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小说 > 修真小说 > 大奉打更人 > 逐鹿中原 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离

逐鹿中原 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离

 热门推荐:
    “魏公交给在下两个任务”

    侍卫长忽然罢口,看了一眼身后的两名甲士。

    南宫倩柔望着两名下属,道:

    “你们退下!”

    “是!”

    两位甲士退了出去,顺势把门关上。

    侍卫长顺势在桌边坐下,先取出一个锦囊:

    “魏公的第一个任务是,先帝死后,怀庆殿下若想替四皇子夺位,便让我来此处寻人。说实话,来之前我并不记得南宫金锣,锦囊里只有地址。”

    南宫倩柔点点头:

    “这是术士的屏蔽天机之术,京城里恐怕没人记得我了。”

    自己事自己知道,除了义父之外,他和任何人都不熟络,而因果越浅,越记不起来。

    就像一个人如果没了父母,他会铭记于心,而对于一个陌生人的消失,却不会放在心上。

    “你刚才说,怀庆殿下若是四皇子夺位,你便来找我。可你为何称怀庆殿下为陛下?”南宫倩柔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惑。

    “怀庆殿下登基了,是许银锣扶上位的。。”侍卫长笑道。

    南宫倩柔用了好一会儿才消化这条震撼人心的消息,愕然道:

    “许七安扶上位?等等,元景怎么死的。”

    “先帝是许银锣亲手斩杀的,魏公死后不久,许银锣便晋升超凡,现在更是二品武夫。”侍卫长满脸崇拜。

    “等,等等!”

    南宫倩柔抬了抬手,打断他的话,呆坐了半天,表情不太确定的问道:

    “魏公讨伐靖山城,是元景几年的事?”

    “今日刚春祭,魏公讨伐靖山城,是去年秋,距今五个月左右。”侍卫长用无比肯定的语气回复。

    所以我真的只是在这里呆了五个月,不是五年,也不是五十年南宫倩柔捏了捏眉心:

    “不急的话,你先告诉我外头发生了什么事。”

    侍卫长当即把魏渊死后,许七安一人一刀在玉阳关外独挡三十万巫神教大军,回京后,怒闯金銮殿,斩杀昏君元景,以及江湖行中的种种事迹,一直到近来的渡劫战,简单的概括一遍。

    尽管已经说的很简略,但南宫倩柔依旧听傻了,满脸呆滞。

    “这样啊”

    他又捏了捏眉心,有种山中无岁月,世上已千年的沧桑感。

    孙玄机屏蔽他时,没记错的话,那嬉皮笑脸,只会和他争宠的小子,是五品境的修为,二品是初入五品。

    “说吧,义父给你的第二个任务是什么?”

    侍卫长直言不讳:

    “魏公交给我的锦囊里说,许七安和司天监会想尽一切办法复活他,倘若观测到观星楼有动静,便立刻离京来找你,让你打开第三个锦囊。魏公给了我此处的地址。”

    他身为侍卫长,陛下到哪里,他就跟到哪里。

    观星楼的情况,他看的一清二楚。

    “义父复生了?”

    南宫倩柔脸颊倏然涨红,涌起娇艳的红晕。

    他整个人微微颤抖,目光又激动又凶狠的盯着侍卫长。

    橘黄的光辉里,他眼眶有晶莹闪烁。

    “这是魏公交给我的锦囊。”侍卫长直接取出锦囊递过去。

    他相信,任何言语也没有这份锦囊有效。

    南宫倩柔抢过锦囊,迫不及待的展开。

    反复观看后,他鼻子一酸,深吸一口气,没让眼泪滚下来。

    接着,南宫倩柔起身从床底拉出一只木箱,取出两只锦囊。

    没有避讳身边的侍卫长,先打开写着一个“贰”字的锦囊。

    “倩柔,我给许七安留下了一枚血丹,我战死靖山城后,他已是绝境之人,要么晋升四品,再服下血丹冲击超凡,要么死在贞德的清算中。

    “他气运加身,多半能安然度过此劫。

    “以他的脾气,晋升超凡后的第一件事,定是杀贞德。

    “太子性格怯弱,安于享乐,挑不起大梁。而怀庆素有野心,且有气魄,她极可能趁机联合许七安政变夺位。

    “然大奉还未到山穷水尽之境,朝堂诸公只认太子这位正统,夺位艰难,更不宜内耗。因此你要助怀庆压制禁军,以最快速度奠定大局。

    “凭一万重骑兵的战力,足以胜任。”

    确实是让我助怀庆夺位南宫倩柔放下纸条,打开了第三个锦囊。

    “倩柔,当你打开这份锦囊时,意味着怀庆没有夺位,那么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奇袭云州。

    “大奉十三洲中,云州人口只比楚州略多,许平峰想以云州为根基,北上伐奉,不管事先筹备有多妥善,兵力不足是最大的弊端。

    “留在云州的守军不会太多。当然,这仍然不是寻常军队能够吞下。因此,我倾尽心血,打造的这支重骑兵便有了用武之地。从马种到甲士,以及你们所穿铠甲,所用兵刃,皆为法器,足以横扫千军。

    “我会通过心里暗示,让自己复生后记得留下克敌的底牌是奇袭云州,却不会记起你。因此,你要询问我派来的暗子,了解大奉和云州的具体战况,视情况做定夺。

    “若大奉军不堪一击,被云州军和西域僧兵联手压制,或两军仍以青州为战场,处在角力状态,亦或云州有超凡留守,你便放弃奇袭云州的行动,并让通知你的暗子,迅速回京禀告于我。

    “我会改变策略,放弃速战速决的计划,尝试掌兵,在正面战场抗衡云州军。”

    义父就没想过,万一他醒来时,大奉败局已定?嗯,真到那时,许七安和怀庆多半不会复活他了南宫倩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他看向侍卫长,道:

    “如今超凡强者皆在征战,云州军损兵折将,兵临雍州,是个奇袭云州的绝佳机会?”

    侍卫长笑道:

    “我觉得可以!

    “陛下说,那许平峰算无遗策,不会给大奉偷袭云州的机会。可他不会知道南宫金锣麾下的这支重骑兵。毕竟连魏公记不起你们了。”

    南宫倩柔吐出一口浊气:

    “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我现在就率兵南下。”

    侍卫长抱拳道:

    “祝南宫金锣凯旋!”

    观星楼。

    夜幕之下,魏渊站在八卦台边缘,俯瞰沉睡中的京城。

    他先是眺望南边,沉吟不语。

    而后望向东北方向,眉头紧锁。

    他既已复生归来,儒圣封印便破了,巫神又恢复了当初的状态,破开封印是迟早的事。

    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没有杀到巫神教总坛,眼下巫神已经彻底破开封印。

    “蛊神破开封印也不远了,西域那位,至今状态不明,但想来比蛊神和巫神情况要好很多,大劫将至。”

    魏渊接着转身,望向北境。

    “臭小子,连洛玉衡都成了你的双修道侣。”

    其实,他现在已经隐约间猜到许七安想谋划着什么了,只是没告诉怀庆。

    笑骂一句后,魏渊轻声道:

    “你做的很好。”

    当然不是指睡了大奉第一美人后,又把大奉国师睡了这件事。

    许七安能在他之后,扛起大奉,这就很好。

    雍州城。

    雍州城已经封城数日,城中百姓、士卒,一律不得进,不得出。

    城头守军日夜巡视,蛊族的暗蛊族战士充当斥候,于阴影中监视着云州军的一举一动。

    只要不靠近云州军,暗蛊族的战士就是最隐秘的斥候。

    这几日,整个雍州城笼罩在惶恐不安的气氛里,尤其是城中百姓,日日想着出城逃命,天机宫的密探们在城中煽风点火,制造恐慌,鼓动百姓作乱,冲击城门。

    雍州布政使姚鸿难以管束,因为那些想出雍州城的百姓、贵族阶层里,包括他自己本人。

    谁都知道雍州守不住了,浔州失守后,大奉最后的精锐不足五千,退守雍州。

    就凭这点兵力,如何抵挡城外虎视眈眈的云州军。

    最后解决这件事的是许二郎,他把姚鸿给杀了,然后让尸蛊部的首领将姚鸿转化为傀儡,先稳住了雍州官场。

    接着打着为富不仁的旗号,把闹的最凶的几个豪门抄家灭门,把闹事者抓起来斩首示众,再用抄家所得的财物、粮食,救济百姓,在粥棚前以三寸不烂之舌给百姓画饼。

    许二郎的口才极为厉害,很擅长蛊惑人心,只是平时用来喷人而已,换而言之,喷人能喷的如此出神入化,恰是口才好的证明。

    恩威并施之下,城中百姓果然安分许多。

    许二郎结束巡城工作,返回营房,看见褚采薇带着士卒,挑着一桶桶得鱼进了厨房。

    这些鱼是雍州城河里捕捞上来的,除了吃之外,它还是一味“药”,准确的说,鱼皮是一味药,专用来治疗皮肤烧伤。

    由于火炮、火油等原因,大奉军里烧伤者极多。

    伤口不及时治疗,很快就流脓、感染,最后只有一死,而药材的短缺不可能让所有伤员都能得到救治。

    于是褚采薇发明了鱼皮治烧伤,只需在烧伤处覆盖鱼皮,便能防止感染。

    这确实是褚采薇才能钻研出的法子。

    许二郎进了营房,正往自己房间走,途中遇见老师张慎。

    “你来的正好!”

    张慎沉声道:

    “营房里那座传送阵,刚传来宫里的掌印太监,是陛下派来的。我去召集所有四品议事。”

    雍州城作为雍州的核心主城,孙玄机有在这里建设传送台,传送阵最多只能传送一州之地。

    “何事?”

    许二郎问道。

    张慎脸色一下变的难看:“陛下有旨,让我们连夜撤离雍州。”

    许二郎的脸色也沉了下去。

    ps:这章字数少点,反正也是加更的。五一快乐!