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绝世武神 第二十五章 互相伤害

绝世武神 第二十五章 互相伤害

 热门推荐:
    厅内气氛怪异,像是在酝酿某种情绪,等待达到临界点,然后爆发。

    杨千幻的目光从兜帽底下扫过众人,尤其注意争奇斗艳的那一桌,他算是看出来了,李灵素所料没差,这些女子或多或少都想破坏婚礼。

    但碍于种种原因,难以直接破坏。

    所以要“矫揉造作”一番,各出奇招,出一口恶气,总之就是不能让许宁宴和临安殿下好受。

    杨千幻又看向许七安,见他一副头大如斗的模样,杨师兄爽了.........

    此事传扬出去,姓许的好色如命的风评绝对少不了,有了这个污点,他就能逮着这个使劲黑许宁宴。

    许七安确实头大,现在是他和鱼塘里的鱼儿斗智斗勇。

    鱼儿们心怀鬼胎,既是盟友又是敌人,而他和鱼儿们,既是敌人,又要稳住鱼儿的心态。

    怀庆这一招就很用心险恶,她直接引爆鱼儿的心态,刺激她们发狂。

    比如花神摘掉手腕,大闹一场,控诉他风流好色,薄情寡义;比如李妙真拂袖而去,冷嘲热讽;比如国师拔剑砍他;或者临安听闻消息,跑出来一哭二闹三上吊,逼他赶走狐女.........

    用心险恶啊。

    同时,许七安有些狐疑的盯着夜姬观察,这可不像是她的风格。。

    九尾天狐先前有提过要给他送礼,许七安一边拉开袋子,一边摆手拒绝说:不要不要。

    态度很明确——把几只姬留在南疆就好,他抽空会光顾。

    九尾天狐当时没有表态,许七安就当她默认,岂料在这里憋大招。

    送十八个狐女,你这是败坏我名声啊,让人觉得我好色到身边的所有雌性都不放过.........这事儿传出去,我骑小母马都成丧心病狂了..........许七安一边转动念头,一边环顾众人,试图找一个帮忙和稀泥的盟友。

    玲月看起来很生气,指望不上了;生母毕竟“初来乍到”,不宜摆谱;苗有方在装死,而且战斗力太弱,当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婶婶身份和地位都够了,只是毫无战力可言。

    钟璃审视着夜姬,披散的头发里,眉头渐渐锁起。

    “见过许银锣!”

    除夜姬外,十七位狐女盈盈施礼,笑吟吟道:

    “奴婢们以后就是许银锣的人了。”

    漂亮女子都是互有敌意的,看到狐女们搔首弄姿,别说慕南栀等人,就连王思慕、许元霜、婶婶这些局外人都心生不喜了。

    许七安顺势道:

    “诸位姑娘能来参加许某大婚,万分感谢,喝完了喜酒,我便送你们回南疆。

    “国主恩情,难以消受。”

    夜姬掩嘴轻笑:

    “许郎又假正经了,这些都是你在南疆的侍妾,怎么,到了中原,便不要了?”

    !!!许七安惊了。

    此言一出,厅内的男人眼神变的古怪暧昧起来。

    许七安虽然不是皇帝,但这后宫规模,可比皇帝要庞大多了。

    我算是明白李灵素为何这么仇视大哥了。

    许二郎心说。

    慕南栀轻轻按住了手串,心里突然就有一股要和负心汉同归于尽的冲动。

    她能容忍洛玉衡,既是无奈,还有就是对方好歹是陆地神仙,有资格和自己并列。

    至于娶临安,她现在满肚子怒气和怨气,恨不得挠花许宁宴的脸呢。

    还想在府上养这些妖艳jian货?

    老娘没脾气的吗!

    洛玉衡的心态和“好姐妹”差不多,能忍一个花神,就不愿意忍第二个临安了,何况是这些货色。

    其他鱼儿的想法大同小异。

    许七安作为经验丰富的鱼塘主,立刻看到李灵素嘴角笑容不受控制的扩大时,当然也嗅到了其中的危机。

    他刚要说话,揭穿夜姬的身份,便听钟璃小声说:

    “你是浮香?不对,你被谁控制了?”

    厅内众人听见钟璃的话,都是一愣,齐刷刷的望向钟璃,然后,又齐刷刷看向夜姬。

    浮香?

    这个女人是浮香?那个许宁宴的姘头?

    她不是早就死了吗,而且,浮香也不长这样啊,更不是妖族啊。

    夜姬就是浮香这件事,知情者少之又少。

    被控制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谁控制了浮香,为什么要控制浮香?

    念头纷呈间,钟璃突然惨叫一声,摔在褚采薇怀里,凄凄惨惨戚戚的叫道:

    “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

    褚采薇大吃一惊,连忙撩起师姐的秀发,发现她只是双眼通红,热泪滚滚,虽然受了刺激,但没有瞎。

    即使有许宁宴在身边,师姐还是会时不时倒一个小霉。褚采薇一阵怜悯,然后朝众人摆摆手,表示钟璃没事。

    幸好只是一缕神念,不然钟师姐你就香消玉殒了..........果然是你这个臭狐狸,回头老子把你的这缕念头困在浮香身子里,让你知道被顶撞的滋味..........许七安其实猜到了。

    真正的浮香不会让他这般为难。

    性格古灵精怪的御姐九尾天狐,才会这么干。

    许七安抓住机会,连忙一本正经,脸色严肃的抱拳,道:

    “原来是国主,国主万里迢迢来京城参加许某的婚礼,甚是感激。”

    行完礼,装模作样的苦笑道:

    “至于这些狐女就不必了,国主莫要陛下捉弄我。今夜可是有什么要事与我商议?嗯,待酒席结束,我们再商议正事,现在且坐下来喝杯喜酒。”

    他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并暗指九尾天狐联合怀庆“陷害”他。

    九尾天狐“啧啧”道:

    “无趣!”

    众人看了几眼怀庆。

    慕南栀脸色稍好,洛玉衡也不板着脸了。

    许玲月觉得大哥又是好哥哥了。

    李妙真和苏苏低头喝酒,还算满意。

    反而是浮香的问题,暂时没有人问,只是记在了心里。

    李灵素和杨千幻就不开心了,心说又让这厮逃过一劫。

    危机暂且解除,但刚才的“惊怒”情绪还这么容易散去,许玲月笑道:

    “瞧着大哥的样子,似是不知道狐族的姐姐们要来,陛下何故戏弄我大哥?”

    她看似质问,其实是用一副调侃玩笑的语气说的。

    虚虚实实,让人摸不清她的真实态度。

    难得许玲月开团了,性子直来直往的李妙真冷笑道:

    “陛下与临安公主姐妹情深,当然是为了试探许银锣是不是三心二意之徒。”

    怀庆淡淡道:

    “许银锣的人品,朕是心得过的,朕怕的是一些包藏祸心的女子故意接近许银锣。比如易容乔装啊,或以志同道合的朋友身份接近,又或者以装柔弱扮可怜等等。

    “临安天真率性,可斗不过这些女子。”

    这是在骂谁呢!鱼儿们勃然大怒。

    钟璃也不太高兴了,因为她觉得“装柔弱扮可怜”是在暗指她。

    慕南栀笑道:

    “陛下有心,宁宴啊,慕姨觉得,你若是没娶临安公主的话,与陛下一定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话一出口,厅内不知道多少人脸色变了。

    花神这一个直球,把怀庆都打的愣了愣。

    花神继续说道:

    “对了,陛下荣登大宝,如今朝局稳定,四海升平,也该考虑婚事了。此地少年俊杰云集,陛下可有心仪之人?不妨挑一个。”

    说完,她一脸惶恐,诚恳认错:

    “民妇酒后失言,冒犯了陛下,陛下恕罪。”

    洛玉衡淡淡道:

    “充入教坊司!”

    怀庆点头:

    “可!”

    李妙真和苏苏,还有刚刚入座的夜姬,三人默契的点头。

    慕南栀脸色微变,清楚自己貌美如花,艳冠天下,很容易被针对。

    许七安干巴巴的打圆场,“国师,玩笑话过头了。”

    洛玉衡低头喝酒。

    王思慕全程不敢说话,害怕殃及池鱼,她倒不是怕唇枪舌剑,王大小姐冷嘲热讽起来,那也是很能打的。

    只是没必要。

    这才有点豪门的样子嘛..........许二郎嘴角一挑,想起了伯母住进来时,大哥当初幸灾乐祸时和他说过的话。

    精彩!精彩!

    金莲道长、赵守、魏渊等人冷静吃菜,冷静喝酒,听的津津有味。

    许平志咳嗽了一声,道:

    “宁宴,时辰差不多了。”

    许七安心领神会,立刻起身,笑道:

    “诸位,失陪失陪!”

    带上苗有方和许二郎,人均一壶酒,出去敬酒去了。

    他先去了武林盟众人所在的院子,敬了一杯酒后,问道:

    “曹盟主是不是闭关了?”

    萧月奴笑道:

    “盟主在冲击三品。”

    他也确实到这个时候了.........许七安点了点头,姬玄的血丹在他手里,之所以没给曹青阳,并非他吝啬小气,而是太浪费了。

    曹青阳是半步三品,肉身开始蜕变,不算完全的凡人之躯,参与中原战争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此时的他不需要依靠气运就能扛住血丹的反噬。

    但是,到曹青阳这个境界,三品可以说是迟早的事儿,没必要搭上一颗血丹。

    血丹晋升的方式就是这样,能扛住的,不需要了,扛不住的,又用不上。

    可以说,血丹只有两个作用,一是给超凡武夫补补身子,二是为气运加身者提供一条快速晋升超凡的路子。

    许七安望着成熟温婉,容貌身段俱是一流的萧月奴,笑道:

    “有件事想问萧楼主。”

    萧月奴青葱玉手捏着酒杯,抿嘴微笑:

    “许银锣请说。”

    许七安传音道:

    “你是雪姬吗!”

    萧月奴笑容不变,“许银锣在说什么?月奴不懂。”

    许七安笑了笑,带着小老弟和小跟班离开。

    他接着去了打更人聚集的院子,春哥混在这群粗鄙武夫里,就像泥石流中的一股清流,这无关容貌和穿着,而是大家吃完的碎骨头,以及一些食物垃圾,要么随地乱扔,要么堆积在桌上。

    春哥不是,春哥他做了垃圾分类.........

    骨头和骨头摆在一起,果皮和果皮摆在一起,鱼刺和鱼刺摆在一起。

    李玉春现在的职位依旧是银锣,但管理的铜锣人数增加了,俸禄也增加了。

    日子过的还算舒坦。

    许七安知道这个头儿的性格,春哥和魏渊一样,当初赏识他,照拂他,都是出于公心,而非私心。

    所以许七安也不能因为私心,便给他加官进爵,给予荣华富贵。

    这是对春哥的不尊重,春哥多半也不会要。

    当然,必要的照拂肯定不会少。

    参加婚礼的宾客太多,一桌桌的敬酒,每人闲聊几句,等走完这个流程,夜深了,婚宴步入尾声。

    许七安没有回内厅,因为又得去府门外送客。

    从一起出来的二叔口中,他得知内厅的“勾心斗角”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而偃旗息鼓。

    “盘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摔,接连摔碎十几个了。大部分盘子都摔在了钟姑娘身上,你说她倒不倒霉。”

    据二叔说,厅内里的众人,或多或少都经历了一些霉运。

    铃音差点被鸡骨头噎死;丽娜被鸡汤烫伤了舌头;李灵素敬酒的时候摔了一跤,恰好撞在桌角,头给嗑破了。

    魏渊的衣衫被酒菜沾污,因为李灵素嗑的那张桌子就是打更人那一桌,南宫倩柔替魏渊擦拭时,不小心把他的衣服给撕破了。

    杨千幻总是喜欢吃到一半,起身站在墙角背对大家,结果被婶婶的吊兰砸到脑袋。

    许七安望着漆黑的街道,笑道:

    “那当然了,钟璃是预言师,霉运缠身。”

    许二叔点点头:

    “对,宋卿和褚采薇也是这么说的,后来,你和二郎的老师张慎说,可以用儒家法术消弭灾祸。但他把“此地没有厄运”念成了“此地不得争风吃醋”。”

    许七安一惊:

    “没死吧?”

    “救回来了!”许二叔道。

    这也是一种霉运啊..........许七安顿时松口气,内心感慨。

    此地没有厄运,消的是钟璃的霉运。

    此地没有“争风吃醋”,那针对的就是不死树转世的慕南栀、九五之尊怀庆、陆地神仙洛玉衡。

    张慎确实命大。

    他之所以会念错,多半是钟璃的锅,当然,这里面也有他津津有味看戏半天,形成了深刻印象。

    至于洛玉衡这些鱼儿.........社死了!

    云鹿书院大儒张慎,凭一己之力,把她们锤翻了。

    “所以不管怎么样,我是报仇了。”

    许七安叉腰大笑。

    许二叔想了想,恍然大悟:

    “你故意的啊?嘿,你这小子,蔫儿坏。”

    许七安溜出来敬酒,故意不带钟璃,就是为了报复那些看戏的和作妖的,这是婚宴开始前,就已经定好的计划。

    既然逃不过,那就互相伤害。

    “呦,魏公来了。”

    许七安看见魏渊带着打更人,浩浩荡荡的从府里出来。

    魏渊沉着脸,胸口的沾着一大片的油渍和污斑,以及一道裂痕。

    “哎呦,魏公啊,怎么如此不慎?”

    许七安笑容满面的迎上去,压低声音:“这还是太后给您做的袍子呢,似乎就这一件?”

    魏渊看他一眼,一脸不高兴的走掉了。

    然后是赵守带着四位大儒出来,张慎萎靡不振的被杨恭背着。

    “老师啊,您这是怎么了?”许七安故作惊讶。

    赵守笑道:

    “今儿甚是精彩,份子钱没白给啊。”

    李慕白陈泰和杨恭,抚须而笑。

    倒霉的是张慎,又不是他们,他们是看的过瘾,听的过瘾。

    许七安一脸惭愧:

    “是学生照顾不周,连累了老师。回头,我写首诗送给老师你。”

    张慎一听,容光焕发。

    赵守几个大儒,脸色一沉,顿时笑不出来。

    送走一批批客人后,许七安知道战斗还没结束。

    除了魏渊和云鹿书院的大儒,走得都是一些关系不远不近的宾客。

    而前两者要么身居高位,要么为人师表,需要维持形象和身份,所以没有选择留下来闹洞房。

    天地会成员、池塘鱼儿、司天监孽徒、勾栏狐朋狗友、武林盟匹夫们等,这群家伙还在府上。

    要闹洞房了.........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在这个时代,闹洞房是各地均有的习俗,存在的意义,大抵有以下几种:

    一,驱邪避灾。

    通过戏弄新郎或新娘来驱邪避灾,核心意思就像给孩子取名叫狗蛋,名贱命就硬,好养活。

    二,增进新妇与夫家的感情。

    三,增进新郎与新娘的感情。

    第二和第三是差不多的,在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里,新娘和新郎就是陌生人,或者,稍稍见过几面的陌生人。

    所以需要“玩闹”一番,消弭两人之间的生疏和隔阂。

    久而久之,闹洞房就成习俗了。

    许七安估摸着,杨千幻和李灵素两个狗贼,会趁机刁难他。

    而鱼儿们多半会趁机刁难临安。

    但没关系,这些情况他都预料到了,一切还在掌控中。

    该请袁护法出山了。

    震慑这群宵小之徒,以及女流之辈。

    “我正好也想知道她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今晚之后,就让孙师兄把袁护法保护起来,列为大奉一级保护动物。”许七安摸了摸下巴。

    ..........

    PS:原普4被屏蔽天机了,新群451827572,已经加过其他普群的不要重复加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