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围攻

章节目录 第八十三章 围攻

 热门推荐:
    许七安的武器是什么?

    这个问题显然难到在场诸位,至少潜龙城众人短暂的竟答不上来。

    不是情报有疏漏,也不是姬玄等人不知,关于许七安的情报里,很明确的记载了他使用的是一把形式长剑的刀。

    但这把刀是什么刀,并没有人深入研究。

    理由很简单,武夫的战力源于自身,品级越高的武夫,越不需要武器,肉身便是最强的武器。

    更多的时候,兵刃只是一种象征意义。

    很少有人会关注武夫的武器、法器,除非有特殊作用,需要格外警惕。

    比如镇国剑这种让三品武夫都忌惮的顶级神兵;比如浮屠宝塔。

    因此,许七安使的是什么武器,哪怕是姬玄都没有特别研究。

    许元霜目视前方,淡淡道:

    “那是一把暗金色的刀,品质极佳,仅在绝世神兵之下。”

    值得一提,法器的分类是:

    凡器、法器、绝世神兵、法宝。。

    凡器是正常兵器,法器则是拥有特殊能力的武器,除武夫外,各大体系都能温养出法器。但只有术士可以批量炼制法器。

    绝世神兵则是诞生自我意识的法器。

    至于法宝,是由绝世神兵获得某些机缘,产生蜕变而形成的。

    比如大奉的镇国剑,原本属绝世神兵行列,受国运加持六百年,蜕变成了法宝。

    专破武夫肉身。

    姬玄诧异的看着表妹:

    “你了解的倒是很清楚。”

    许元霜觉得他这句话说的阴阳怪气,皱着眉头扭开脸。

    这时,她听见蕉叶老道“咦”了一声,忙又把脸扭过来,投向战场。

    定睛一看,她立刻明白了蕉叶老道的疑惑,只见许七安抛出了手里的刀。

    更离谱的是,那把刀自动脱离刀鞘,仿佛是具备生命的,竟主动迎上从天而降的枪尖。

    暗金色的刀影朝天撩过,与枪尖的那层弧形气界针锋对麦芒般的碰撞。

    砰砰砰........

    围观众人的视线里,清晰的看见,俯冲而下的许元槐,他手里的漆黑长枪,首先枪头炸成碎片,接着枪身一节节炸开。

    这杆据说是由潜龙城那位二品术士亲手炼制,给子嗣防身的法器,就这样毁了。

    而从始至终,许七安都没有动弹过。

    许元槐喉咙里发出凄厉的龙吟,如遭重击,一道道黑色碎光从他体内射出,四下攒射。

    那是四品蛟龙的元神,它被太平刀给打散了。

    彻底的灰飞烟灭。

    而身为“宿主”的许元槐,也因此遭受重创,从半空跌落,嘴角沁出鲜血,经脉火烧火燎。

    太平刀一边“嗡嗡”的鸣颤,一边盘旋游曳,似是在庆祝自己出师大捷,又像是在炫耀、嘲讽。

    刀灵的性格,基本和主人雷同。

    不一样的是,主人已经把骚话转为内心戏,不外露。而刀灵还年轻,容易飘。

    太平刀跨入绝世神兵行列后,受许七安温养,威力突飞猛进,日进千里。

    相比起灵智初生时,它如今已经是一把成熟的刀,能自己对抗敌人了。

    “绝世神兵?”

    许元霜忍不住尖叫出声。

    作为术士,她比任何人都知道绝世神兵的宝贵和罕见。

    可以很确认的说,即使是监正和父亲许平峰,也只能炼制出绝世神兵的“胚胎”,让某件法器拥有成为绝世神兵的基础。

    但能否成为真正的绝世神兵,只能靠机缘,或呕心沥血的温养。

    就如监正的那件法宝天机盘,最初也只是一件寻常法器,监正常用它来推演天机,随身携带,日积月累,才成为绝世神兵。

    再后来,蜕变为法宝。

    浮屠宝塔同样经历了类似的过程。

    绝世神兵........众人微微动容,根本控制不住眼里的贪婪、炽热、渴望和嫉妒。

    武夫不需要武器,这是因为没把绝世神兵算在里面。

    同境界的情况下,谁拥有绝世神兵,谁就意味着胜利。

    见识浅薄的苗有方不识得绝世神兵,但见到一把有自己意识的武器,既新奇又眼馋。

    许元槐脸色铁青,蛟龙魂的溃散,并没有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势,但见到自己蓄力已久的最强一击,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

    不,对方根本没有出手,只是派了一把刀出面,就让自己折戟沉沙。

    对许元槐这样骄傲的少年天才来说,是沉痛的打击,是响亮的耳光。

    “小孩子跑一边玩泥巴去,这不是你能玩耍的地方。”

    许七安召回太平刀,握在手里,然后指向远处的泥浆。

    许元槐本来铁青的脸,瞬间涨的血红,屈辱、愤怒、羞愧........气的脸颊两侧的咀嚼肌都凸起来了。

    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送福利,去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888红包!

    少年人正处在“面子比命重要”的阶段,热血冲脑,愤怒的咆哮一声,两手空空的扑向许七安。

    他奔跑如风,气机撕裂空气,宛如蛮牛一般势不可挡。

    许元槐三步并作两步,蓦地高高跃起,握拳打向许七安。

    啪!

    拳劲撕裂空气。

    这一拳打出了巅峰,打出了精彩。

    许七安微微颔首,表示赞赏,然后探出手臂箍住他的脖颈,将他狠狠掼在地上。

    噗~

    伴随着地面剧烈震动,许元槐嘴里喷出一大口鲜血,后脑受到撞击,意识呈现短暂的眩晕。

    “不识抬举!”

    许七安握住太平刀,刀口对准许元槐的胸口,只需轻轻一送,这小子就会当场身亡。

    “许七安........”

    尖叫声传来,许元霜脸色惶急的疾冲出来,停在两批人的中间位置,她也不说话,就是咬着唇,眼眶里泪水打转,倔强的看着他。

    许七安皱了皱眉,看了她一眼,又低头鲜血染红半张脸,眼睛里全是愤怒和不服气的许元槐。

    他手腕一翻,刀背接连敲碎许元槐的膝盖骨、手肘骨头,然后脚尖轻轻一挑。

    许元槐像只皮球一般,画出一个抛物线,准确的摔在姐姐脚下。

    秀美的少女抿了抿嘴,深深看一眼许七安,弯腰搀扶起弟弟,淡淡道:

    “我们不会在参与此事。”

    说罢,搀着许元槐走向另一侧,与姬玄等人拉开距离,表明心意。

    边走,边看一眼神色黯淡,瞳孔死寂的弟弟,语气里罕见的带着一丝温柔,道:

    “不必泄气,他是连父亲都感到棘手的人物,不如他才合理。

    “不服气的话,就以他为目标前进吧。

    “有这样一个敌人在你前面站着,你才能于武道中勇猛精进。”

    许元槐空洞的眸子动了动,“你也觉得他是敌人吗。”

    许元霜娇艳的红唇轻轻抿了一下,没有回答。

    两人退到远处后,并肩观战。

    许元霜是六品术士,算不上战力,许元槐本身只是五品,同样是锦上添花的人物而已,损失了也不要紧。

    姐弟俩的退出,并不会对姬玄团队和佛门众僧的战力造成太大的折损。

    接下来的龙争虎斗,才是关键。

    许元槐的任务已经达到,他初步试探出许七安的战力,在姐弟俩缓慢退去的空隙里,这个在佛门和潜龙城都算得上中流砥柱的势力,初步制定好对敌计划。

    “净缘大师,你的金刚神功是在场唯一能抵挡绝世神兵锋芒的,所以接下来,得靠你打头阵。

    “净心大师,你带着禅师们在旁掠阵,以戒律辅助我们。

    “白虎,你速度最快,负责骚扰、援救。乞欢丹香,你则负责袭击。于我和红棉负责缠斗。”

    姬玄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安排的井井有条。

    蕉叶老道看在眼里,满脸欣慰,他没有跟错人,姬玄有领袖之能,又懂得隐忍,修行天赋出众。

    这样的人物,只要有机会,便能一飞冲天。

    这次收集龙气的历练,就是潜龙城给的一个机会。

    “道长,你在旁看管住苗有方即可。”

    姬玄侧头看他。

    蕉叶道长笑呵呵道:

    “贫道修为浅薄,就不掺和了,看管一个修为被封的小子,还是能做到的。”

    交流完毕,众人缓缓扭头,望向那威名赫赫的年轻人。

    姬玄察觉到姓许的在观察自己,两人目光交汇。

    这位韬光养晦了十几年的天潢贵胄,缓缓收敛了温和,眼神里流露出真正的锋芒。

    他深吸一口气,一字一句道:

    “迎战!”

    话音落下,一众四品高手齐齐扑向许七安,气势如虹。

    外人目睹这一幕,必然热血沸腾。

    至少远处的苗有方看了,竟升起莫名的、统筹抵抗的共情。

    即使这些人是他的敌人。

    弱者众志成城抵抗强者的行为,本身就容易引人共鸣。

    蹬蹬蹬……

    净缘武僧发足狂奔,造成轻微的地震效果。

    过程中,灿灿金光从他眉心溢出,迅速浸染全身。

    净缘化作金色流光,不管不顾的冲向许七安,一副悍不畏死,放弃防御的姿态。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

    后方的净心双手合十,低声念诵。

    “阿弥陀佛,放下屠刀。”

    他身后的二十多名禅师,同步做出合十动作。

    众僧的力量交汇,磅礴而无形的力量降临,笼罩了许七安。

    乞欢丹香从侧翼掠出,催动本命心蛊,震荡出无形的、针对元神的波动。

    双重影响之下,净缘如愿以偿的贴身许七安,咬牙切齿的一记头锤,砸向对方。

    “当!”

    天下间,骤然爆发出一身洪钟大吕。

    以许七安和净缘为核心,气波四散,化作狂风,卷起一层又一层雪沫。

    净心闷哼一声,踉跄后退,只觉得头晕目眩,险些呕吐。

    许七安巍然不动,金漆覆盖了他的体表,将他化作一尊灿灿金人。

    第二梯队的姬玄、柳红棉、白虎,以及后方的净心,更后方的蕉叶道长,乃至远处观战的许家姐弟,心里都是一沉。

    金刚神功!

    他的修为竟已恢复到能施展金刚神功。

    姬玄喝道:“磨死他!”

    趁着净缘一个头锤撞出的机会,他和柳红棉快速补位,让攻势紧密衔接,不给许七安回气的机会。

    姬玄袖中冲出一把宛如冰块打造的长剑,剑身近乎透明,但散发出淡淡的月华。

    月影剑!

    这把剑原本是姬谦的佩剑,拥有绝世神兵的根基,是法器中的巅峰之作。

    许平峰从许七安手里取回此剑后,赠给了姬玄。

    月影剑的剑尖,爆发出刺目的光团,给人一种似轻似重、无物不破的信念。

    姬玄的四品剑意——剑光所至,无物不破。

    叮!

    这股锋芒毕露的剑势刺在许七安胸口,金漆飞速流逝,灿灿金身黯淡了至少五分,变的不再耀眼。

    姬玄这一剑,足以破开同境界四品武夫的肉身防御。

    但对上许七安的金刚神功,只能磨灭五成防御。

    刺出一剑后,姬玄的最强爆发耗尽,他没有展开连招,而是收剑后撤,因为他知道,不管后续的攻击多凶猛,都不可能超越这全力的一记爆发。

    但是没关系,自有柳红棉的全力爆发做衔接。

    万花楼弃徒柳红棉,从姬玄头顶跃出,裙裾飞扬,秀发舞动,白皙双掌贴在这怪物胸口甲胄上,骤然发力。

    当!

    撞钟般的巨响声里,气波炸开,许七安抛飞出去,金身再次黯淡。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都眼睛一亮。

    “吼!”

    突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白虎伏地,脊椎拉长,白色的兽毛破体而出,鼻子变的宽大,眼睛化作琥珀色,脸庞生出一层又一层兽毛。

    顷刻间化出原形。

    它化作一阵清风,速度超越了在场高手肉眼能捕捉的极限,鬼魅般的“奔”至许七安身前。

    抬起寒光凌厉的爪子,抓向他的胸口。

    它的爪子裹挟着青色的风,将极致的速度转化为极致的速度,这一掌拍下去,他的爪子可能会断。

    但许七安的金刚神功,也有可能被破开,剖出里面的心脏。

    姬玄等人屏住了呼吸。

    许元霜忍不住朝前疾走几步,似乎想看的更清晰。

    许元槐睁大眼睛,死死盯着这一幕。

    就在这时,白虎的瞳孔里,跃出一抹灿灿金光。

    原本已经黯淡失色的金身,突然焕发“生机”,于刹那间恢复巅峰。

    “你们是不是忽略了一件事?”

    许七安嘴角微挑,讥笑道:“我虽不复巅峰,但三品,就是三品。”

    当!

    他硬抗了这一爪,毫发无损,白虎的爪子应声折断。

    许七安手腕翻转,反撩太平,欲斩下白虎的招子。

    净心当即发动戒律:“阿弥陀佛,放下........”

    “吼!”

    回应他的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狮吼,震的众人气血翻涌,两眼发黑。

    许七安以佛门狮子吼,打断了戒律的节奏。

    噗!

    太平刀顺利斩断白虎的前爪,殷红的鲜血喷射,染红了许七安的金身。

    此时此刻,白虎嗅到了死亡的危机,求生的本能超越疼痛,它驾驭狂风,迅速逃离。

    许七安疾奔几步,用力掷出太平刀。

    太平刀自动锁敌,任凭白虎如何折转变向,始终追击着它。

    叮!

    姬玄挥舞月影剑,嗑飞太平刀,柳红棉、净缘等人联袂赶来,护住白虎。

    太平刀见状,不再纠缠,不忿的返回,把自己送到许七安手里。

    许七安握着刀,咧嘴笑道:“热身结束!”

    姬玄、柳红棉、乞欢丹香、净缘、净心、白虎,还有远处的许元槐,心里同时一沉。

    心里没来由的冒出一股寒意。

    “嘿嘿,感觉不太妙啊。”

    苗有方幸灾乐祸道。

    蕉叶老道面沉似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