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青云仙途 > 章节目录 第六章:掌门心计!【求收藏】

章节目录 第六章:掌门心计!【求收藏】

 热门推荐:
    法力注入青色玉书后,王诚就看见玉书表面的金色灵纹迅速变淡消失。

    那种感觉,就好像钥匙插进锁孔扭动过后,锁芯在迅速打开。

    不同的是,现在打开青色玉书的钥匙,是他的法力。

    一会儿后,金色灵纹完全散去,玉书表面忽然青光闪动,一下涌出大量青色文字投射到王诚前面虚空中,那篇文字,赫然便是他所修行的青云门奠基功法《青云诀》。

    “怎么是《青云诀》?师尊不是说注入法力后,会获得青云门的秘法么?”

    王诚有看着虚空中那篇文字,虽然对于这种虚空投影的手段颇为好奇,但心中却是充满了失望之意。

    《青云诀》无疑是一部很好的奠基功法,远比市面上可以买到的大路货色功法强出许多,但此功法对于修行者的资质要求似乎也很特殊。

    青云子收的六个弟子里面,就只有王诚和小师妹余诗音能够修成这部功法。

    而余诗音按照青云子的说法,资质应该也不是和《青云诀》十分契合,所以才会入门七年了,依旧还停留在练气期一层修为上面。

    若非青云子手中其它的功法都给余诗音试过,并且证明都不合适,恐怕早就让其改修其它功法了。

    我想要的不是这些!

    王诚失望的抽开手掌,断掉了法力供给,然后那投影在虚空中的文字,迅速化作一片青光消散了。

    然后王诚看了看又再次布满金色灵纹的青色玉书,想了想后,又把手伸过去,重新注入了法力。

    宛如先前一样的情况再度重现,不同的是,这次投影到虚空的文字,终于不再是《青云诀》这门奠基功法了,而是一道稀有法术“八面青空斩”的修行之法。

    这“八面青空斩”练气期便可以修行,但是只有修行了《青云诀》的修士可以修行,施展出来后,可以一次释放出八道锋利无比的青色风刃伤敌,每一道青色风刃威力,都堪比一阶上品法术,乃是极为特殊的一阶极品法术!

    一阶极品法术的传说,王诚也只听到师尊青云子偶然提起过,据说只有那些大势力之中,才会有这种法术收藏,而且不是一般弟子能够接触修行的。

    此时得到这样一道强大法术传承,他如何能不欣喜若狂,连忙用心阅读完“八面青空斩”的修行之法,将之熟记于心,然后才散去法力,抽回了手掌。

    这时候他法力还有近半,本想再次试试看能否得到更多秘法。

    但手掌伸过去后,他又停住了。

    只见他忽然收回手掌,自言自语道:“算了,贪多嚼不烂,过犹不及,我先将这次得到的法术记好学会了,再尝试也不迟,而且这天也要亮了。”

    天要亮了,意味着他昨日和大师兄林远山未尽的谈话,该继续将之谈完了。

    王诚收好青色玉书,取来纸笔将先前记好的“八面青空斩”修行之法默写出来,收进储物袋中,以免自己以后忘记。

    等他做完这些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掌门师兄早,小妹今早煲了灵梨羹,师兄尝尝看是否合口味。”

    王诚走出自己的小院来到山上道观,迎面便见到小师妹余诗音提着篮子坐在道观前台阶上怔怔出神,直到看见他来后,才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的从篮子里取出一盅梨汤递向了他。

    王诚接过汤盅打开,只见里面切成小碎片的灵梨肉已经被煮至褐色,仔细看还能看见梨肉边角一些被剃掉的烂肉缺口。

    他顿时知道,这是那天小师妹余诗音捡回来的那篮子灵梨所煲。

    而哪怕是蕴含灵气的灵梨,在破皮情况下放了七日后,也肯定是开始烂了。

    一般修真者哪怕再是囊中羞涩,也不会愿意吃这种烂梨。

    倒不是怕吃了后得病,而是拉不下那个面子。

    不过王诚知道,小师妹余诗音在被师尊青云子救回来之前,是一个女乞丐所生的小乞丐,从小就只能吃那些烂菜烂果,所以从小就特别的节省懂事。

    那篮子烂梨换做别的修真者早就扔掉了,可余诗音肯定不会舍得扔掉,只会想办法让它变得能吃下去。

    所以他此时端着汤盅,只是稍一迟疑,便将之一口喝了下去,然后将汤盅递回给余诗音,微笑着说道:“小师妹有心了,汤很甜,很好喝。”

    余诗音听到他这话,小脸上顿时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原本因为师尊青云子逝世而积累的悲伤郁结之气,也因此消散了不少。

    只见她笑着说道:“掌门师兄喜欢喝就好,若是不够的话,小妹这里还有。”

    “你那剩下的汤,还是留给其他师兄师姐吧。”

    王诚笑着摆了摆手,然后略一沉吟,便轻声问道:“小师妹你来得早,可曾看见大师兄了?”

    听到他问起这个,余诗音面色顿时微微一变,不由小声说道:“大师兄和郭师姐昨夜似乎发生了一些争吵,今早郭师姐很早就来师尊面前跪着了,大师兄则是照常去了东边旭日崖上修行!”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见里面见见二师姐。”

    王诚应了一声,便抬步走进了道观内。

    只见道观里面,二师姐郭云凤正跪在师尊青云子的冰棺前面,默诵着《度人经》上用来超度逝者的经文。

    王诚见此,先是走到师尊的冰棺前叩拜了三下,然后起身对着地上跪着的二师姐说道:“听说二师姐昨晚和大师兄吵架了。”

    “掌门师弟是听小师妹说的吧,师姐我很惭愧,没想到你师兄他竟然会这样做,我没法说服他放弃那种想法,只能来师尊面前替他请罪,希望师尊在天有灵,能够宽恕原谅他!”

    郭云凤眼神惭愧的抬头望了一眼王诚,低声回答了他的问话,然后又低下脑袋,默默垂泪了起来。

    王诚听到她这话后,顿时轻声安慰道:“二师姐其实也不要怪大师兄,原本身为师尊门下大弟子,又跟随师尊最久,他的确是比小弟更有资格继承师尊衣钵,成为青云门的新任掌门。”

    “而且那块【开宗令】,也是师尊和大师兄一起抢回来的,大师兄他肯定也出了不小力气。”

    他说到此处,不禁笑了笑道:“如果换成小弟是大师兄,恐怕也会心中感到不平,不想见到重新看着长大的师弟,年纪可以当自己儿子的师弟,一下夺了自己的位置爬上来指挥命令自己。”

    “五师弟你……你真是这样想的?你不怪你大师兄?”

    郭云凤猛地抬起头来,泪水满面的望着王诚颤声说道,眼中满是惊讶和惊喜之色。

    王诚微微一笑道:“昨日的时候,的确是有些怪他,怪他不给我面子,怪他对师尊忘恩负义。”

    说完不等郭云凤面色大变为林远山辩解,又继续说道:“不过后来想了一夜,也想明白了,以大师兄对师门的贡献,除非他强行杀了我抢夺【开宗令】,不然我现在还真没有怪他的资格!”

    郭云凤听到这里,顿时神色焦急的连忙挥手叫道:“不会的,林郎他只是心中不服气师尊的做法,却绝对不至于残害同门的,这点我可以用性命担保!”

    说完似乎怕王诚不相信一样,她又咬了咬牙,颤声说道:“他,他若是敢那样做,我就死在他面前!”

    “不至于此,不至于此,师姐您别想太多,我也相信大师兄绝对不是那种人。”

    王诚连忙伸手扶住这位师姐,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师姐您先起来吧,大师兄应该快要过来了,让他看见你现在这幅样子,恐怕又要怪我多嘴了。”

    事实上,林远山已经来了。

    他在外面听到王诚和郭云凤说话声后,就刻意停留下来多听了几句。

    这时候王诚话语说完,他就也不掩饰的抬步走进道观内,直接对着王诚说道:“王师弟你刚才的话师兄我都听到了,我也很欣慰你能理解师兄我的难处,你且放心好了,师兄我做人做事向来是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哪怕最后你失败了,又不肯把掌门之位传给我,我也只会自己去另立门户,绝对不会害你性命抢夺【开宗令】的!”

    说完他同样不等王诚回应,便走到师尊青云子的冰棺前叩了三个响头,郑重立誓道:“师尊在上,弟子林远山在此发誓,今日对王师弟所言绝对句句属实,异日若敢违背,便让我死无全尸,魂飞魄散!”

    王诚见此,也是微微动容,当即说道:“那我也请大师兄放心,如果我王诚真的无法做好一个掌门,这掌门之位我绝对不会留恋,同样在此请师尊做个见证!”

    林远山闻言,当即站起身来朝他微微一点头道:“我相信王师弟的话,那么咱们现在就说说接下来重建青云门该要做的事情吧,咱们可以准备的时间其实已经并不多了。”

    “正要和大师兄说起此事,昨夜师弟彻夜思索,也对此事有了一些想法,正想请大师兄指教。”

    王诚眼中精光一闪,面带笑容的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