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镇国剑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二章 镇国剑

 热门推荐:
    “血丹!”

    青色巨人望着城内天空,望着那一团巨大的血球,眼里闪烁着贪恋之色。

    以数十万人口的生命精华炼制的血丹,对于强化自身的武夫来说,是冲关的大补药,即使无法冲关,也能让实力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这枚血丹得到手,他就有把握在一甲子内晋升二品。而如果血丹被镇北王得到,对于蛮子来说,意味着边境多了一位二品武夫。

    已经不是眼中钉肉中刺,而是致命的威胁。

    山海关战役后,蛮族的二品高手陨落,中高层强者也损失惨重。北方妖族亦然,原本有两位三品,而今只剩一条烛九。

    北方妖族和蛮族联盟,急需一位二品高手的诞生。

    “来的恰当好处,镇北王,你这血丹是专门为我做的嫁衣吧。”吉利知古大笑道。

    “你没这命。”镇北王嗤之以鼻。

    两人说话的同时,刀刃不停碰撞,每一次短兵相接,半空都宛如惊雷炸响,冲击波连绵不绝,让城墙上的士兵、城下的骑兵误以为自身海啸之中。

    稍有不慎就会死于三品强者交战的余波中。

    “破城!”

    吉利知古咆哮一声,两丈高的青色身躯跃起,地面“轰”一声,坍塌出直径数十米的深坑。

    空中的青色巨人把堪比门板的巨剑高举过头顶,“嗤”,巨剑激射出数十丈长的刀剑,霍然斩下。

    这道擎天剑罡宛如开天辟地,它斩落的瞬间,城墙上的士卒,城墙下的蛮族骑兵,双腿战战兢兢,失去了战斗力,能站稳便已是豪杰。

    这是对力量的畏惧,最原始的畏惧。

    墙体发出“砰”一声,碎石激射,迸开一道始于城头,终于城下的裂缝。

    “给我破!”

    吉利知古大吼一声。

    剑罡气息再强几分。

    轰隆隆........城墙再也支撑不住,出现小规模的坍塌。不幸身在那一段的士卒,惨叫着坠落,被碎石埋葬。

    “杀进去,夺血丹!”

    蛮族骑兵们士气大振。

    城头的士兵搬起准备好的檑木、巨石、箭矢,居高临下的攻击,阻扰蛮族冲击裂口。

    另一边,赤红色巨蟒见到血丹在天空凝聚,瞬间发狂,独眼射出一道道金光,冲击城墙法阵,打的墙体不断崩裂。妖族大军却陷入了困境,它们不但要面对来自城墙的攻击,还得面对死去同伴突然挺尸,痛击队友的操作。

    “真狠啊,为了这枚血丹,屠杀整座楚州城。镇北王比我狠多了,我不敢这么干,我北方妖族数量有限,舍不得。”

    巨蟒口吐人言,发出嗡嗡的冷笑声。它似乎并不着急,保留着战力,持续轰击城墙法阵,与暗中的巫师纠缠。

    ............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中,那团血球没有继续扩大,反而在浓缩,体积越来越小,血光却愈发浓郁。

    一股股强横的元气从中溢散。

    “咕噜......”杨砚吞了吞唾沫,仰着头,只觉得那是世间最诱人的东西。

    陈捕头等一群习武之人同样如此,眼巴巴的抬头看着。

    反而是普通人的大理寺丞和两位御史,没有任何异样,但他们警惕的后退了几步,因为杨砚等人此时的表情,就像寒风里的饿狼,那垂涎欲滴的眼神,那透着狰狞和渴望的脸色.........

    杨砚心里涌起无法自控的渴望,渴望得到血丹,渴望吞服他。

    他正要付诸行动,忽见几道人影腾空而起,不顾一切的扑向血丹。

    他们身影刚一靠近,便迅速化作枯骨,精血被血丹吞噬。

    ........杨砚如梦初醒,浑身一颤,明白这不是他能谋夺的东西,贸然靠近,只会招致无法挽回的后果。

    “别看,低下头。”杨砚吼道。

    身影宛如雷霆,炸在使团一众武者耳边。

    陈捕头等人霍然惊醒,低下头,不敢再看。

    就在这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回荡在楚州城每个角落,声音带着强烈的魅惑,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意,渴望去寻找它的源头。

    不管是守城的士兵,还是攻城的蛮族,亦或者城中活着的江湖人士,但凡是男性,统统抬头,看向天空。

    一道缥缈的人影从天界走入凡间,她美则美矣,魅惑却更胜一筹。风抚动她的秀发,撩起她的衣裙,飘飘欲仙。

    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子,一步步踏入凡间。

    世上竟有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男人们心里不约而同的浮现这个念头。

    白衣飘飘的仙子踏空而来,声音娇媚软濡,具备魅惑,如同情人在耳边低语,却传遍所有人耳畔:“多谢镇北王为本国主做的嫁衣。”

    “抢的好,哈哈哈,镇北王,你以为我要破城吗,我只是在逗你玩儿。”

    吉利知古挥舞着巨剑,像打苍蝇似的攻击镇北王,后者同样不让分毫,明明显得非常渺小,却爆发出可怕的怪力,正面硬刚,不输青色巨人分毫。

    “真是个美人啊,如果能抢回部落当夫人就好了。”吉利知古一边与镇北王激斗,缠住他,一边眯着眼望着城中美若天仙的女子,看着她坐收渔翁之利,嘿然道:

    “你一介武夫如何瞒过我等?早知道你有帮手,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邀请了万妖国的国主,嘿,你这城墙可防不住九尾天狐。夺走你的血丹,我,她,还有烛九平分血丹。”

    “是吗?”

    镇北王嗤笑道:“那你为什么不想想,城中大阵是谁画的?”

    北城方向,双目赤红,受巫师操纵的大奉士卒、妖兵突然僵住,仿佛提线木偶失去主人。

    “想走?”

    烛九见状,额头竖眼骤然射出一道乌光,这道乌光并没有实质性的杀伤力,因此穿透了城墙法阵,打在城中某处虚空。

    那里一道身影从隐匿状态跌出,裹着黑袍戴着兜帽。

    他没有遭受伤害,但被乌光一照,便浑身僵凝,如坠冰窖,思维和行动变的缓慢。

    这让黑袍巫师没能及时阻止白裙女子摘取胜利果实。

    ............

    云海之上。

    白衣飘飘的人影站在云端,俯瞰下方的楚州城,他面容模糊,身影仿佛于周遭云雾合二为一。

    站在那里不动,很容易被人忽略,他的存在感和容貌一样,模糊,低调,似乎不在这个世界。

    “屠城之后,将魂魄封回躯壳之内,以秘法维持肉体生机,而后以整个楚州城为丹炉,以生灵精血和魂魄为料,大丹炼成之前,一切如常。以巫神教秘术干扰天机,以城中大阵维续气数。好一招瞒天过海之术,好一个灵慧境巫师。”

    整个城就像一个丹炉,蕴含三十八万人精血的“灵丹”炼了整整一个月,终于接近成功。

    术士是炼丹的行家,如这般旷世大丹,炼一个月并不奇怪。

    见到城中异象的瞬间,本就擅长谋算的术士,立刻明白前因后果。

    镇北王和巫神教勾结,后者助其炼化精血,瞒天过海。

    镇北王的目的很明确,吞噬精血,把修为推到三品大圆满,而后夺去王妃灵蕴,晋级二品。那么,巫神教谋划的是什么?

    “是烛九啊.......”白衣术士恍然道。

    大奉与巫神教有历史宿怨,但因为东北各国以人族为主,且东北物产丰富,既能狩猎,又能耕种。

    虽然因为人口增长问题,有一定的侵略野心,但总体还是偏向安居乐业。

    大奉亦是如此,所以等闲不会开战,边关摩擦不断,大规模战争却没有。

    反观与东北疆域接壤的北方妖族,具备极强的侵略性,以及嗜好吞食人族,经常入侵边关,侵略城镇。

    “助镇北王晋升二品,而后结盟,双方联军北上杀烛九。不过现在它自己来了........”

    白衣术士忽然皱眉:“不对,这阵法非巫神教所为。”

    ..........

    白裙女子伸出手,探向血丹,就要摘取胜利果实之际,异变突生。

    下方,一朵笼罩数十里范围的黑色莲花浮现,继而徐徐绽放。莲花流淌着黑色粘稠的液体,每一朵花瓣都象征着堕落和邪恶。

    白裙女子身子一僵,指尖沾染了一层墨色,并迅速蔓延,白嫩的藕臂染上漆黑丑陋的颜色,她双眸不受控制的变红。

    顷刻间从飘飘欲仙的谪仙子,变成了丑陋邪异的魔女。

    白裙女子身后,一条蓬松巨大的狐尾冒出,接着第二条,第三条,第四条........每一条狐尾出现,漆黑就褪去一分,九尾具现后,她把所有的堕落都排除体内。

    九条狐尾宛如孔雀开屏,在她身后缓缓抚动。

    黑色莲花中央,黑色黏稠的液体聚拢,形成一道人形,这道人影由漆黑粘液组成,双眼透着阴邪之色,充斥着恶意和堕落。

    白裙女子眯着眼,盯着漆黑人形,诧异道:“你是地宗道首金莲?”

    漆黑人形淡淡道:“我是黑莲。”

    白裙女子啧啧道:“没想到,你最终还是入魔了。”

    黑莲冷笑道:“种善因无善果,这世间黑暗永存,人性本恶。我只是顺应天时,应运而生。”

    白裙女子站在云端,缓缓摆动九条狐尾,掩嘴轻笑:“天宗道首若是听了你这番话,恐怕要先与你论道一番。”

    黑莲冷哼道:“我已攫取世间最大的恶,于魔道更进一步,迟早有一天会统一道门,唯我独尊。”

    白裙女子冷哼一声:“区区一道分身,也敢口出狂言。”

    狐狸尾巴一竖,扑击而下,霎时间,宛如天塌了,整座楚州城微微颤抖,房舍摇晃。

    莲花中央,黑色人形一边抬起手,一边反唇相讥:“一条狐狸尾巴,也敢如此猖狂。”

    莲瓣乌光喷涌,散发着腐蚀一切,堕落一切的力量,逆空而上,阻击白裙女子。

    两道力量在空中交击,碰撞。

    冲击波化作狂风,把附近的房舍推到,把砖块和碎木卷上半空,把方圆十里夷为平地。

    两名顶尖高手的对决,制造出如同天灾的景象。

    ..........

    客栈里。

    王妃坐在窗边的梳妆台,愣愣出神。

    那小子清晨离开,如今已是黄昏,她刚才问过客栈里的小二,这里是宾州,位处楚州腹地。

    距离楚州城有三百多里,王妃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判断许七安大概要三四天才能抵达楚州城。

    这会儿还在路上,可她已经开始担忧了。

    “淮王是三品,是大奉武夫眼里的巅峰,许七安可千万别逞强,他要是死了,我.......”

    王妃忽然愣了愣,呆坐半晌,对着镜中的自己强调道:“我以后可就没着落了,毕竟我只是个弱女子,身上也没银子,他要死了,我怎么办?

    “对,就是这样,我是担心自己的未来。”

    最后,她轻叹一声:“要惩罚镇北王啊,但也记得要回来。”

    ..........

    李妙真驾驭飞剑,降临山谷。

    她本想随机抓几个蛮族骑兵,然后把消息透露出去,让他们回部落禀报,简单粗暴的完成情报泄露工作。

    可临近边关后,她惊愕的发现青颜部的骑兵,大举南下,风风火火往楚州城方向而去。

    而她本人,险些被青颜部的首领发现,或许已经被发现,只是对方懒得理会。

    出于谨慎态度,她继续往北飞行,在相隔数十里外的官道上,看见了那条赤红色的巨蟒,它在山中爬动,就如同一条赤红色的路。

    此情此景,李妙真下意识的做了一番推理,花了一刻钟,她推理出一连串的问号,然后就火急火燎的赶回来,向许七安汇报见闻。

    洞窟里,听到动静的申屠百里、李瀚等人奔了出来,一脸警惕,见到李妙真后,如释重负。

    李妙真目光掠过他们,望向洞窟:“许银锣呢?”

    郑布政使从洞窟里走出来,道:“许银锣说他去楚州城查案,让我等再次等待。”

    “........”

    李妙真张了张嘴,表情凝固在脸上。

    大概有个三秒,她眼圈陡然一红,在众人反应过来前,御剑而去。

    臭男人臭男人臭男人..........她咬着银牙,心底没来由的涌起委屈和恐惧。委屈是觉得他又骗了自己,虽然因为一个男人而委屈,这样的心态明显有问题,但她现在没有心情深究。

    恐惧则是害怕再看到云州时的一幕。

    那个浑身插满羽箭,拄着刀,站在尸山上的身影,至今还清晰的烙印在天宗圣女心里。

    查案便查案,不要冲动不要做傻事,她知道许七安的性格,害怕他一如云州那般。

    ..........

    当!

    一刀格开吉利知古的巨剑,镇北王不再恋战,御空冲回城内,扑向那枚愈发凝实,散发诱人气息的血丹。

    甫一接近血丹,北边忽然打来一道金光,笼罩了镇北王。

    他的重甲在金光中消融,他的皮肤通红,呈现灼烧痕迹。但这并不能阻止一位三品武夫前进的脚步。

    镇北王张开手掌,做出抓摄动作,血丹朝他飞射而去。

    白裙女子探出手掌,扭曲的气机凝聚出一只巨大的手掌,从侧面抓向血丹,试图拦截。

    黑色人形双手结印,打出一道污秽邪恶的浊流,腐蚀半透明的巨掌,消融它的气机。

    “呼.......”

    当是时,在镇北王即将得到血丹的刹那,巨剑旋转着飞来,目标不是镇北王,而是成年人拳头大的血丹。

    砰!

    血丹激射出去,嵌入地表,依旧散发静默的血光,不曾损坏。

    比房舍还高的青色巨人缓步走来,伸手一招,将巨剑召回,握在掌中。

    北边,赤红巨蟒爬上城墙,沿着城墙的马道快速游走,凸起的女墙如纸糊般破碎,墙体在它的身躯下不断崩裂,随时都会坍塌。

    楚州城的护城法阵破了。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本就没指望阵法能一直挡住三品强者。

    地宗道首、万妖国新一代国主、大奉镇北王、巫神教神秘高手、蛮族三品强者、妖族赤色巨蟒..........众高手汇聚楚州城,可怕的气息笼罩,让城内存活着的江湖人士战战兢兢,双膝跪地。

    “原来还有帮手啊。”

    青色巨人吉利知古,铜铃大眼扫过敌方阵容,冷哼道:“那巫师看起来不过三品,调兵遣将无人能及,捉对厮杀,还不够我一只手打。至于这个地宗道首,仗着污秽之力无所顾忌,但就像粪坑里蛆,虽然讨厌,却也对我们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烛九震荡口气,发出嘶哑的声音:“巫师精血就是鸡肋,但也聊胜于无。东北巫神教与我妖族有仇,这个三品巫师就由我来解决了。

    “吉利知古,地宗手段诡谲,加之此人入魔,更加难缠,你去对方镇北王,让国主来对付地宗妖道。”

    对于烛九嚣张的口吻,神秘巫师嗤笑一声,缓缓道:“今日宜炼丹,宜刀兵,宜斩烛九。”

    镇北王突然笑了,接着,烛九、吉利知古和白裙女子,就看见他张开没有握兵器的左手,道:“剑!”

    轰隆隆........远处城楼里,一道金色流光呼啸而来,落入镇北王手中。

    这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青铜剑,剑脊烙印着古老的花纹,剑身裹着一层淡金色的,宛如薄膜的光。

    青铜被镇北王握住的刹那,发出欢悦的鸣颤,似乎找到了主人。

    “镇国剑!!”

    吉利知古惊叫一声,眼里闪过实质性的恐惧,以及仇恨。

    “嘶........”

    城墙上的巨蟒高高昂起头颅,却不是做扑击状,而是猛的一缩,像是受了惊吓。

    空中的九尾女子迅速拉升高度,精致绝伦的俏脸无比严肃,凝视着镇北王手里的铜剑。

    镇国剑不是在大奉京城吗,它什么时候秘密送到楚州的..........她精致的眉毛紧皱,眼里的忌惮极浓。

    镇北王一手握刀,一手持剑,笑吟吟的扫视敌方高手,道:“我既决定晋升,又怎么会不做万全之策?

    “你们没发现楚州城也就罢了,本王顺势晋升。而如果楚州城的秘密被你们知晓,也无妨,镇国剑在这里等着你们。

    “而今王妃下落不明,缺了她的灵蕴,就只能从你们中的一位来弥补了。”

    裹黑袍戴兜帽的巫师笑容阴冷:“本尊今日算过一卦,大吉,不然又怎会让本尊留在此处。”

    话音落下,他抬起手,对准城墙上的巨蟒,悠然道:“死!”

    噗噗噗.......

    无鳞巨蟒身躯不断裂开,鲜血横流,染红了墙头。

    到了高品巫师,咒杀术已不需要媒介,可以作为一个百试百灵的攻伐手段。当然,如果有对方的血肉、毛发,咒杀术的威力会更胜一筹。

    无鳞巨蟒吃痛狂吼,血肉炸开的下一瞬间,立刻恢复原状,构不成太大伤害,但疼痛难忍。

    牠在城墙迅速游走,猛的一跃,跃过小半个城区,扑向巫师,过程中,额头竖眼绽放金光。

    黑袍巫师无法躲避迅如闪电的金光,整个人笼罩在金光中,肢体出现消融的征兆。

    巫师不慌不乱,手捏法诀,于虚空中召来一道不够真实的虚影,与之合二为一。与此同时,他周身血气大涨,肌肉撑裂黑袍,化作数丈高的巨人。

    九品血灵:最大程度激发自身潜力,增幅程度视个人修为而论;激发血气,让生命力不输武夫,激发程度视个人修为而论。

    五品祝祭:能召唤天地间徘徊的英灵,或者先祖的英灵,化为己用。

    注:通常只能召集武夫、妖族和自身体系的先祖英魂。

    无法召唤佛门强者的英灵;召唤儒家英灵会被英灵反打一波;不能召唤初代监正英灵,因为会被当代监正抹杀。

    召集道门前辈英灵可以,但会很危险,比如召来一位入魔的地宗道首英灵,或业火缠身的人宗道首英灵,从未成功召唤过天宗道首英灵。

    双方高品强者展开激烈战斗,打的楚州城化作一片废墟。

    谁都没有去夺血丹,但谁都锁定了血丹,无论是谁,强行拾取,会招来所有人的攻击。

    城墙上,一刀劈开青颜部战士的阙永修,对于镇守十多年的楚州城化作废墟,不怒反喜。

    毁掉它。

    楚州城是在蛮子和妖族手里化作废墟的,楚州百姓实在高品强者的战斗里,尸骨无存。所有痕迹都会在这场战斗中埋葬。

    这一切,与我阙永修何干?

    而他,镇守楚州城,与镇北王一同奋勇杀敌,大功一件,名扬天下。

    多方高手大战,余波冲上城头,士兵们稍有不慎,就会死于可怕的冲击波中。

    杨砚率领使团,已经提前一步退到城墙下,试图沿着城墙,从最近的城门口逃离出去。

    ..........

    有了镇国剑这一招奇兵,镇北王占尽上风,以碾压之势在吉利扎古身上留下道道伤痕。时而还能援助巫师,以镇国剑割裂巨蟒身躯。

    “当,噗......”

    镇北王与青色巨人擦身而过,吉利扎古手里的巨剑折断,胸腹出现一道深深的剑痕,隐约可见脏器。

    伤口并没有愈合,淡金色的火焰静静燃烧,摧毁着生机。

    吉利扎古发出痛苦的嘶吼。

    “烛九,这回要栽了,这把镇国剑当年杀了我父亲,今日又要杀我。”

    吉利知古连连后退,愤怒的咆哮。

    “喊什么喊,当年老子麾下那么多精英,不也被这凶器给斩了么。”

    烛九暴怒,庞大的身躯在城中肆虐,恐怖的怪力根本不是巫师能抗衡,但牠知道,这场战争的局面对己方极为不利,甚至可以说陷入绝境。

    “本尊不甘心,本尊还没晋升二品呢,镇北王这黄毛小儿,当年要不是有魏渊在背后给他撑腰,老子早吞他几百次了。”烛九不停咆哮。

    “魏渊?”镇北王冷笑道:

    “一个自废武功的懦夫罢了,当年本王没有起势,与他共事而已。本王需要靠他撑腰?可笑。”

    他突然改变目标,抛弃吉利知古,转而针对烛九,似乎是因为烛九的话惹他不快了。

    这是一场请君入瓮的猎杀,镇北王不但要晋升二品,还要斩去蛮子高手,扬名天下。

    楚州城三十八万百姓是他武道途中的垫脚石,是他登顶绝巅必要的牺牲,他们死得其所。

    “来的好!”

    烛九突然拧回头颅,竖眼爆射出乌光,将镇北王笼罩。

    后者身躯骤然一僵,思维变的缓慢,手脚关节生涩。

    趁着这个机会,白裙女子九条狐尾迎风膨胀,宛如触手,缠住镇国剑,用力拉拽。

    吉利知古狂奔而出,过程中扬起拳头,拧腰摆臂,一拳轰出。

    这一刹那,拳头竟因速度过快,与空气摩擦,表面燃起一层火焰。

    镇北王脑袋挨了一拳,身体宛如炮弹飞出,撞穿房舍,撞入废墟。

    而这时候,出拳的音波和击中镇北王脑袋的“砰”声才“后知后觉”的响起。

    镇国剑飞旋着钉入远处坍塌的一处废墟。

    “呼呼.......”

    吉利扎古剧烈喘息,借机修补身上燃烧淡金火焰的伤口。

    烛九和白裙女子也终于得到了珍贵的喘息时间。

    眼下的处境极为不利,继续争夺血丹的话,必然有人会陨落。可若是就此退去,镇北王吞食血丹后,必然会拎着镇国剑杀上门,夺去吉利扎古或烛九的精血。

    他不会放过晋升二品的良机。

    进退两难。

    镇北王从废墟中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冷笑一声:“镇国剑有灵,非死物,只有我大奉皇室之人能使用。尔等做困兽之斗,不过是拖延死期罢了。”

    说罢,他伸出右手,像是要展现给众人看,喝道:“剑来!”

    吉利知古、烛九和白裙女子,一阵头皮发麻,强如他们,此刻也忍不住泛起无力感。

    这时一只五指修长的手,握住剑柄,将它拔了出来。

    镇北王看着空空荡荡的右手,愕然的扭头,看向远处。

    镇北王冷峻的脸庞,出现了罕见的惊怒和错愕,以及茫然..........他,第一次见到有除皇室之外的人,拔起镇国剑。

    遭受重创的青色巨人先是浑身紧绷,如临大敌,而后发现镇国剑没有回到镇北王手里,他疑惑的转动脖子,带着茫然的目光看了过去。

    巫师和巨蟒双双罢手,前者暴退数里,目光始终在一个方向,在一个地方,镇国剑所在的地方。

    后者昂起头颅,调整蛇躯,金色竖眼忍不住眯了眯,似乎觉得一只眼睛看不清楚。

    莲花中央,黑色人形充满恶意的盯着镇国剑,以及握住它的人。

    唯独白裙女子神色复杂,痴痴的望着那道身影,神色似喜似悲。

    握住镇国剑的,是一个穿着青衣,外貌平平无奇的男人,他拔出镇国剑,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事。

    他的双眼紧盯着镇北王,嘴角缓缓裂开一个似狰狞,似愤怒,似悲恸的笑容。

    “很好,这把剑,我也能用。”

    ............

    ps:这一章写的太累了,我真牛逼。不是故意拖更,首先是字数多,六千字而不是四千字。其次就是内容太难写了,写的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