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惊变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惊变

 热门推荐:
    许七安审视着这位龙气宿主,二十多岁,与自己年纪相仿,皮肤略显粗糙、黝黑,一看就是常年漂泊的游侠。

    五官还算不错,但也不算出挑,最出彩的是一双眼睛,灿灿生辉。

    之前在特色会所时,许七安以麻雀的视角见过他一面,对他的观感还算不错——爱去青楼的男人,都是上辈子折翼的天使。

    其实是那位风尘女子受到牵连时,这个苗有方第一时间考虑的不是自身,而是那女子的安危。

    这在以武犯禁的江湖散人群体中,算是罕见的品质。

    对于龙气宿主的处理,许七安不只是抽取龙气,还得摸清对方的品性。

    若是品性良善之辈,他会选择与对方坦诚布公的说清楚。

    若是为非作歹之徒,则杀之而后快。

    苗有方也在打量许七安,略有些谨慎,因为他脑海里对昨日的战斗场面记忆深刻。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许七安。。

    “姓名、性别、年龄。”

    许七安采用前世的笔录开头三连。

    苗有方明显愣了一下,似是不适应这样的开场方式,摄于这个男人昨日的凶威,他如实回答道:

    “苗有方,男,今年二十有三。”

    回答之前要说“是阿sir”,许七安默默玩梗,道:“哪里人士。”

    “青州黑羊郡苗家镇。”

    “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吗?”许七安问道。

    因为我是天才.........苗有方傲然道:“本大侠游历江湖多年,杀过市井泼皮,杀过为非作歹的一方豪强,也杀过鱼肉百姓的贪官。仇人太多了。”

    作为立志要成为一代大侠,惩奸除恶的人,他路见不平拔刀砍人的次数不少。

    “不过我想并不是这些原因........”

    苗有方撇撇嘴,“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的这些行为,在真正强者眼里属于小打小闹,不可能引起昨日那场震撼人心的战斗。

    “前辈,你就给我个准信儿吧,我还能活吗?如果不能活,您就动手利索些。我虽然杀人不少,但从来不折磨人。”

    “若是能活呢?”许七安反问。

    苗有方露出郑重且诚恳的神色:“您就是我爹。”

    ........有点意思!但是不行,你太丑了,不配当我儿子。

    许七安抓住他的肩膀,“能不能活,取决于你待会儿的表现。”

    在苗有方疑惑的表情里,他纵身一跃。

    两人当即消失在浮屠宝塔第一层,直接传送来到第三层。

    苗有方惊奇的四下打量,这是一处面积极大的空间,但没有第一层宽阔。

    南北边各立一尊金身,西边是一条断臂,东边靠墙摆着一张小塌,塌上盘坐一个老和尚,一个女子。

    那女子容貌平平,怀里窝着一只小小的白狐,见到他们进来,那女子连忙双手合十,摆出虔诚姿态。

    “大师,劳烦以佛法观他。”

    许七安朝老和尚合十,待其颔首,他转头盯着苗有方,问道:

    “可有滥杀无辜?”

    “什么叫滥杀无辜。”

    “不曾犯下死罪之人。”

    “我杀的都是该杀之人。”

    “可有奸淫掳掠?”

    “不屑为之。”

    似乎为了增加说服力,苗有方昂起下巴,一脸骄傲:

    “青楼里什么漂亮姑娘没有?而且还很懂得伺候人,犯不着奸淫掳掠。而我,总能挣到白花花的银子去青楼消费。”

    是个共享单车爱好者........许七安“嗯”了一声,侧头看向老和尚。

    后者点头。

    呼,总算遇到一个品性可以的龙气宿主,这一路走来,都特么遇到的什么人啊!

    许七安道:“你想必很好奇,为什么昨日的那些人对你穷追不舍,包括我为什么把你关押塔内。”

    苗有方好奇依旧,用力点头。

    “其实你的天赋并不好。”许七安开口解释。

    但立刻被苗有方打断,他骄傲的昂起头:

    “虽然你是前辈,我本着求生欲不该反驳,但说我什么都可以,说我没天赋,这个是不能忍的。前辈,我可是镇子里最能打的。”

    你怎么不说自己是这条该最靓的崽,他似乎对自己的天赋很在意..........许七安克制着嘴角的抽动,平静道:

    “你现在的绝大部分成就,都源于一种叫龙气的东西。”

    苗有方一边不服气,一边竖着耳朵专心听。

    “它是当日大奉银锣许七安斩杀昏君时,因种种意外,龙脉溃散形成的一种气运。嗯,大奉银锣许七安惊才绝艳,乃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这个不需要我赘述吧。得到龙气者,会奇遇连连,钱财只是小道,人脉、修行进度等等,都将得到裨益。

    “你自己的情况自己最清楚,是不是从一个多月前,你的运气突然变好了,走到哪里都能结交到朋友,得到对方各式各样的馈赠。

    “修行方面也日进千里,遇到什么难题,总会有人来解决。

    “另外,在赌场十赌九赢,日进斗金。”

    苗有方越听越沉默,他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这位前辈说的都对,全部都吻合。之所以用这位前辈,是因为他看出许银锣没有公开身份的想法。

    一个月前,他从外地游历归家,一不小心就得镇上最漂亮姑娘的青睐,传授他拳法的老师傅,突然就取出一本秘籍赠予他,说自己活不了多久,不愿绝学失传........

    他离开镇子继续游历,奇遇连连,除了被昨日那伙人追杀,几乎没遇到过危机。

    修为还日进千里。

    苗有方试探道:“所以........”

    许七安回答:“龙气一直散落在外的话,王朝坍塌是早晚的事。而若是被外族得到,中原易主也是可以预见的事。因此我要收回龙气。”

    见苗有方一脸挣扎之色,他嘲弄道:

    “怎么,不愿意?你以大侠自居,当知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回应他的是沉默,肤色黝黑的年轻人低着头,脸上挣扎之色愈发明显。

    许久后,他问道:“我已是前辈的瓮中之鳖,龙气自取便是,何必与我说这么多。”

    许七安淡淡道:“你如果是个恶徒,我倒也不必与你浪费口舌。”

    苗有方盯着许七安几秒,又低下头去。

    沉默了十几秒,叹了口气:

    “虽然很不甘心,但我是大侠嘛,大侠就要有大侠的样子。

    “如果龙气真的能救朝廷,如果它真的在我体内,那,那就拿去吧........”

    许七安当即取出地书碎片,镜面对准他,默念口诀。

    苗有方眼里霍然亮起金光,似有龙影闪过,他的头顶冲出一道粗壮的金龙虚影,不情不愿的进入地书碎片。

    苗有方怅然若失。

    他没有看见龙气,但刚才那一瞬间,只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开了。

    这样一来,我就有三条至关重要的东西,只要集齐最后六条,我就完成任务了...........许七安一阵欣喜,短短一个多月,他便收集了三道龙气。

    而且,太平刀的温养也将因为这条新的龙气而加快进程。

    余光瞥见苗有方颓废木然,许七安心情不错的告诫道:

    “真正的强者,内心是坚不可摧的。没有一颗勇敢的心,力量再强,也只能欺负弱小,面对同阶死路一条。”

    苗有方挠了挠头,“我也该知足了,如果没有龙气,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有现在的成就。其实我天赋确实不好,镇上教我练拳的老师傅也说过。

    “师兄弟们都笑话我不自量力,资质平平却想成为一代大侠。十六岁的时候,我离开镇子外出游历,到二十三岁才攒够请炼神境高手帮忙开窍的钱。

    “为了攒这笔钱,我两年没换鞋子,一件袍子缝缝补补穿三年。

    “不久前,突然时来运转,我终于能成为万人敬仰的一代大侠........嘿,书上怎么说来着,对,镜花水月。

    “但不是我的东西,就不是我的。”

    他低着头,灰心丧气,像是一个被打回原形的丑小鸭。

    “我身边正好缺一个跟班。”

    苗有方猛的抬起头,盯着表情冷淡的许七安。

    许七安自顾自道:“当我的跟班,要任劳任怨,做牛做马,不发月俸,但偶尔会教一招半式。”

    苗有方脸色严肃,一字一句道:“爹。”

    .......许七安嘴角一抽。

    ............

    雍州城西南边的秀水镇。

    柳红棉坐在屋脊上,一手抱着膝盖,一手托腮,百无聊赖的望着远处的风景。

    许七安真强啊,不愧是中原最天赋异禀的年轻人.........

    姬玄好像被打的失去斗志了,蕉叶老道的死对他打击竟这么大?明明只是一个修为浅薄的老道士而已.........

    队伍人心散了,我也该另谋出路了........

    唉,要是能勾搭上许银锣便好了,我扭头回剑州万花楼,把萧月奴踢出门派........

    柳红棉思维发散,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

    她收回目光,看向院内的姬玄,少主坐在井沿,从昨晚到现在,他在院子里枯坐了一夜。

    “不过对他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经历了这次挫折,熬过来,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柳红棉“啧啧”两声,她还指望依仗姬玄,反攻万花楼,夺回楼主之位。

    ..........

    苗有方选择留在徐谦身边,当一个默默无闻的跟班。

    默默无闻是他给自己强加的定义,实际上这小子是个话痨,而且自来熟。

    “飞燕女侠,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您是唯一让我敬佩的人。飞燕女侠,您说句话呀。”

    李妙真起先还会礼貌性的回应几句,但发现这家伙说气话来没完没了之后,便不搭理了。

    “楚兄,不是我说你,能在朝为官,何必流落江湖呢。读书人在我们镇子上地位可高了。”

    楚元缜也不爱搭理他,原因是这小子总是批评他任性,明明都考上状元名榜提名,竟然辞职不干,如此任性。

    “李兄,以后我负责给徐前辈端茶送水,你负责给徐前辈洗衣做饭。”

    “与你说过很多次,我不是徐前辈的跟班。”

    “好的,那你负责端茶送水,我负责洗衣做饭。”

    见苗有方和大家初步熟识,许七安带着他们离开浮屠宝塔,用过午膳后,一行人御剑返回雍州。

    目的地是城外的地底大墓。

    洛玉衡很早以前便想来探究一方,当初许七安从地宫出来,返回京城,将此间之事告之洛玉衡。

    根据壁画中人族的穿着推断出大致年代后,她翻遍人宗编年史,没能追溯到那个久远的年代。

    换而言之,地宫里的那位人宗祖师爷,出现的时代可能要比人宗更久远。

    洛玉衡之所以对那位人宗祖师上心,并非好奇心作祟,而是因为此人渡劫失败,却没有殒落。

    反而褪下旧身躯,与以往做了割裂。

    洛玉衡无法理解此事。

    天劫之下,一切都会化作飞灰,从古至今,人宗二品道首渡劫,无人能成功,更无人能在天劫下活命。

    此人非同寻常。

    来到目的地,洛玉衡立在洞口,回眸说道:

    “你们留在外面,我与他进去。”

    李妙真和李灵素两个道门弟子是不愿意的。

    只是洛玉衡轻飘飘的斜来一眼,他们就愿意了。

    于是,地书碎片的四位持有者,以及许七安新收的马仔苗有方,便留在了洞外。

    许七安和洛玉衡跃入洞穴,上头传来苗有方的声音:

    “飞燕女侠,如何能快速成为一代大侠?我这些年铲奸除恶,行侠仗义,可名声........”

    “呵,我师妹能出名,一半靠的是天宗的名头,你当她是全靠自己吗?”

    之后的交谈便听不见了,他前头带路,与洛玉衡前往地宫深处。

    地宫昏暗,越往里走,越黑暗,渐渐的伸手不见五指。

    许七安点燃准备好的火把,说道:

    “上次过来时,发现神殊的封印有所松动,若是不管不顾,最多一年它便能冲破封印。

    “国师正好可以帮忙加固封印。”

    火色的光晕照亮洛玉衡精致绝美的容颜,她“嗯”了一声。

    穿过坍塌狼藉的地宫,不多时,来到一扇巨大的石门前。

    “咦........”

    许七安皱了皱眉。

    洛玉衡侧头看来。

    他解释道:“我上次离开时,不记得有关门。”

    许七安边说边走入主墓室,也没太在意,说不准是古尸自己把门给关上。

    扎扎.......

    石门缓缓推开。

    许七安持握火把,进入主墓室。

    这里乱石堆积,像是刚刚被开采过一般,是当日神殊和古尸战斗留下的。

    他一眼扫去,竟没见到古尸盘坐的身影,往内走了十几步,看见一具残破的人形倒在地上。

    古尸.........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