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647章 围棋

章节目录 第647章 围棋

 热门推荐:
    委派心腹高手,聚拢流民,专打劫乡绅商贾,侵占他们的资源来稳住流民.........

    永兴帝脑袋里“嗡嗡”的,只觉自己过去近三十年里培养的认识被这封密折推翻,涌起了荒诞的、不真实的感觉。

    他看完折子,第一念头是:胡闹!

    在永兴帝的认识里,乡绅、士大夫阶层,以及名门望族,是朝廷重要的组成部分,是维持王朝统治的一部分。

    如果与这些阶层为敌,那么朝廷的政令根本难以实行,历史上,因为得罪这些阶层而被推翻的王朝、皇帝,不胜枚举。。

    永兴帝也是读史的,他对政治的领悟,可以归结为两句话:

    不断的妥协;拉拢一批人打压一批人!

    所谓拉拢一批人,打压一批人,放在朝堂上,就是或者更多党派的支持。

    放在统治国家上,拉拢的就是门阀、乡绅、贵族、士大夫等,打压的是天底下千千万的平民百姓。

    可是,许二郎密折里的一句话,深深震撼到了永兴帝。

    “手握土地者,盛世为盟友,乱世为弃子。”

    围绕这句话,许二郎给出长篇大论的阐述,相比起不计其数的灾民,这些掌控王朝土地资源和财富的阶层,只是极小的一部分人。

    乱世之时,牺牲掉这小部分人,能得到广大民众的拥戴,皇权就能屹立不倒。

    等到旧的阶层毁灭,自会有新的人进入这个阶层,取代他们。

    永兴帝觉得,这同样是在拉拢一批人,打压一批人。

    附和他的政治理念。

    最关键的一点,此事非朝廷所为,是流民匪寇作恶,与皇室与朝廷毫无干系。

    “许新年有大才,可以重要!”

    永兴帝感慨一声。

    他反复阅读密折,时而振奋,时而忧虑,时而咬牙,时而摇头,犹豫纠结了很久很久。

    呼.......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心里已有决定。

    “那火盆来!”

    永兴帝吩咐道。

    赵玄振立刻端来火盆。

    永兴帝把密折丢进了火盆,火焰窜起,舔舐纸张,将这封传出去必定引来朝野震荡的折子焚烧。

    他不打算采纳这个计策。

    准确的说,不采纳第三条计策。

    理由很简单,风险太大。

    此事要是泄露出去,他的皇位绝对保不住。

    他不是父皇,根基深厚,能稳稳压制朝堂诸公。他只是上位不到两个月的新君。

    不,即使是父皇这样积威深重的皇帝,也不敢这么做。

    委派心腹去做这件事,这其实就相当于将把柄送出去了。

    一个随时能让自己万劫不复的把柄。

    别说心腹,就算是生母,胞妹,永兴帝也不敢把这样的把柄交给她们。

    谁能保证心腹永远忠心?

    ............

    浮屠宝塔内。

    已经抵达禹州,开始驾驭浮屠宝塔前往南疆的许七安,忽然一阵心悸,转头对苗有方说:

    “过来帮我下一会。”

    他正坐在小桌边,与慕南栀对弈,黑白子杀的难解难分,局势千变万化,暂时谁都没能奈何谁。

    塔灵老和尚都惊呆了,没想到此二人棋艺如此超凡绝伦。

    苗有方停下练拳,一边用挂在脖子上的汗巾擦脸,一边为难道:

    “我不会下棋!”

    许七安坚持己见:

    “南栀会教你的,下棋没什么难的,要相信自己的智慧。”

    苗有方屁颠颠的过去,坐在许七安的位置上,看一眼密密麻麻的棋盘,陡然一惊。

    棋子几乎覆盖了棋盘,下到这等程度,竟还未分出胜负。

    许七安和夫人的棋艺可想而知。

    慕南栀看了他一眼,道:

    “你执黑,我执白。”

    苗有方挠挠头:“我不会玩。”

    “很简单,把五颗棋子练成一线就算赢。”慕南栀道。

    “这是什么棋?”

    “这就是围棋。”慕南栀一本正经的说。

    另一边,许七安走到窗边,取出地书碎片,看见怀庆的传书:

    【一:永兴帝没有采纳许二郎的计策,今日派人传话给他:爱卿计策甚妙,然朕认为不必如此,就此作罢,不必再提!】

    永兴帝魄力不够啊.........许七安失望摇头。

    【二:什么?我们费了这么大的精力,为他想了妙计,他竟不用?呸,永兴帝跟他老子一个德行,都是废柴皇帝。】

    女愤青大怒。

    【四:其实他的选择无可厚非,不是人人都有魄力的,易位而处,就能明白他的难处。作为一位新君,他肯定是求稳为主。

    【采纳二郎的计策,有太多不确定性,有太大的风险,又未必能彻底解决流民成灾问题。可一旦暴露,他会遭受整个士大夫阶层的反噬。】

    【七:他不采纳,不妨碍我们自己行动。只是这样效果大打折扣,毕竟天地会人手有限。】

    圣子发表意见。

    咦,小老弟你很活跃嘛,忘记自己前段时间怎么社死的了?许七安嘴角挑起。

    【二:许七安,还有没有其他治理流民的计策?】

    李妙真其实想问怀庆的,但她和怀庆不熟,只能让许七安充当工具人。

    还有什么办法?

    之前的计策是激化阶级矛盾,牺牲一部分阶级,保全大局和皇权。要说还有其他计策,那只有转移矛盾了,对外战争是最好的办法,但是........

    用对外战争来转移矛盾的方式,只适用于社会矛盾还没有彻底激化。

    就大奉现在的情况,再去挑衅别人,展开国战,这是嫌亡国的不够快?

    这一招有用的话,崇祯就笑开花了........他心里吐了个槽。

    【三:其实也有,朝廷可以征兵,用流民当炮灰对付云州的逆党。当然,云州肯定也会用这一招。】

    这也是一个转移矛盾的办法。

    天地会成员默然。

    届时,生灵涂炭四个字,可以完美概括惨状。

    【三:还是先做好眼前的事吧,除了妙真、楚兄和李灵素,我这里还可以出一个人,聚拢流民,占山为王。】

    传书的同时,许七安扭头看向坐在棋盘前的苗有方。

    【七:是苗有方吧。】

    李灵素一语中的。

    【三:嗯,他现在的水平还差点,但至多一个月就能进入化劲。对了,我发现了一个快速晋升化劲的诀窍。那就是炼神境之后,坚持不懈的锤炼元神,开发大脑。】

    【一:何解?】

    怀庆立刻传书,她似乎对诀窍很上心。

    至于其他人,也就楚元缜稍稍感兴趣一点,天宗的卧龙雏凤是道门修士,恒远大师早已四品。

    丽娜照常潜水,因为天地会成员商量的事情,她总是看不懂,还容易头疼。

    【三:锤炼元神能开发大脑,再通过锤炼体魄,能提升对身体的掌控能力,从而更容易达到四品。这个秘诀我已经在苗有方身上实验过了。】

    【四:为何会如此?】

    楚元缜也算半个武夫。

    【三:因为身体是受元神控制,元神越强,对身体的掌控力越强。】

    他把大脑换成元神,以便于天地会成员理解。

    其实元神和大脑是不同的,大脑是元神的载体,随着元神壮大,大脑会进一步开发,元神强大之人,对身体的掌控力普遍都很强。

    【二:原来如此,这让我想起了修出元婴后,身轻如燕,感觉体术也随之增强。原来本质上是我对肉身的掌控力增强了。】

    李妙真恍然大悟,很多时候,随着品级提升,身体各方面能力会有增长,大家习以为常,很少去刨根问底的深究其中缘由。

    毕竟不是人人都爱做学问的。

    【一:许宁宴,你真是个天才。】

    天地会内部会议结束。

    许七安收好地书碎片,返回棋盘边,苗有方脸色兴奋,落子如飞。

    他和慕南栀黑白对弈,杀的难解难分,塔灵老和尚惊呆了,想不到两人的棋艺竟如此超凡脱俗。

    “原来这就是围棋啊,呵,根本不难嘛,我以为棋盘对弈是读书人才能做的事,是需要高深学问才能玩的游戏。”

    苗有方一脸窥见了世界本质的模样:

    “不过如此!”

    许七安闻言,看一眼心眼蔫坏的王妃。

    我这徒弟本来就不聪明,你还使劲的忽悠他.........他心里埋怨一句。

    ............

    皇宫,德馨苑。

    怀庆手里握着一卷书,站在窗边,望着院内的风景。

    “坚持不懈的锤炼元神,可更快晋升化劲........”

    她咀嚼着这个信息。

    确实,武者除了练气境大圆满时,日复一日的观想之外,一旦顺利晋升炼神境,便会减缓观想力度。

    将大部分时间用在练气和泡药浴上,为晋升铜皮铁骨做铺垫。

    等到了铜皮铁骨境,则开始锤炼肉身,领悟化劲。

    每一个品级都有不同的侧重点,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包括怀庆自己,晋升铜皮铁骨境后,她隔三差五才观想一次,疏忽了元神的锤炼。

    是的,她已经晋升铜皮铁骨。

    那天在御书房外的偏厅里,能和滚烫的茶水,就是因为最好的证明。

    那次也是怀庆最大的疏忽,无意中暴露自身修为。

    怀庆返回书桌边,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一连串的名字。

    开头一个名字:

    陈婴!

    她吹干墨迹,折叠好纸条,起身离开书房。

    “准备马车,本宫要回府一趟。”

    她吩咐完丫鬟,走至外院,招来侍卫长,道:

    “让名单上的人来府上找我。”

    纸条递出。

    ...........

    云州!

    都指挥使衙门的大牢内,空气潮湿,夹杂着淡淡的腐臭。

    谢芦抬头看着墙壁气孔里射进来的阳光,怔怔发呆。

    他被关押在大牢里已经有半年。

    作为新任的云州布政使,堂堂正三品大员,朝廷对他的处境不闻不问。

    半年的时间里,他从一位意气风发的读书人,变成了蓬头垢面的囚犯。

    地牢潮湿寒冷,手脚长满冻疮,因为长期没有洗澡,浑身恶臭,皮肤轻微溃烂。

    谢芦原本是漳州知府,管辖着大奉粮仓,颇有功绩,在民间和官场收获不菲的口碑。

    上任云州布政使宋长辅伏诛后,他走马上任,赴云州接替布政使位置。

    谢芦料定云州是个烂摊子,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谁想,上任后竟顺风顺水,既没遇到结党刁难的下属,也没遭受都指挥使杨川南的打压。

    意外之余,对杨川南这位忠心耿耿的都指挥使,好感大增。

    如此过了三个月,有一天,杨川南忽然设宴相邀,席上,这位都指挥使痛斥朝廷腐败,污吏与贪官横行,百姓民不聊生。

    并向他讲述了五百年前皇室遗脉的存在,诚挚的邀请他加入潜龙城,推翻腐朽的皇室,拨乱反正,迎回大奉正统。

    谢芦假装同意,回府后,立刻写密信上告朝廷。

    但他的一举一动早已被监视,密信还没送出去,人便被关进了大牢。

    昏暗的走道里响起甲胄铿锵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停在栅栏外。

    披甲配刀,神威凛凛。

    正是云州都指挥使杨川南。

    ..........

    ps: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