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转世?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二章 道尊转世?

 热门推荐:
    寇阳州又一次踏入青州地界,嘲讽道:

    “我又过来了,来打我........”

    话音方落,许平峰的身影传送到他面前,白衣之下,手掌探出,朝寇阳州胸口印去。

    还真敢与我近身.........寇阳州并掌如刀,悍然劈出。

    一人站在雍州地界,一人站在青州地界,掌与刀强势碰撞。

    轰!

    宛如火炮爆炸,空气水波般荡漾,周围的地皮掀起,就像人脸上出现一块黑斑。

    寇阳州没有趁着近身的机会,一套连死体魄孱弱的二品术士,不是他不想,而是办不到。

    噔噔噔.......寇阳州连退数步,每一脚都造成轻微地动。

    “他在青州地界有众生之力加持,强行推平青州城的计策果然不行啊。”

    寇阳州眯了眯眼,放弃了一路打到青州的念头。

    先前制定计划时,老匹夫拍着胸脯说,那许平峰就算再厉害,我也能单枪匹马把青州给搅的天翻地覆。

    表现出充足的、二品武夫的自信。。

    但现在他得承认,许七安没有糊弄他,炼化一州之地的二品巅峰术士,可以调动众生之力的术士,他确实打不过。

    虽然这众生之力比起许七安差远了。

    ............

    卓浩然?

    竟然看到了卓浩然!

    许新年握着浑天神镜,盯着卓浩然享受一泄如注快感的脸,他的心狂跳了几下,继而涌起强烈的兴奋和激动。

    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深吸一口气,平复激动的情绪,冷静问道:

    “此人身在何处?”

    浑天神镜回答:

    “西南方六十里,除了他之外,我还找到好多雄性交配、雄性洗澡的场景,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逐一显示出来。”

    他的语气很奇怪,透着一种“你果然和你大哥一样,装什么装”的嘲讽。

    “你能锁定他吗?”

    许二郎想起大哥传授的,关于浑天神镜的使用说明。

    但凡被浑天神镜照到过的人,神镜便能标记他,然后在能力范围内,随心所欲的锁定。

    “当然可以。”

    得到肯定答复,许新年松口气,当即说道:

    “拔高视野,我要鸟瞰附近的情况。”

    他变的非常冷静,就像一个成熟的指挥官。

    镜中视野瞬间拉升,出现军帐的顶部,然后是一座座坐落有序的军帐,以及或者站岗或巡逻的士卒。

    许二郎目光随意一扫,便凭借经验,评估出这支军队的数量在三千到五千之间。

    “继续!”

    他说了一句。

    视野继续拔高,当这支军队的军营变成模糊的“小方块”时,镜面出现了新的敌军,一支数量庞大到惊人的敌军,军营的规模是卓浩然这支军队的数倍。

    两座军营之间,距离大概有五里。

    “这是云州军的一支主力部队,卓浩然率领的是先锋军。”

    许新年心里有了判断。

    一般来说,主力大部队前头,都会有一支或两支先锋军负责探路,在敌人大规模突袭时,为主力部队争取迎敌的缓冲时间。

    一支军队从散漫状态,到迎敌状态,是需要时间的。

    但军队的数量多达数万时,更需要集结的时间。

    许二郎当初在北境打仗,妖蛮和大奉联军曾经被靖国铁骑冲散,很大原因就是缺少集结军队的时间。

    几十人上百人,很好集结,几千人就难了,几万人难上加难。

    因此,能在点兵点将是,夸下海口说“多多益善”的人,要么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子,要么是用兵如神的强人。

    许二郎握着浑天神镜,看向侧方并肩而行的恒远,道:

    “恒远大师,请替我联络天地会成员,就说,我要狩猎卓浩然。”

    恒远愣了一下,温润的双眼猛的一亮,双手合十,笑道:

    “许施主稍等!”

    说完,他以极快的速度取出地书碎片,松开握马缰的手,快速传书:

    【六:许施主托贫僧告知诸位,他要狩猎卓浩然。】

    雏凤第一个回应:

    【二:我也想狩猎卓浩然,但首先要先找到他。】

    【四:不急,迟早会对上他的。】

    【二:但这样谁都无法保证,第二次屠城会不会发生,云州军已经铁了心要让雍州化作焦土。】

    【六:诸位放心,许施主已经捕捉到卓浩然的踪迹。】

    地书聊天群猛的一静,接着是楚元缜的传书:

    【你们遭遇卓浩然了?战况如何,可有危险?在什么位置,我立刻御剑过来。】

    李妙真和李灵素也纷纷传书,既有对卓浩然迫不及待的杀意,也有对许二郎安危的担忧。

    【六:不用担心,我们并没有遭遇卓浩然,是许施主锁定了卓浩然的位置,利用那件可以观照千里的法宝。】

    李妙真和楚元缜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李灵素则立刻想到了浑天神镜,毕竟这件法器他曾经持有过。

    【七:嘿,许宁宴这个狗贼,对堂弟还真是掏心掏肺啊。】

    “狗贼许宁宴”是天地会成员对许七安心照不宣的诨号,最开始是从杨千幻口中流传,后来渐渐被李灵素“引流”到天地会。

    接下来,许新年通过恒远,把卓浩然的位置,以及其率领的先锋军和后方主力部队的位置,告知楚元缜等人。

    【六:行动定在黄昏时,斩首行动一定要快,先锋军中可能还有四品,而后方大部队里,四品高手更多。五里路,对四品强者来说也就十几息的时间。

    【所以我们必须制定好详细的计划。】

    ...........

    黄昏,卓浩然提起裤子下床,看了眼奄奄一息,肛肠寸断的清秀少年,这明显是活不下去了,消耗点珍贵药材和丹药,倒是还能救回来。

    只是为了一个贱民俘虏,不值得浪费药材和丹药。

    像这种姿色的少年,军营里还有很多。

    而且卓浩然虽然不忌口,但平时还是更喜欢睡女人,偶尔腻烦了,才会换一换口味。

    清秀少年在他眼里,本就是用完一次就丢的玩物。

    “废物,连个娘们都不如。”

    卓浩然把佩刀挂在腰间,呸了一口。

    至少女人不会玩一次就废。

    望着床上纤瘦少年的身体,卓浩然没来由的想到了许七安的堂弟,那个让他吃了大亏,险些被军法处置的俊美少年郎。

    唇红齿白,眉目有神,那皮相比他见过的大多数女人都要出彩。

    “嘿,有机会的话,倒是想尝尝他的滋味。啧啧,凌辱许七安的堂弟,这可比睡许七安女人还要带感。”

    攻陷松山县后,卓浩然大仇得报,已经没那么痛恨许新年了。

    杀心消了,色心就来了。

    他认为,俘虏许新年的好处,远比杀了他更大,军中好男色的将领不少,想来很乐意临幸许七安的堂弟。

    卓浩然来到桌边,将酒壶里的烈酒一饮而尽,只觉得神清气爽。

    十三日后,姓许的死无葬身之地,云州军再攻陷雍州,如此,云州入主中原的大局就是板上钉钉了。

    哦,还有那个女帝,哪天大军攻入京城,她必定成为云州军蜂拥抢夺的对象。

    “下一站屠哪座城呢?”

    卓浩然望着立架上的地图,陷入沉思。

    就在这时,军帐内,清光一闪,六道身影鬼魅般的出现。

    居中的是一个白衣背影,传送阵缓缓缩回他脚下。左侧是穿轻甲披猩红披风的妙龄女子,以及穿道袍,俊美无俦的年轻男子。

    右边是额前一缕白发的青衫剑客;手持一面青铜镜的俊美年轻人;身材魁梧,苦大仇深的中年和尚。

    杨千幻、楚元缜、李妙真、李灵素..........卓浩然瞳孔一缩,脑海里浮现几人相关的画像、资料。

    除了许新年和不认识的光头和尚外,这些人全是四品。

    他们怎么做到如此精确的传送..........没有任何犹豫,卓浩然双腿不需要蓄力,化作残影扑向军帐之外,同时高喊:

    “敌........”

    声音猛的卡住,衣领死死缠住他的脖颈,腰间的佩刀自动出鞘,怒斩主人。

    军帐内的物品“乒乒乓乓”的砸向卓浩然。

    下一刻,这些杂物被四品武夫的气机统统震飞,眼见卓浩然就要冲破军帐,许二郎手腕一翻,将浑天神镜照向卓浩然。

    青铜镜面中,映照出卓浩然的身影。

    他身躯随之僵凝,无法再迈出一步。

    李妙真和李灵素的阴神离体,师兄妹联袂掠向这位以嗜杀闻名的武夫,并同时伸出手掌,抵在卓浩然胸膛。

    猛的发力!

    卓浩然的元神当即被震出肉身。

    紧接着,楚元缜背后的飞剑出鞘,“咻”的一声,穿透卓浩然的元神。

    心剑!

    本就半虚幻的元神,愈发黯淡。

    卓浩然元神扛过这一剑后,立刻下沉,试图回归肉身。

    但这时,一抹金光已掠到肉身前,浑身染上金漆的恒远大师,弓步拧腰,右臂后扬,一拳轰出。

    砰!

    卓浩然的脑袋当场炸成西瓜,骨块血肉飞溅。

    元神再无法回归肉身,只好快速上升,试图逃离军帐。

    可是,李妙真和李灵素的阴神,却在此时抓住了卓浩然元神的双腿,阻止他逃离。

    对于专修元神的道门四品来说,没了肉身的武夫,就是任由拿捏的蝼蚁。

    咻!

    楚元缜的飞剑折返回来,一剑刺穿卓浩然元神。

    这位四品武夫发出无声的、凄厉的尖啸,随后烟消云散。

    天地会成员配合默契,再辅以法宝相助,整个过程没有超过五息。

    杨千幻淡淡道:

    “走了!”

    “等等!”

    李妙真飞快扫了一眼床上不着片缕,奄奄一息的少年,道:

    “带他一起走!”

    杨千幻没有反对,抬脚一踏,传送阵笼罩众人,带着他们消失在军帐中。

    他们离开几秒后,两名穿甲胄的将领冲入军帐,一个拎着铜锤,一个持着重剑,他们目光一扫,纷纷看向卓浩然的外头尸体,以及散落各处的杂物。

    “死了........”

    拎着铜锤的将领沉声道:

    “从我们察觉到动静,到赶过来,只有三息,卓浩然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两人相视一眼,心里骇然,涌起惧意。

    扪心自问,刚才的袭击若是针对他们中的任何一人,结局不会比卓浩然好到哪里。

    手持重剑的武夫沉吟一下,道:

    “不用慌,先通知大将军。

    “今晚我们住一起,不要单独行动。

    “暗杀者看起来是针对卓浩然的,应该是他率军屠城,惹了众怒。”

    拎铜锤的将领闻言,略微松了口气:

    “他太残暴了,我就知道迟早惹来杀身之祸。”

    ...........

    黄昏余晖里,杨千幻带着五人返回许二郎率领的骑兵阵营,恒远大师接过李妙真抛来的疗伤丹药和治疗外伤的软膏,走向半死不活的少年,耐心的替他擦拭“伤口”,喂下丹药。

    李灵素手刃恶徒,心情亢奋,提议道:

    “我们是不是可以如法炮制,猎杀主帅戚广伯?”

    李妙真同样满脸笑容,神清气爽,但不妨碍她一口否决师哥的建议,并吐槽道:

    “你想死尽管去,别拉着我陪葬。”

    许二郎道:

    “戚广伯本身修为如何不重要,但身为云州军统帅,身边必定有高手护卫,且数量不少,凭我们几个很难杀死他。最好的结果是同归于尽,更大可能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哎呦,这兄弟是怎么了?”

    苗有方小跑到少年身边,啧啧感叹:

    “这都能塞鸡蛋了,可怜,可怜呐。”

    然后莫桑也跑过来,和他一言一语的评头论足。

    “残忍,那卓浩然死有余辜。”

    “是啊是啊,此等心态扭曲之人,在我们南疆是没有的。”

    “得了吧,你们南疆蛊族连兽类和尸体都不放过。”

    “但这跟我们力蛊部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力蛊部男人是喜欢姑娘的,你们中原人可真变态,好好的一个男儿,被折腾成这副模样。”

    “对了,许银锣是有修行蛊术的,你说他会不会和你们蛊族一样变态?”

    边上的许二郎一听,心里顿时沉了下来,忽然觉得浑天神镜的话,也许有几分可信度。

    李灵素心里则想着,哦,这个苗有方,背地里腹诽狗贼许宁宴,我回头要悄悄告诉狗贼,让他教训这个不肖弟子。

    ............

    戚广伯用晚膳时,收到了卓浩然被暗杀的消息。

    他面不改色的吃着米饭:“卓浩然破阵骁勇,是一把难得的尖刀,可惜了。”

    边上伺候着的副将附和了一句,不无担忧的说道:

    “那伙暗杀者来去无踪,杀人在顷刻间,军中将领因为此事,人人自危。”

    戚广伯淡淡道:

    “传令下去,五品以上的高手,三人一组,片刻不得分离。扛过对方的瞬杀手段,死的就是他们。”

    这不算什么大事,很容易就能应对。

    戚广伯接着道:

    “这场战打不了多久了,十三日内见分晓。在伽罗树菩萨和白帝斩杀许七安前,我也要收下杨恭的人头。”

    .............

    楚州。

    荒无人烟的平原,羽衣翻飞的仙子,拎着一口长剑,立于广袤的旷野上,抬眸,望着暗沉沉的天空。

    墨云层层叠叠翻滚,时而亮起蓝白的光芒,恐怖的雷霆在云层中酝酿。

    云层翻滚之剧烈,宛如涛涛奔涌的河水。

    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生灵都感觉到了末日般的气息,或颤抖匍匐,或当场暴毙。

    幸而楚州地广人稀,周边的百姓也早就做过一次疏散,确保百里之内荒无人烟。

    墨云堆积的边缘处,探下一颗狰狞又威严的龙头,头顶的两根龙角间,一颗内核漆黑,外层跳动电弧的“水雷球”缓缓凝聚。

    当龙头探下来之时,水雷球便已经凝聚完成。

    “轰!”

    音爆声里,水雷球化作流光划过半空,沿途留下密集的电弧。

    洛玉衡五官精致如刻,昂首,全神贯注的凝视着天空中的劫云,对于恐怖的水雷球无动于衷。

    一道青衣身影凭空浮现于水雷球和洛玉衡之间,双臂缓缓展开,做合抱状。

    过程中,一道道众生之力蜂拥而来,汇入他体内。

    “嗡!”

    水雷球被许七安的双掌拢住,不断震颤,推的他朝后滑退。

    许七安眼里精光一闪,双臂膨胀数倍,撑破衣袖,“嘭”的一声,他以暴力生生掐灭了雷球,两条手臂也被暴力震碎,两肩空空荡荡。

    骨骼迅速再生,血肉滋长。

    许七安甩了甩皮肤白皙的两条胳膊,咧嘴笑道:

    “劲儿够大,过瘾。”

    白帝声音宏大威严,缓缓道:

    “比起监正,你差远了。”

    许七安笑道:

    “比起大荒,你也差远了,本体怎么不来?”

    白帝蔚蓝的竖瞳里,出现明显的情绪波动,沉声道:

    “你知道我的身份?”

    许七安伸了个懒腰,笑容淡然,一副信心十足,智珠在握的模样。

    “哦,忘了告诉你,我是道尊转世。”

    道尊转世?!

    白帝的双眼里,露出极度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