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王诚的推测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三章:王诚的推测

 热门推荐:
    等到王诚打坐炼化完体内的药力之时,长夜已然过去大半,天色即将放亮。

    而此时经过大半夜的忙活,朱元良和徐金凤二人已经把【银角雷蟒】的尸体分割处理完毕,也在王诚周围打坐调息恢复法力,顺带为他护法。

    王诚内视己身,发现自己被雷电击中所产生的内伤,此时在【补元丹】和【冰露丹】的药力滋养下,已经恢复了许多,但是要想伤势尽复的话,起码还要半个月以上的疗养才行。

    和【银角雷蟒】的这一战,他们最终虽然是胜了,可对王诚而言,也可以说是惨胜了。

    不说他此刻所受的内伤和外伤,就是他在此战之中损毁的宝物,都让他想想就感到心疼。

    在【银角雷蟒】的最后一击中,师尊青云子留给王诚的【金光盾】,首先就在那颗雷球爆炸之中被炸成了碎片。

    然后王诚自己身上穿着的内甲,那件从柳红艳身上扒下来的一阶下品防御法器内甲,也在雷电余波轰击中四分五裂,彻底损毁了。

    也是多亏了这两件法器的帮助,他才能从【银角雷蟒】的拼死一击之中活下来。

    而这两件法器的损毁,加上此战之中消耗的数十张灵符,加上他疗伤所用的灵丹,这损失不可谓不大。

    王诚甚至怀疑【银角雷蟒】那残破的尸体价值,能否抵得上这些损失!

    “师弟你感觉如何了?可要原地再休息一段时间再出发?或者是由我来背你?”

    早晨的阳光照射进竹林中,林远山见到王诚醒来后,便面露关切之色的询问起了他伤势情况。

    “多谢大师兄关心,不过没关系的,只要不怎么进行激烈运动,问题不是很大。”

    王诚微微点头,轻声说出了自身情况。

    林远山听到他这话,面色微微一松,当即说道:“那还是师兄我来背着你飞行吧。”

    “也好,那就有劳大师兄了。”王诚心中略一沉吟,便面带感激之色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于是林远山当即让王诚在自己背上趴好,然后御使法器飞出了竹海,和带着徐金凤的朱元良一道飞往了那三株【雷竹】所在处。

    等到了地方后,四人看着三株生长茂盛的【雷竹】,却是陷入了犹豫之中。

    “这【雷竹】也算是一种天地灵材,若是就这样被咱们砍伐了的话,可就真的是有些暴遣天物了啊!”

    徐金凤满脸感慨之色的望着三株【雷竹】发出了一声长叹,眼中满是可惜之色。

    她口中的“天地灵材”,是修真界对于一些只有在特定情况和特定环境下才能孕育出来的灵物,一种称呼。

    一般能够称作“天地灵材”的灵物,珍稀程度在同品阶灵物之中都属于最上等。

    比如【雷竹】这种二阶灵竹,自身是根本不具备繁殖能力的,它的形成,是普通灵竹经过天雷轰击后生机不灭,并吸收融合了天雷之中的雷霆力量,异变而成。

    而且普通灵物品阶一旦形成,就很难再晋升品阶,但像【雷竹】这种经由天雷之力而异变形成的灵物,却是可以随着不断吸收融合更多天雷之力,向着更高品阶晋升。

    当然了,天雷之力霸道凌厉,【雷竹】吸收融合天雷之力越多,其自身也越是容易毁于天雷轰击之下,一株【雷竹】最终是否能够进阶成功,也是要看自身造化和运气。

    “可是不砍伐掉这三株【雷竹】的话,咱们这一趟不是白来了么?”

    林远山一句话,便说得徐金凤沉默不语了起来。

    然后他目光扫过同样是面带惋惜之色的王诚和朱元良二人,沉声说道:“而且先不说此地距离本门的山门有多远,就说此物能够引来【银角雷蟒】这只二阶妖兽在此栖息,并接连引来另一只二阶妖兽【雷光豹】为了争夺它的所有权而爆发生死之战,便不是咱们现在能够轻易护得住的东西!”

    这番话一说完,身为炼器师的朱元良便是双眼一眯,继而应声感叹道:“是啊!连两只二阶妖兽都要为了争夺它所有权而进行生死之战的灵物,的确不是我等现在能够占据护得住的东西,现在落袋为安将之收入囊中,才是最佳处置方式!”

    王诚听到两人的话,心中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中肯之言,很有道理。

    所谓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

    到了自己手上的东西,才真正是自己的东西。

    否则东西再好,没有到自己手上,没有落到自己口袋里面,那就不能真正算是自己的东西。

    不过就在他准备出声做出决定之时,却是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只见他忽然拍掌叫道:“是了,【银角雷蟒】既然要守护这三株【雷竹】,甚至不惜为此和抢夺此物的【雷光豹】进行生死之战,说明它平常应该大部分时间都是守在此地,它的巢穴就在此地,为何它先前突围而逃之后,却是最终停在了竹海之中等待我们找上去?”

    林远山、朱元良、徐金凤三人听到他这话,都是有些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起这个不相干问题。

    但是王诚既然提问了,几人也不好完全置之不理。

    朱元良眼珠转了转,当先便说道:“或许是它当时发现自己体力不支,已经逃不掉了,所以才选择停下和我们决战!”

    “不对,它如果体力不支到了动弹不得的程度,也不会将王某差点打死,而且也不会在竹海之中绕来绕去走了那么多弯路!”

    王诚连连摇头,否定了朱元良的说法。

    “听掌门这样一说,此事的确是有些古怪,难道那【银角雷蟒】突围而逃是假,想要掩护什么东西才是真?”

    徐金凤面色微动,眼中精光一闪,不由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然后她目光就不由在这山上各处地方扫视了起来。

    见到她这幅样子,王诚不由微微颔首道:“徐长老的猜测倒也有些道理,长老莫非猜测那【银角雷蟒】要掩护的东西,其实就藏在这山上?”

    “确实有此猜测,我等不妨仔细搜查一下此山,看看是否有所发现!”

    徐金凤面色坦然的点了点头,说出了自身看法。

    “林某也觉得徐长老说得有道理,那我等就分散搜索一下吧。”

    林远山跟着点了点头,认同了徐金凤所言。

    王诚见此,当即就对着三人一拱手道:“那此事就劳烦三位长老了。”

    他身体有伤,不适合做这种搜山的事情,此时反倒是只能成为看客。

    于是,林远山三人当即分散开来,对这座山头展开了地毯式搜查。

    如此搜查了大半日后,三人除了找到几株野生一阶灵药,一些从【银角雷蟒】身上蜕落下来的蛇鳞,以及一些干化蟒皮遗脱外,并未找到其它什么价值极大的东西。

    “这些东西可不值得【银角雷蟒】用生命来掩护,看来是掌门和徐长老的猜测出错了,它根本不是出于掩护什么东西的目的而突围逃亡,只是正常突围失败后的困兽犹斗罢了!”

    朱元良看着自己三人搜集得来的东西,不由摇了摇头,否定了王诚和徐金凤的猜测。

    林远山也是微微摇头,对于三人白忙活大半日的事情,有些郁闷。

    徐金凤没有说话,但脸上也是难掩失望之色。

    唯独王诚却是仔细检查了一番三人找到的东西,然后闭目一阵思索,忽然睁开双眼说道:“不对,还是不对,我和徐长老的猜测应该没有错,只是方向错了!”

    “方向错了?”

    朱元良三人皆是面色怀疑的看向他。

    “徐长老先前以为【银角雷蟒】突围而逃,是为了掩护山上的东西,现在看来这个猜测是错误的。”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猜测是错误,就同样否定了【银角雷蟒】突围而逃,没有其它打算!”

    王诚一边自言自语回答着三人,一边目光炯炯的看着山下竹海说道:“若是我所料不错的话,【银角雷蟒】在下山逃亡的路上,应该是趁机产下了蛇蛋,然后将其掩埋在了路上某个不起眼之处!”

    说到这里,他目光不由看向朱元良问道:“朱长老,你们处理【银角雷蟒】尸体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它的雌雄性别?”

    “这个朱某却是不曾注意到,当时处理尾部情况的,是徐长老你吧,你有没有注意此事?”

    朱元良摇了摇头,却是把目光看向了徐金凤。

    “应该就是掌门所推测的情况了,这条【银角雷蟒】,的确是一条雌蟒!”

    徐金凤眼中的失望之色已经消失,神色颇为振奋的回答了朱元良所问。

    王诚闻言,也是精神一振,不由拍掌叫道:“那就对了,据王某所知,一些蟒蛇是可以在腹中孵化幼蛇的,这条【银角雷蟒】既然是独居于此,产下蛇蛋后必然也不会放心存放于巢穴中,那么选择将蛇蛋藏于腹中孵化,才是安全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