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绝世武神 第一十七章 脱离天宗

绝世武神 第一十七章 脱离天宗

 热门推荐:
    许七安没有理会天尊的质问,从高空中降落,轻飘飘的立在李妙真身边。

    他先探查了一下飞燕女侠的情况,身体的伤势不算严重,即使对肉身孱弱的道门来说,也只是修养十天半个月就能恢复的轻伤。

    真正糟糕的是李妙真的元神状况,形象的比喻就是,普通人被刺了一刀又没有止血,生命随着血液大量流失。

    李妙真的元神就是这种情况,虚弱的就像风中的残烛,似乎随时都会熄灭。

    这才两鞭,你要是中了闪电五连鞭,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许七安嘀咕一声,他之所以还能吐槽,是因为李妙真不会有危险。

    她体内的蕴含着一股强沛的药力,滋养着虚弱的元神,就像干涸开裂的地面涌出的一抹清泉。

    “看什么看!”

    李妙真连坐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神涣散的看他一眼,撇开头,嘀咕道:

    “丢脸丢大了。”

    太要强了许七安笑了一下,打趣道:

    “你在我面前丢脸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你看,阿苏罗都笑了。”

    他指的是二、四、七集体社死的事。

    阿苏罗没有笑,但李妙真被气笑了,想握拳头打姓许的一下,可她太虚弱了,虚弱的感觉随时都会死去。。

    “你打算怎么处理?”

    李妙真美眸半开半阖,语气虚弱的说道。

    她怕许七安脑子一热,在天宗大开杀戒,或者大肆破坏,这些都不是她愿意看见的。

    许七安脱下外袍,盖在她身上,而后起身朝着天尊殿行去。

    “还记得我在剑州与你说过的话吗。”

    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什么话?李妙真躺在高台上,蓝天在上,天光有些刺眼,她似是想到了什么,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

    李妙真竭力睁开眼,扭动脖子,看着那个背影进入天尊殿。

    耳边回荡着的,是当日剑州时,他说过的一句话:

    如果你畏惧流言蜚语,畏惧同门和弟子的看法,那我可以带你走。

    一句戏言!

    一语成谶!

    天宗众门人,还有洛玉衡、金莲和阿苏罗,三位超凡强者,目送着许七安进入天尊殿,四下寂静,没有人说话。

    几位长老,还有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保持着万年不变的冷漠,但普通门人一颗心却提了起来。

    他们此刻想的不是“最好让天尊教训这些无礼之徒”、“敢在我天尊撒野必要付出代价”,而是“打起来怎么办?”、“快逃吧,那可是一品武夫啊”。

    包括长老在内,天宗的人完全没料到许七安会为了李妙真如此大动干戈,金莲这个地宗道首居然敢上门威逼。

    圣女下山游历三年,以一个四品之身,结交到了如此深厚的人脉?

    虽然天宗早知道圣子圣女和地宗的金莲有交集,和银锣许七安有交集,可他们愿意为李妙真插手天宗内务,得罪天宗,这又是另外一个概念。

    踏入宛如恢弘雄伟的大殿,许七安随意打量了周遭一眼,便将目光投向高高御座上,那道盘坐在莲台的身影。

    他须发洁白,垂着头,像个昏昏欲睡的老头,脑后一轮四色光轮流转。

    在许七安眼里,莲台上的天尊像是一道投影,来自于另一个世界的投影。

    跳出轮回外,不在五行中许七安心里油然而生这个念头,“你似乎已经快融于天道了。”

    “天人之争可助我稳定人性。”

    天尊宏大的声音在殿内回荡,仿佛来自四面八方,找不到声源。

    他没有追问许七安为何知晓天宗的秘密,不知是早有预料,还是完美驾驭了情感。

    好奇心也是生灵的情感之一。

    “为何天人之争可助你恢复人性,可助人宗道首渡过天劫?”许七安问出了埋藏在心里许久的疑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天尊问道。

    他的反问不掺杂个人情绪,不是抬杠,而是纯粹的在问。

    “作为交易,你也可以问我一个问题。”许七安回答。

    “公平!”

    天尊低垂着头,声音回荡:“人宗与天宗的心法截然不同,可为互补,天人之争是彼此的救赎。”

    天尊的回答就像是程序化的答案,没有详细的解释,平铺直叙。

    人宗心法业火缠身,七情六欲消磨道基,而天宗心法恰恰是太上忘情,天人合一,原来如此许七安恍然大悟。

    这就很好理解了,人宗的业火对于天宗来说,或许是一剂良方,能让天尊恢复部分人性,以毒攻毒。同理,天宗的太上忘情,也能平复人宗的业火。

    “以死战的形式互补?”许七安问道。

    “互相掠夺本源灵力!”天尊回答。

    许七安本来想问,为何历代的人宗天宗道首不以双修的方式互补,转念一想,上一代的人宗道首是男人。

    历代的天宗未必是雌雄对立,也可能是雄雄,或雌雌。

    另外,上古道门双修术早已失传,当初洛玉衡答应与他双修,除了他身负气运,还因为他掌控了这门秘法。

    最后,他与洛玉衡双修的过程中,虽彼此都有增长法术和气机,但浇灭业火的是气运,是一种付出且没有回报的过程。天人之间的互补,未必适合双修。

    “所以常常两败俱伤,或一死一伤?”

    “两败俱伤往往是势均力敌,各有收获,算是较好的结局。”天尊回复。

    许七安点点头,问道:

    “为何地宗不用参与?地宗的功德对天人两宗无用?”

    “功德会让我直接羽化,融入天道。功德会让人宗因果缠身,有入魔的风险,死路一条。”天尊莫得感情的回复。

    地宗还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许七安心里吐槽了一句,转而说道:

    “换你问了。”

    “我没有问题!”天尊声音宏大而冷漠。

    所以你刚才说“公正”,真的只是觉得公正,而不是有问题想问我?许七安缓缓吐出一口气,正要说话,便听天尊补充道:

    “可以先记账!”

    要立字据吗许七安点头:

    “好!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对道尊有什么看法?”

    道尊沉默一会儿,宏大的声音才想起:

    “可悲之人,祂晚年尝试的三个方法都失败了。”

    “他在尝试什么?”许七安顺势问道。

    “不知道。”天尊回答。

    一时无话,过了片刻,许七安突然想起一事,道:

    “道尊的天宗分身融入天道,地宗分身把自己练成了地书。这些隐秘,天宗道首和地宗道首都知道。那为何人宗道首,不知道天尊的那具人宗分身结局如何?”

    他曾经问过洛玉衡,人宗的古籍上可有关于道尊的记载。

    洛玉衡的回答是没有,

    当时许七安修为尚浅,只当道尊过于神秘,后世之人不甚了解。

    时至今日,随着他修为提升,知道的隐秘越来越多,才知道其实“天地”两宗都知道道尊分身的结果,唯独人宗不知道。

    “道尊的人宗分身还活着。”天尊言简意赅的,不含感情的说出天大的秘闻。

    果然许七安没有意外和震惊,反而松了口气,有种抬起的靴子终于落下的满足感。

    他接着说道:

    “圣女我要带走,请天尊成全。”

    天尊直截了当的问:

    “若不成全!”

    许七安也直言不讳:

    “那今日天人之争提前开始,我们四个,打你一个!”

    天尊权衡利弊后,无比理智、冷静的给出回复:

    “李妙真此后,与天宗再无干系。”

    顿了顿,天尊说道:

    “天人之争后,天宗封山,不可再来打扰。”

    许七安点头答应下来,顺势又提出一个条件:

    “天人之争时,战场要选在中原境内,我不会插手你和洛玉衡之战,但我会保她性命。在这个基础上,你能掠夺多少本源灵力,或被她掠夺多少本源灵力,我不管。”

    他可以以势压人,但也不能做的太绝,天宗并不弱,除了天尊之外,冰夷元君和玄诚道长是三品阳神。

    天尊不语,默认了他的提议。

    殿外,一群人密切的关注着天尊殿内的情况,殿门敞开着,他们能看到许七安和天尊的身影,但听不到任何声音。

    不过,双方相对冷静的态度,让天宗门人心里悬着的石头落下。

    至少不用担心大战开启,遭受波及。

    洛玉衡和金莲道长脸色轻松,同为道门,他们知道天宗是最冷静最理智的。

    他们处理事情,会首先权衡利弊得失,不会脑子一热跟你拼命。

    玄诚道长身边,李灵素也很轻松,知道自己即将躲过一劫。

    说实话,雍州之时,面对师尊和冰夷元君的“搜捕”,他内心是慌得一批。

    那次之后,李灵素就一直在为师门的态度发愁,回去肯定要受责罚,却没有想出解决之道,只盼着晚一天是一天。

    当时的天宗过于强大,确实没有人能帮上他们。

    直到在师门面壁得日子里,听说了许七安晋升一品,李灵素一边酸溜溜的,一边又在心里高呼:

    死人渣干的漂亮!

    他知道自己和师妹有救了。

    这时,众人看见殿内的许七安转身,朝殿外走了出来。

    一道道目光聚焦在他身上。

    出结果了?

    天宗还要处置圣女吗?

    天宗门人念头纷呈间,耳畔响起天尊恢弘的声音:

    “今日起,李妙真与天宗再无干系。”

    人群哗然。

    众门人又愤怒又憋屈,又松口气,心情复杂。

    显而易见,天尊妥协了。

    妙真脱离宗门,那,那我呢?李灵素呆立当场。

    他旋即深吸一口气,心说算了,不管这些,先离开天宗再说。

    脱离宗门李妙真心里已有预感,没有惊讶,只是难掩悲伤,她挣扎着起身,朝冰夷元君拜倒,哽咽道:

    “弟子不肖,辜负了师尊。”

    玄诚道长看了一眼冰夷元君,她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从袖中取出地书碎片,丢在高台边,淡淡道:

    “走吧,此生不必再见!”

    李妙真泣不成声。

    许七安走上高台,捡起李妙真的地书碎片,把她横抱而起,朝金莲等人微微点头,道:

    “走吧!”

    几位超凡当即化作流光遁去,消失在天宗众人眼里。

    终于结束了李灵素松了口气,旋即感觉哪里不对。

    嗯?我呢?!

    你们还没带我走啊,喂,快回来啊圣子缓缓长大嘴巴,表情逐步僵硬。

    他忽然觉得,世界如此冷酷,没有一丝丝的温暖。

    就在他万念俱灰之际,耳边传来玄诚道长冷漠的声音:

    “还不滚!”

    李灵素眼眶一红,鼻头发酸,嗫嚅道:“我,我没想要脱离宗门,我还会回来的”

    他本想磕个头,但又害怕天宗突然反悔,心一横,御剑而起,朝着许七安等人消失的方向追去。

    没有人阻拦他。

    “冰夷入殿!”

    天尊的声音传来。

    冰夷元君收回目光,转身进入天尊殿。

    天尊盘坐在莲台,保持着垂首的姿态,声音于殿内回荡:

    “你与圣女师徒缘尽,了却凡心,准备晋升二品。”

    冰夷元君躬身行礼:

    “是!

    “谢天尊成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