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绝世武神 第四十四章 佛陀现身

绝世武神 第四十四章 佛陀现身

 热门推荐:
    整个镇魔涧都在震动,宛如地壳移动,天翻地覆,两侧高耸的血壁流淌出猩红黏稠的鲜血,景象恐怖又骇人。

    大日如来法相升起时,许七安不退反进,真是为了找死?

    当然不是,他是为了让自己受的伤更重一些,最好是濒临死亡。

    这样玉碎返还的伤害,效果才会好。

    一品武夫生机旺盛,能威胁到这种层次强者性命的攻击,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也正因为是这种威能的攻击,返还时,才能有效的伤害到超品。

    这个计划在攻打阿兰陀时就已经制定好了,许七安的底气来源于两个原因,一是佛陀沉睡五百年,状态绝对不在巅峰;二是努力插花,体内沉淀了部分灵蕴。

    不死树的灵蕴,加上一品武夫自身的磅礴生命力,这才敢冒险一试。

    但这依旧不能确保万无一失,毕竟超品的强大只限于传说,纵使许七安踏入一品行列,依旧无法预估超品的天花板。

    所以很容易翻车,结局也可能会是许银锣率众超凡攻打阿兰陀,结果佛陀出手,许银锣当场去世。

    给九州修行者深刻诠释了什么叫:试试就逝世。

    至于苏醒后,一直压着不施展玉碎,则是需要审时度势,底牌用在恰当的地方,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但也不能拖延太久,因为拖的时间越长,玉碎返还的威力也会减弱。

    玉碎........与许七安交手次数极多的伽罗树,率先反应过来,继而脸色难看。

    他倒没忘记许七安有这个手段,只是没料到到会用在这里。

    伽罗树不怕强大的敌人,但忌惮强大的,且有头脑的敌人。

    粗鄙的武夫不可怕,但如果这位武夫精于算计,那就让人头疼了。

    美艳绝伦的琉璃菩萨柳眉紧蹙,少年僧人广贤也面沉似水,佛陀身为超品强者,当然不至于被一品武夫的“反击”重创,坏就坏在祂镇压神殊的节奏一下子被打断了。

    暗红色的肉壁中,喷涌出大量的鲜血,原本疯狂挤压神殊的肉壁在这一刻出现了短暂的混乱,就如同遭遇攻击的人,暂时被打断了正在做的事。

    不需要任何人提醒,神殊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霍然回身,双手刺入头颅两侧的肉壁中,沉沉低吼一声,浑身肌肉一块块凸起,蕴含可怕的伟力。

    在“怪物”吃痛的间隙里,他奋力往后一拽,拽出了自己嵌在肉壁中的头颅。

    啪嗒啪嗒........密密麻麻的血线接连扯断,像是拉断一根根坚韧的筋。

    神殊,终于夺回了头颅。

    他双手捧着脑袋,轻轻放在头颅上。

    正反别装错了啊.........神念扫过,窥见这一幕的许七安,以吐槽的方式来缓解内心的激动。

    他知道,一位真正的半步武神复生了。

    头颅和颈部的血肉自行蠕动,相互接驳,眨眼间,神殊的脑袋便与肉身重合,没有任何伤疤,就像脑袋从未离开身体五百年。

    眉骨凸起的英武脸上,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

    天地间,风云突变。

    身处镇魔涧的许七安、伽罗树、琉璃和广贤,下意识的抬起头,透过深渊的豁口,看见天空乌云压顶,厚重的云层形成旋涡状。

    这道直径可能超过十里的夸张漩涡缓缓转动,看似缓慢,实则在人间掀起了恐怖的飓风。

    沙土、石块、牛羊、人、房屋.........地表的一切,纷纷卷上天空。

    唯有阿兰陀里存活的僧众,凭借自身修为,抗住了这股不知何处而来的力量。

    这哪里是天地元素紊乱,这是天地异象,世界末日。

    一品武夫制造的元素乱流,与之相比,不值一提。

    阿兰陀方圆百里之内,所有生灵匍匐在地,如临深渊。

    惶恐的情绪从他们心里升起,分不清是看见天空那道恐怖旋涡的缘故,还是受到了半步武神的气息压制。

    唯一没有匍匐的是大奉方的超凡强者,还有雨师纳兰天禄,但这大概是他们最后的尊严了。

    这些超凡强者们内心被惊恐和畏惧的情绪填满,心里泛起久违的,自身是蝼蚁的感觉。

    “这,这股气息.........”

    李妙真嘴唇发抖,战战兢兢道:

    “是佛陀还是神殊?”

    九尾天狐盘腿而坐,倾国倾城的容颜闪烁着悲喜交织的神色:

    “是神殊,是神殊,他终于重组肉身了。”

    自万妖国灭国以来,她心心念念解开神殊封印,让父亲真正意义上的复活重生,让万妖国拥有一根屹立不倒的镇国之柱。

    五百年后的今天,她做到的。

    “许七安成功了。”

    九尾天狐深吸一口气,很快压下心里的激动,让情绪不再扩散,恢复成处变不惊,始终笑吟吟的万妖国主。

    但眼角眉梢间露出的些许喜意,却是短时间内难以平复的。

    现在想来,扶持许七安成长,在他身上投注筹码是她五百年里,做过最正确的事。

    当初她听说夜姬在教坊司天天被一个人类男子白嫖,并芳心暗许,爱上那个男人时,九尾天狐心里是充满杀机的。

    后来她悄悄降临在夜姬身上,本想让那个男人死的无声无息,但监正暗中给了她一记警告。

    也是在那次的沟通里,她选择与监正合作,暗中布局,尝试在许七安身上注入筹码。

    把神殊的右臂送到他住处,便是“投注”之一。

    “半步武神,果然可怕,给我的感觉像是近距离直视巫神..........”

    纳兰天禄身躯略显佝偻的站着,白发、衣袂在狂乱的气流中烈烈翻飞,沙尘暴和各种乱飞的杂物让远处的阿兰陀变的朦胧不清。

    雨师能感受到阿兰陀深处,一股沛莫能御的力量在复苏。

    纳兰天禄尚且能感受的如此清晰,何况是此时身处镇魔涧的三位菩萨,以及许七安。

    山腹中,那股可怕的气息在迅速攀升,无止境般的攀升,仿佛在孕育着可怕的怪物。

    为了对抗这样的怪物,整座阿兰陀彻底活过来了。

    山体滑坡,崖壁开裂,一座座殿宇被地缝吞噬,一片片树林沉入地底,在裂开的地缝里,嫩红的血肉蠕动着,它可能只是复苏,却对凡人造成了天崩地裂般的灾难。

    深红的地窟里,血肉层层叠叠蠕动,不停的挤压神殊,吞噬神殊。

    “轰!”

    许七安身后不远处的肉壁突然炸开,血肉夸张的喷涌,就像被剁碎用来做馅饼的肉沫,那里被撕裂出一道巨大的口子。

    接着,又是‘轰’的一声,撕裂肉壁的气机撞向了对面的高耸肉壁。

    好可怕的力量,这就是半步武神么.........许七安瞳孔微缩,他是领教过这座肉山的恐怖的,镇国剑只能斩出杯水车薪的剑痕,开辟不了通道。

    拼上全力,也只能稍稍掰开肉缝。

    可神殊简单的一拳,直接开辟了通道,轰的“佛陀”血肉分离。

    他念头闪烁间,肉壁快速蠕动,很快修复了缺口。

    轰轰轰.........高耸的肉壁不断炸开缺口,肉沫喷洒如暴雨,浇在许七安身上,浇在三位菩萨身上。

    这些血肉仿佛拥有生命,自行生出血线,试图钻入皮层。

    但它们的力量太过微小,无法奈何一品武夫,被许七安随手一抹,便掉落在地,然后融入嫩红血肉中,归回本体。

    轰轰轰!

    肉山因为爆炸不断变形,时而膨胀,时而内缩,就像一块颤巍巍的果冻。

    它不再从容,似乎每压制半步武神一刻都是巨大的消耗。

    轰!

    这一次的爆炸声远比以往任何一次要强,一尊巨大的身影冲破了肉身,他皮肤漆黑如墨,有十二双层叠的手臂,五官丑陋中透着英武,眉心一道黑色火焰印记。

    后脑,则是炽烈的火环。

    神殊的金刚法相。

    这尊法相现世的刹那,这片天地都在颤抖,天空中乌云汇聚的旋涡,在扩大,在蔓延,制造出世界末日般的景象。

    “佛陀”也不例外,无穷无尽的血肉攀附着神殊的身体攀爬着,试图裹住他,吞噬他。

    十丈、二十丈、五十丈、一百丈..........神殊的金刚法相很快“膨胀”到两百丈高,宛如顶天立地的巨人。

    迅速长高的过程中,十二双手臂或捶打肉山,或撕下黏连在体表的血肉,竟然压制住了疑似佛陀的肉山。

    但血肉仿佛无穷无尽,他长高多少,肉山就膨胀多少。

    天空乌云形成漩涡,宛如天漏,黯淡的天光之下,身高两百丈的巨人与扭曲可怕的肉山纠缠。

    在远处的李妙真等人看来,这一幕简直不啻于远古时期的神魔乱舞,尽管他们并未经历那个时代。

    “神殊恢复真身了,不能让他离开西域,要重新封印他。”伽罗树脸色严肃。

    他们一下子感受到了压力。

    就目前来说,佛陀和神殊的角斗短时间内不可能分出胜负,但佛陀虽然积蓄五百年,但因为某些原因,九大法相无法施展。

    现在唯一能使用的大日轮回法相,也不在巅峰。

    广贤菩萨眯着眼,眺望那尊巨大法相,以及汹涌的肉山,沉吟着道:

    “佛陀需要我们的力量。”

    伽罗树和琉璃对视一眼,默契点头。

    琉璃菩萨素白如玉雕琢的左手,探入右袖,轻轻拉出一条漆黑纤细的小龙。

    黑龙的尾巴勾着一只玲珑的玉壶。

    小龙一口咬住琉璃菩萨的虎口,贪婪的吞咽着女子菩萨的精血。

    随着吞咽,黑龙的头部转为金色,包括鬃毛。

    这是在做什么,这条龙是什么东西...........

    此刻御风而起的许七安,见到这一幕,不清楚他们要做什么,但知道不能任由菩萨们继续下去,有意阻止,可武者的危机预感告诉他,不能靠近,一旦靠近肉山,会有性命之忧。

    在他旁观的时候,黑龙已经相继吞下广贤和伽罗树的精血。

    它从一条小黑龙,变成了黄金铸造般的小金龙。

    小金龙蜕变完成的同时,周围的肉山活跃度一下子增高,似是有些迫不及待。

    小金龙夭矫飞舞,发出清越的吼叫声,继而一头扎下,把自己撞碎在肉山上。

    嘭!

    金龙炸开,化作星星点点的金光碎屑,融入到血色肉山中。

    紧接着,那些金光碎屑展现出星火燎原的姿态,快速蔓延,一点点的把血色肉山染成金色。

    空中的许七安,立刻察觉到了一股至刚至阳的能量,这座疑似佛陀所化的肉山,在此刻宛如一座火山。

    伽罗树、广贤和琉璃菩萨坐禅入定,身躯缓缓沉入肉山,就像沉入沼泽中。

    下一刻,让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这座可怕的肉山不再纠缠神殊,相反,它主动离开了半步武神,有意识的凝聚、蠕动,再过片刻,一尊拈花盘坐的大佛轮廓形成。

    这尊大佛轮廓形成时,金漆恰好染遍全身,把它化作一尊金灿灿的佛像。

    身高数百丈,即使盘坐着,也与神殊平齐。

    佛像没有五官,整体是模糊的,更没有情感和神念透出,仿佛只是一道天地规则。

    漆黑的金刚法相停止一切动作,默默的注视着与自己等高的金佛。

    与佛像相反,漆黑的金刚法相双目圆瞪,气息狂暴,充满了斗天战地的意志。

    世间仿佛没有存在能让他畏惧和忌惮,即使超品也不例外。

    宛如战神。

    一边佛光笼罩,威严神圣,盘坐着佛门至圣的佛陀;一边是浑身漆黑,肌肉虬结,模样略显狰狞的金刚法相。

    佛陀身后,天空云层淡金,洒下柔和的佛光,梵唱声从虚空中响起,宛如人间乐土。

    神殊身后,则是天漏一般的巨大旋涡,以及朦朦胧胧的沙尘暴,一副世界末日的景象。

    世界仿佛被剖成了两半,泾渭分明。

    恰如一阴一阳的太极鱼。

    佛陀真正意义上的现身了.........这一刻,许七安差点喊出“对不起,打扰了”这类话。

    他眯着眼,审视着轮廓模糊的佛陀。

    心里没来由的想起监正写在《如何晋升半步武神》里的那句话:

    跳出三界外,身在无形中。

    宋卿对前半句话的解释是——修为越高,越没有七情六欲。

    他心惊肉跳之际,覆盖肉山的金色开始朝一个地方汇聚,让那里散发出刺目的光芒,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太阳。

    大日轮回法相!

    又来?

    许七安趁着那轮大日还没升起,一个阴影跳跃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