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战利品分配【求订阅、求月票】

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战利品分配【求订阅、求月票】

 热门推荐:
    此后的清点过程中,王诚他们又找到了证明两个黑衣人来历的东西,那就是他们的身份令牌。

    这两人的身份令牌上面显示,二人都是来自于一个名叫“金澜宗”的门派,那名筑基修为的黑衣人,还是宗门长老。

    同时王诚还在筑基期黑衣人储物袋内倒出的杂物里面,找到了一根记载着其所修中级功法《乾元金光诀》的功法玉简,甚至是他本人的修炼心得体会。

    不过玉简内的功法只有前面两层修行之法,只能修行到筑基中期,这也是门派内一种防止功法流传出去的方法,那就是不到足够修为,不会传授下一境界的修行功法。

    甚至就是这半本功法也不好修行,因为其中不少地方都刻意使用了独特密语替代,外人不知道密语解读方法情况下强行修炼,很容易就走火入魔。

    除了这半本不到的中级功法外,筑基期黑衣人储物袋内还有一根玉简是记载一些二阶法术修行之法,其中就包括“御剑术”、“摄魂术”等常用二阶法术。

    这些法术修行之法,倒是没有再刻意使用密语来替代,因为它们珍贵程度并不算高,其他筑基修士想要买到正版的都不难。

    另外各种基础功法,王诚也找到了七八本,其中有几种和青云门所收藏的基础功法重合,但也有三种是青云门没有收录的,其中甚至包括一种水木双属性同修功法《春水诀》。

    “这两个家伙身上带着这么多灵石,却没有其它什么值钱的杂物,甚至是连妖兽材料和普通灵草灵药都没有,看来是将其它东西都换成灵石了啊!”

    王诚检查完所有战利品,面上已经没有了先前看到那么多灵石的兴奋激动之色。

    先前看到那么多灵石的时候,他还以为这次要暴富了。

    可是现在算起来的话,这两个黑衣人的身家,相对于他们的修为身份而言,也是普普通通,并不算多么丰厚。

    “应该是这样了,如果所料不错的话,这两人之所以这么大胆的在坊市外面趁夜劫杀外出修士,估计是为了帮那个筑基修士筹集灵石购买二阶灵器!”

    徐金凤也是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如果是为了购买二阶灵器,那身上带着这么多灵石,也的确是说得通了!”

    王诚略一沉吟,便点头认同了徐金凤的推测。

    二阶灵器可是不便宜,哪怕是二阶下品灵器,也是至少三万下品灵石起步。

    一般修真者如果不是天赋超绝,又没有什么大背景,没有长辈资助,哪怕是出身门派,筑基后想要获得自己人生中第一件灵器,也要耗时二三十年才有可能做到。

    若是那筑基修为黑衣人当时有二阶灵器在手,王诚和徐金凤恐怕加起来都在他手中走不过十招。

    “现在咱们来看看这次的收获,一共是一阶极品飞剑一柄,一阶上品攻击法器两件,一阶中品飞行法器一件,破损的一阶上品防御内甲一件,一件下品飞行法器一件,还有一个一阶上品储物袋,三个一阶中品储物袋,灵石总计是一万八千六百三十七块下品灵石!”

    “再说说咱们的损失,徐长老这次用掉了一张二阶中品【火蛟符】,自身所用的一阶上品攻击法器和一阶中品防御法器也损毁了,而王某也接连折损了【赤炎剑】和【金霞伞】两件一阶上品法器!”

    王诚扳着手指,一项一项做起了战后盘点工作。

    按照修真界的规矩,结伴作战的情况下,获胜之后分配战利品的时候,在战利品价值超出己方损失的情况下,是优先补足己方损失,然后再分配剩余战利品。

    所以王诚这时候清点战利品,也要把己方二人的损失计算在内。

    此时他做完盘点统计工作,便将目光望向了徐金凤。

    “妾身没有意见。”徐金凤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继续。

    王诚见此,当即就继续说起了自己的分配方法。

    “法器方面,王某已经有了【青云剑】,那柄一阶极品飞剑正好就给徐长老你了,此物应该足以抵得上徐长老你这次损失,而王某拿走一件一阶中品飞行法器,一件一阶上品攻击法器,再搭上这件残破的一阶上品防御内甲,也差不多够补足两件法器的损失了。”

    “那么这些剩下的东西,灵石咱们可以平分,那个一阶上品储物袋就分给徐长老你了,王某再拿一件一阶上品攻击法器,剩下的三个储物袋和那件一阶下品飞行法器,就充入宗门宝库吧!”

    王诚说到此处,目光望向徐金凤问道:“王某这样划分战利品,徐长老你觉得如何?”

    “妾身没有意见,掌门的划分很公平,就这样办吧!”

    徐金凤微微摇头,直接就赞同了王诚的划分。

    于是,二人当即如王诚所言一样,均分了灵石和各件法器,至于其它杂物,都默认由王诚收着,回头存入宗门宝库。

    这样分好法器后,二人也没有急着赶路,都是加紧祭炼起了新到手的法器。

    王诚所得到的两件一阶上品攻击法器,他只祭炼了其中一件青铜短棍法器。

    以他的修为,同时操控两件攻击法器已经不容易了,多了也发挥不出威力来。

    这件青铜短棍法器原名叫什么他也不清楚,便依据此物能够释放出重重棍影攻敌而取名【千影棍】。

    论威力,【千影棍】当然是不如王诚损毁掉的【赤炎剑】,但是也算一件精品法器了。

    王诚只是可惜自己那件刚到手不久的【金霞伞】法器,此物花了他两千五百下品灵石,却是第一次使用就被毁了,导致他现在又没有防御法器可用了。

    不仅是他,徐金凤也同样如此。

    他好歹还有那件从黑衣人身上剥下来的残破防御内甲可以用一用,徐金凤就真的是一件防御法器都没有。

    于是在炼化了法器之后,王诚便提议回一趟火猿岭坊市,购买两件防御法器祭炼了再返回青云门。

    “还是不用了,如果这时候进入坊市,妾身这身上的伤势,可是无法瞒过一些同阶修士,到时候出了坊市,麻烦只会更大!”

    徐金凤略一沉吟,便摇头拒绝了王诚的提议,理由也很是中肯。

    王诚听到她这话后,也是面色微变,没有再提此事。

    这样两人又休息了一夜,便在第二日天明后正式出发了。

    用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王诚二人便抵达了此前安置【巽风雕】和【乌云鹫】两只灵宠的山谷。

    四个多月时间不见,两只灵宠变化都是不小,其中王诚的【巽风雕】不但正式迈入了一阶中品妖兽行列,还长大到了足以承载他飞行的地步。

    而徐金凤那只【乌云鹫】也正式成为了一阶下品妖兽。

    只不过四个多月不见,两只灵宠在外面野惯了,刚见到主人的时候,都是有些生疏,甚至是抗拒“通灵术”的交流。

    但王诚对此也是早有准备,当即就取出了冻在玉盒内的【银角雷蟒】肉丝丢向了两只灵宠。

    二阶蛇肉的滋味,很快就让两只灵宠又对主人亲近了起来。

    到了第二日,王诚便骑上【巽风雕】的雕背,体验了一番御雕而行的快感。

    背负一个人的情况下,【巽风雕】的飞行速度会锐减许多,而且也无法再像独自飞翔之时那样,可以持续飞行一天都不需要降落休息,差不多飞行三个时辰就要停下来休息三四个时辰才能恢复。

    但即便是如此,【巽风雕】在全速爆发的情况下,短时间飞行速度依旧是远远超过了御使一阶中品飞行法器的徐金凤。

    只不过这种全速爆发无法持久,以【巽风雕】小青现在的力量,背负着王诚的情况下,只能飞出五六十里便会力竭。

    可就算是这样,也非常厉害了,有时候完全可以当做王诚的一个强力保命手段。

    有着徐金凤这位筑基期修士在,加上又有两只灵宠预警侦察,接下来的回程之路,也是一路顺利,只用了差不多两个月时间,二人便平安回到了青云门。

    而他们这一去一回,又是八个月时间过去了。

    这八个月时间里,林远山等青云门修士,虽然已经没有了上次那样忧心如焚,却也可以说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盼着王诚二人早些回来。

    大家都知道这次王诚二人出去,对于青云门的意义有多重要。

    只要王诚二人成功买到辅助筑基的灵丹回来,青云门便很可能要诞生第一位筑基修士了。

    因此当王诚二人真的回来后,当看见以筑基期修士身份回来的徐金凤后,整个青云门都前所未有热闹了起来。

    “徐长老还有伤在身,此时不宜饮酒作乐,这筑基庆典,就等她伤好之后再办好了。”

    “关于我们这次出去的经历,以及各位同门想要知道的事情,王某会如实详细告诉各位同门。”

    青云峰上,面对着喜形于色,笑容满面的各位师兄师姐和师妹,王诚虽然不忍扫兴,却还是不得不把徐金凤有伤在身的事情说了出来。

    而听到他这话后,众人果然是一下冷静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