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八章 互相试探

 热门推荐:
    【玖:前阵子我趁着道首沉睡,偷偷返回地宗办事,结果遭了埋伏。一路逃到大奉京城才保住性命,为了躲避追杀,将被封禁的镜子赠予了....陈近南小兄弟。】

    你这不但说出了我的性别,还暗示了我的年龄....许七安有些生气,他本来可以在天地会里扮一扮人妖,或者高人。

    【玖:随后,得到了陈近南小兄弟的帮助,击杀了紫莲,避过此劫。】

    【贰:叁号,哪个衙门混的呀。】

    你这相当于是网友问地址啊,我会告诉你才有鬼呢....许七安灵光一闪,模仿起许二郎的语气:

    【叁:衙门?京城衙门不过是一群尸位素餐的家伙罢了。】

    叁号似乎对衙门非常不屑,语气有点狂傲。京城官方势力就那么几个,首先排除人宗,金莲道长不会与人宗合作。

    打更人不会这么形容京城衙门,是司天监还是云鹿书院?

    这语气,与儒家那群自诩“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读书人很像。

    镜子前的贰号和陆号同时做出猜想。

    【贰:壹号也在京城,没准你俩认识呢。壹号,我知道你在镜子前看着,今儿的事有听说吗。】

    【壹:内城桂月楼死了个江湖客,东城外六十里,一座山丘被未知手段洞穿。】

    停顿了一下,壹号接着发了信息:

    【贰号,云州的匪患平息了吗。】

    有点意思!

    许七安眉梢一挑。

    他嗅到了一股宫斗剧的味道。

    贰号拉壹号下水,同时向他传递一个信息:壹号和你都在京城。

    这明显是在针对壹号啊,理由很简单,经过刚才的聊天,大家都知道叁号是京城人。

    但作为叁号的自己,并不知道其他人的信息。贰号可以不透露这个的。

    而壹号立刻以牙还牙,大大方方的抛出消息,彰显自己能渠道,给许七安打一个预防针,同时对贰号做出反击。

    贰号是在云州....匪患....她也是衙门中人?

    云州年年闹匪患,被其他各州人士戏称为:匪州。

    许七安浮想联翩时,陆号和贰号也在咀嚼壹号给出的情报。

    东城六十里,一座山丘被洞穿.....信息太少,无法判断什么修行体系,但可以确定是高品强者。

    【贰:怎么可能平息,大奉的皇帝就是个没脑子的猴子,成日想着修仙,不知人间疾苦。】

    这话听起来....贰号应该不是吃朝廷俸禄的....许七安猜测。

    【贰:往年不提,单是今年,我查阅了云州各府各县的户籍,到处查访,粗略估算,至少有六万百姓出逃,当了流民,或落草为寇。】

    流民就是没有田地的人,是负担不起赋税、弃田出逃的百姓。

    田没了,人还得活着,有的乞讨、做工,有的直接落草为寇,劫掠良民,形成一种恶性循环。

    贰号继续说着:“我剿灭了十几股山匪,发现他们背后隐藏着更深的势力。”

    【壹:有眉目了吗。】

    【贰:没有....对了,近来京城局势如何?】

    许七安没等壹号回答,抢先输入信息:【叁:周侍郎落马,政斗开始了。不过周侍郎的倒台颇有些荒诞不羁,起因是独子色令智昏,企图玷污威武侯的二女儿。】

    他这番话既是向贰号传递信息;向众人彰显自己的水准,同时也在试探壹号。

    有资格参与朝堂斗争的人都知道,周侍郎真正倒台的原因是税银案。

    令他失望的是,壹号并没有纠正。

    【壹:金莲道长,我为你打探过了,云鹿书院亚圣学宫被封禁的确切时间是甲子日。当日在云鹿书院的外人里,除了长公主外,还有一个叫许七安的胥吏。】

    “!!!”

    许七安心头跳了一下,有种被人肉,地址在网上公开的惊慌感。

    这壹号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查甲子日那天的事....许七安想起来了,甲子日那天,二郎带着他游览云鹿书院,一时兴起,他在石碑上写了横渠四句。

    造成亚圣殿清气冲霄异象。

    同时,他很好奇金莲道长为什么在意云鹿书院的变化。

    按理说,这是国子监的读书人才关心的事儿,和你一个地宗的道士有什么关系?

    【壹:不过,那位胥吏平平无奇,除了诗才不错,本身只是炼精境而已,不是云鹿书院的学生,更不是读书人。】

    【玖:嗯,我知道了。】

    【叁:道长为何在意云鹿书院的变故?】许七安出言试探。

    【玖:我想知道程亚圣的石碑有没有裂。】

    【叁:这很重要?】

    【玖:相当重要。】

    它裂开了....许七安没有告诉金莲道长,即使要说,也不是现在。

    【叁:有件事想请教诸位。】

    【贰:你说。】

    【叁:炼金术师是否是司天监独有?】

    许七安这句话,几乎是排除了他司天监弟子的身份。

    众人愈发肯定他是云鹿书院的读书人,是某位深受学院长辈重视的学子,不然也请不来高品强者击杀紫莲道士。

    而这,正是许七安想要的。

    你们觉得我是云鹿书院的学子,其实我是打更人,将来你们察觉到我可能是打更人,又会发现我真的是云鹿书院的学子,或者,你们还会发现我是司天监炼金术师们的人生导师。

    【陆:这个问题来我回答吧,六百年前,是没有术士体系的。大奉开国之后,司天监才出现了术士。】

    门派历史短暂,没有开枝散叶,也就是说,除了司天监,野生的炼金术师几乎没有....应该还是有的,只是很少,要不然我掏出一本蓝皮书来,炼金术师们就该奇怪了。

    难怪炼金术师们对我的化学理论知识如此渴求,他们明明都很强大。

    因为历史短,所以没有形成一套全面的理论基础课程?

    另外,税银案幕后的炼金术师,到底是谁?

    税银案里的一件疑点,始终让刑侦老手许七安耿耿于怀。

    司天监对本案中涉及的炼金术师,似乎采取一种消极的态度,不闻不问。

    这点很不科学。

    不管是褚采薇、宋卿,还是其他白衣,都没有在他面前提及过此事。

    【陆:叁号,按照规矩,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许七安这才发现,壹号和贰号的对话是一问一答,刚才是自己横插一杠,替壹号回答了京城朝堂近况。

    【叁:你问。】

    【陆:儒家二品叫什么?】

    这又是一个试探,对我身份的试探....试探的不是我是不是云鹿书院学子,而是在试探我的社会地位。

    寻常的儒家学子并不知道儒家二品叫什么,当时那位钱钟大儒的生平事迹碑中,也没有详细说清楚他的境界,是许新年解说后,许七安才知道的。

    二郎之所以知道,因为他是大儒张慎看重的学生,是秋闱高中的举人。

    这在云鹿书院学子里,已经是精英层次。

    倘若我不是云鹿书院的学子,这个试探同样有效。非儒家学子,也知道二品的话,社会地位只会更高。

    要是我回答不出来,大概会被这群家伙嫌弃层次不够吧。

    许七安以指代笔,写道:

    【叁:儒家二品叫大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