然应当大开山门恭迎二位。”

    说完便主动打开了护山大阵的一角,对着两个赤霞宗筑基修士做了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