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卧龙雏凤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卧龙雏凤

 热门推荐:
    头颅缺了半边,惨白色的脑浆零星的挂在脸上。

    干瘪的青黑色身躯残破不堪,依稀能透过断裂的骨骼、残损的血肉,看见里面的黑色脏器。

    墨绿色的眼球圆睁,死寂一片。

    许七安没有在它体内感应到任何气机波动,这代表着眼前这具是纯粹的尸体,再没有任何神异。

    古尸死了,虽然这么形容有些奇怪,但它确实死了。

    许七安的瞳孔,宛如遭遇强光一般收缩成针孔,他的呼吸也随之急促起来。

    心里的第一个念头:

    墓穴的主人回来了!

    这个猜测从心里升起的刹那,惊恐的情绪便不可遏制的涌起。

    洛玉衡眸子荡起幽光,衬着清冷艳丽的脸蛋,有一种妖冶的美感。

    她缓缓扫过主墓室,俄顷,轻声道:

    “没有残留的魂魄。”

    也就是说,古尸彻底烟消云散。。

    它虽是数千年的古尸,但有真实的魂魄,严格来说,属于另一种生命。

    许七安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

    洛玉衡侧头,看他一眼,拢在袖子里的玉手抬起,轻轻握住许七安的手,柔声道:

    “你有什么发现?”

    许七安吐出一口浊气,定了定神:

    “现场没有战斗的痕迹,古尸死的非常干脆利索。

    “三种情况,要么是熟人作案;要么是修为比它强很多很多,能轻易杀死被封印的它。

    “要么........既是熟人,又是超级强者。”

    洛玉衡听完,微微颔首:“所以你怀疑是这座墓穴的主人回来了。”

    国师果然冰雪聪明........许七安脸色凝重:

    “它虽然被神殊封印,力量无法施展,可肉身是货真价实的二品道门肉身。即使不如武夫强悍,但能把它毁成这样的。

    “至少是超凡境,不,寻常的三品都未必能做到。雍州最近确实有不少超凡高手聚集,但他们没有杀古尸的必要,甚至都没杀死它的把握。

    “最多就是进来打探一番,问一问情报。”

    洛玉衡“嗯”了一声,算是认同他的猜测。

    许七安继续道:“古尸当初说过,他留在地底古墓等待主人回归,取回气运。那份气运因缘际会,到了我的手里.........”

    说到这里,他心情极为沉重。

    如果古尸死于墓穴主人之手,那么这位神秘道人的态度可想而知,愤怒、残暴、不友好........

    “不用担心。”

    洛玉衡笑了笑,一副前妻良母的语气:

    “债多不愁,惹上一个大人物很麻烦,惹上两个大人物是致命的,可当你惹上三位、四位乃至更多,你就会很安全。

    “嗯,至少你会拥有博弈筹码。”

    这不就是前世商业上,很多财政赤字严重的大企业的常规操作吗.........许七安借着吐槽来缓解心里的压力。

    国师的话是有道理的,不管地宫的主人是何方神圣,他想对付自己,就得过洛玉衡这一关,得过监正这一关。

    这期间,佛门可能还会来插一脚。

    然后,许平峰也会发表意见:

    什么?你想动我儿子?不行,我儿子只有我能杀。

    还有表面是金莲,实际是地宗道首,真面目却是橘猫的地书碎片真正主人。

    还有一心想要让云鹿书院重新崛起的院长赵守等等。

    还有把七绝蛊赠予他,让他背负封印蛊神因果的蛊族。

    这些都是和他因果极深的势力、人物。

    “换个思路,地宫主人的存在,或许同样是一个可以利用的点。”

    这么一想,许七安稍稍安定许多。

    唉,也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洛玉衡道:“今日返回京城,如果地宫主人会对你不利,监正必定会给出暗示,或者做出一些你现阶段无法领会的布置。”

    许七安一听,就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回京抱一抱监正大腿了。

    “稍等片刻。”

    他说了一句,然后从四周搬来石块,给古尸做了一个简单的石墓。

    枯守数千年,也算解脱了。

    ...........

    古墓外。

    苗有方屁股上垫着刀鞘,嘴里叼着草根,小声的问身边的李灵素:

    “李兄,你说我没了龙气之后,是不是以后就没有花魁喜欢我了?”

    “花魁?”

    李灵素站在一侧,睥睨着他,嗤笑道:

    “你就只有这点出息吗。”

    这是一个海王对败狗的嘲讽。

    苗有方仔细审视李灵素,突然说道:

    “李兄,你肾亏。”

    李灵素脸色微变,怒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我看出来了,我行走江湖多年,又是武夫,一个人气血旺盛与否,一看就能看出来。你显然是肾气虚弱之相。

    “好在不算严重,修养一段时间就好。

    “你若不服气,咱们脱裤子比试,看谁尿的远。”

    李灵素冷哼道:“粗俗!”

    他当然不可能答应这种无聊的举动,圣子是有偶像包袱的。

    而且,赢了还好,输了颜面何存?

    李妙真楚元缜和恒远大师,默默看着两人说相声。

    苗有方有着江湖人特有的粗俗,以及年轻人的跳脱,江湖气很重。

    但在座的都是老江湖,见惯了类似的人,习以为常。

    李灵素和苗有方相互嘲讽了几句后,便不和这个修为低的小子一般见识了,因为他发现对方总能把双方拉到一个水平线,然后通过丰富的经验打败自己。

    “师妹。”

    圣子走到李妙真面前,搓搓手,露出讨好笑容:

    “现在我已经不必担心东方姐妹的追杀,地书碎片该还给我了吧。”

    李妙真眼神一下有些飘忽,敷衍道:

    “噢,过阵子再说吧。”

    李灵素朝师妹投去质疑的目光:“为什么要过阵子?”

    “烦不烦,过阵子就是过阵子。”

    “不行,你现在就把地书碎片还给我。”

    “还给你就还给你。”

    李妙真取出地书碎片,轻轻一倒,镜面跌出一件同款玉石小镜。

    李灵素探出手掌接过,从指间逼出一滴鲜血,让地书重新认主。

    他还记得自己的承诺,当日向徐谦求助从东方姐妹身边逃离,他承诺用地书碎片里的家当作为报酬。

    作为一个骄傲的人,他是不屑毁约的。

    虽然我的家当不多,但法器加金银符箓,零零散散的也值个几千两银子........李灵素与地书碎片重新建立了联系,意念探入地书。

    碎片空间内,空空如也。

    ?李灵素一愣。

    也许是打开的方式不对.......他退出意念,重新进入地书空间。

    依然空空如也。

    李灵素扭动僵硬的脖子,一点点的看向李妙真,“我的银子呢?我的法器呢?我的符箓呢?”

    “卖了!”

    李妙真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看李灵素。

    “卖了?”

    李灵素的声音拔高了几分贝,瞪大眼睛:

    “谁让你卖的,你凭什么卖我的东西。你卖了作甚?”

    “我当初在云州组建游击剿匪军,需要银子嘛,就把你的东西给卖了。”李妙真有些不好意思。

    “为什么不卖你自己的?”李灵素感觉脑门被雷砸了好几下。

    李妙真撇撇嘴:“你什么时候产生我会攒银子的错觉了?”

    小声嘀咕:“我的银子都施舍给贫苦人了。”

    李灵素抓狂,俊美的脸庞不停抽搐:“你这个天宗的败类。”

    李妙真大怒,道:“你才是天宗败类。”

    “你身为天宗圣女,不好好修太上忘情,你去当大侠?你不是败类谁是败类。”

    “你身为天宗圣子,不一样到处睡女人,处处留情,你不但是天宗败类,还是个薄情寡义的臭男人。”

    “我对每一个女子都是真心的,再说,陷于情,超脱于情,是我参悟出的道路,你懂个屁。”

    “呵,这话你怎么不和天尊说,要不是你,师父和师伯会下山抓人?”

    “他们下山抓人,难道不是因为你败坏了天宗名声吗,飞燕女侠!”

    楚元缜和恒远大师面面相觑。

    他们知道李妙真的情况,但委实没想到圣子竟也不遑多让。

    难怪,难怪天宗的冰夷元君和玄诚道人亲自下山捉拿。

    不冤枉啊.......

    楚元缜传音道:“没想到天宗,竟出了两位奇葩的圣子圣女。”

    恒远表情无奈的点头,想了想,补充道:

    “但也比监正要好。”

    想到司天监的情况,两人顿时沉默了。

    ...........

    ps:上一章有bug,苗有方是知道许七安身份的,他听到了。昨晚半夜码的迷迷糊糊,没注意到这个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