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激斗筑基【求月票,求订阅】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一章:激斗筑基【求月票,求订阅】

 热门推荐:
    从“云海楼”内出来的时候,王诚储物袋内剩下的灵石又只有不到五千块了!

    并且他不但出售【钢银】所得的灵石又还了回去大半,顺带着连储物袋里面剩下的四丈多【雷竹】,都又交出去了两丈!

    而他现在带出来的东西,却只有一套一阶上品防御阵法【五行元光阵】,一件一阶中品飞行法器和一件一阶上品防御法器。

    【五行元光阵】的价格是八千下品灵石,和一颗【护脉丹】相当,若是完全发挥出全部威能的话,筑基初期修士都难以打破。

    一阶中品飞行法器价格是两千二百下品灵石,一阶上品防御法器是两千五百下品灵石,这两件法器都是为徐金凤这个筑基长老买的。

    而王诚剩下的灵石,却是都被当做定金交给了郑和去雇佣筑基修士护卫和矿工。

    一个练气中期修为的矿工,一年需要一百块下品灵石佣金,十个矿工一年就是一千块下品灵石,而且每个矿工都要多支付两百下品灵石的单程运输费,以及至少五年的佣金。

    这样十个矿工的定金就耗去了七千块下品灵石!

    然后一个筑基初期修为的护卫,一年佣金最少一千五百下品灵石,同样需要支付最少五年的佣金,这便又是七千七百下品灵石!

    郑和倒是保证过,矿工和护卫都会在半年内送到青云门,同时契约生效时间也会在这些人到达青云门后才开始计算。

    因而出了“云海楼”之后,王诚就回到了租住的小院里面,安心等待徐金凤完成功法转修。

    这样差不多又等待了十余日,就在王诚四个月的租房时间即将到期前三日,徐金凤终于完成了功法转修,初步掌握了《晨阳壬水诀》这门中级功法。

    “徐长老筑基成功,本门也没有什么好的宝物相送,这两件法器是王某从云海楼所购,便算是本门送给长老的筑基贺礼了,希望长老不要嫌弃!”

    院子中,王诚等徐金凤闭关出来后,便第一时间上到前来,把买来的一剑一伞两件法器送到了她面前。

    “这如何使得!掌门为妾身购买功法,已经掏空了宗门积蓄,妾身如何有脸再受此等厚礼!”

    徐金凤连连摆手推辞,不愿去接王诚手中的法器。

    她并非是那种不知足的人,从她加入青云门到现在,也才两年不到。

    而就是这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她不但筑基成功了,还得到了后续修行的中级功法,这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并且青云门的情况她也很了解,王诚这次出来做的几笔交易,都没有瞒着她,她清楚知道王诚为了她到底付出了多大代价。

    只是王诚东西都买了,自然是要把人情给做足。

    只见他脸色一正,肃然说道:“长老不必谦虚,为长老购买功法,那是宗门对本门弟子应尽的责任,而这两件法器,也是门中对于长老筑基成功的贺礼与资助!”

    说完又把两件法器往徐金凤手中递了过去。

    见到他态度这样坚决,徐金凤眼中也是露出了犹豫之色。

    这样犹豫片刻后,她便眼神一定,取了那柄飞剑到手中,然后目光坚定的看着王诚说道:“那妾身取这件飞行法器就好了,这件防御法器还是掌门自己留着使用吧,总不能您堂堂一派掌门,连一件防御法器都没有吧!”

    “徐长老你……”

    王诚看着徐金凤,想要再劝说什么,但话刚出口,便被徐金凤沉声打断了:“掌门不必多言,妾身心意已决,此事就这么定了吧!”

    说完她便不给王诚再出声的机会,直接就转身回到房间里面祭炼法器去了。

    王诚见此,也唯有苦笑的摇了摇头,跟着返回了自己房间。

    徐金凤也是一个聪明人,当然明白他又是购买功法,又是购买法器的用意。

    而刚才那一声“您”的称呼,其实便已经表明了她的意思。

    应该说,有了她这个回应,王诚送功法和法器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但这种掌门和长老之间还要玩这种心机手段的事情,又让王诚心中颇为不是滋味,不是很喜欢。

    他知道原因出在哪里。

    无非是他这个掌门修为比长老弱了一筹,无非是徐金凤才刚加入青云门不久,双方还未建立百分百的信任。

    如果把徐金凤换成大师兄林远山,或者其他四位青云门徒中任何一位,王诚都不用这样做。

    因为他们都是亲如兄弟姐们的同门师兄弟,都不用担心谁会因为修为强了,就生出脱离青云门的心思。

    这种信任,比什么功法,什么法器都重要!

    “还是要尽快筑基成功啊!”

    王诚心中一声叹息,默默的也将手中这件一阶上品防御法器【金霞伞】祭炼了。

    三日后,王诚和徐金凤退了房间,刚好坐上了当日飞往火猿岭坊市的一艘飞天楼船。

    如此又经过两日飞行后,他们也是无惊无险的平安抵达了火猿岭坊市。

    虽说今时不同往日,徐金凤已经是筑基期修士,自己也已经是练气十二层修为,但这次王诚依旧选择了谨慎行事,在坊市内待到了黑夜降临后,才在深夜与徐金凤一起离开了坊市。

    此前斩杀【银角雷蟒】的行动中,徐金凤也在山上找到了不少【银角雷蟒】的粪便,配置强效驱兽药粉的材料,现在一点都不缺少。

    两人将驱兽药粉洒在衣服上面,夜里行动的野兽和低阶妖兽远远闻到味道就主动避开了他们。

    而修真者筑基后,夜视能力也会得到大幅度提升,只要不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夜,晚上赶路看清前方路况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徐金凤的带领下,两人只花了两个多时辰便行到了坊市上百里外。

    可就在两人以为这个距离应该足够安全了的时候,前方带路的徐金凤忽然面色一变,口中叫了一声“有敌人”,便连忙祭出一件淡蓝色分水刺法器打向了右方一百多丈外的某片灌木丛。

    哼!

    灌木丛内一声带着恼怒之意的冷哼声响起,忽的飞出一柄银白色飞剑挡下了分水刺法器一击,并将之击飞了出去。

    然后那灌木丛内人影一闪,忽的跳出来了两个黑衣蒙面汉子,其中一人赫然是和徐金凤一样的筑基初期修为,另一人也有练气九层修为。

    这两人现出身后,也不多说半句废话,直接就祭出法器灵符打向了王诚二人。

    这让原本还想问两人是如何发现自己二人的王诚,只能先将疑问装在肚里,抖擞精神应对起了两人的攻击。

    只见他将那把新到手的【金霞伞】取出来随手一抖,宝伞便自动撑开化作了一柄古铜色金属圆伞,然后随着他法力注入,伞面上铭刻着的淡金色灵纹便迅速发亮发光,喷涌出淡淡金色霞光将他周身都护在了其中。

    包括那个筑基修士分心御使的一件飞叉法器在内,打向王诚的数道攻击都被那层金色霞光和圆伞本体挡了下来。

    而王诚挡下这一波攻击后,手中法诀一掐,离开坊市人多之处后便取出来挂在背上的【青云剑】便迅速出鞘,化作一道青色剑光直取那个练气九层黑衣人。

    “一阶极品法器!”

    低沉的惊呼声从那个筑基期修士口中发出,他连忙伸手一拍储物袋,祭出一个淡黄色铜钟法器将练气九层黑衣人护在了其中。

    铛——

    青色飞剑劈斩在淡黄色铜钟上面,迸发出了清越悠长的钟鸣声,同时也在铜钟法器上面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这铜钟法器虽然也是一阶上品防御法器,但是论威力论材质,和【青云剑】显然都不是一个级别的。

    若非是御使它的人修为高达筑基期,王诚这一剑便能将它劈飞出去。

    不过眼见着【青云剑】无法建功,王诚马上又祭出了【赤炎剑】法器,激发出【赤炎流光】向着那名筑基修士打了过去。

    原来徐金凤因为刚筑基成功不久,加上法器不及对方犀利,刚一交手便落入了下风,王诚怕她有失,这才赶紧支援。

    要不怎么说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修士实力相差巨大呢!

    王诚练气十二层修为情况下,激发的第一道【赤炎流光】,威力绝对不比任何一阶极品法术差了。

    但是这道赤红色火柱命中那筑基修士后,却只是令得他体外那面守护自身的金色护盾晃动一番,便没了声息。

    显然那金色护盾的威力,至少是二阶防御法术,而且很可能是黑衣人自身功法所附带的特殊法术。

    眼见于此,王诚口中道了一声“徐长老先顶住”,便马上激发第二道【赤炎流光】轰向了那个练气九层黑衣人。

    同时被弹飞的【青云剑】,也再度向着练气九层黑衣人激射而去。

    从刚才的情况来看,那个筑基期修为的黑衣人,明显是比较在乎这个练气九层黑衣人安危的。

    既然王诚奈何不了筑基修为的他,那么攻击这个练气九层黑衣人,分散他的注意力,也能起到帮助徐金凤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